这就是我的大学:第十八章 归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人帮自己占座,陆澜自己的心情也是很好。走到张妮身旁坐下,陆澜才觉得困意上涌。

    陆澜的精力旺盛,不过,今天确实玩的有些疯了。不止是陆澜,大部分同学都很疲倦了。许多上了车,就陷入沉沉的睡意之中。

    季维和司机师傅说了几句,大意是麻烦了之类的。然后,汽车平稳的发动,上了回程的路。

    陆澜虽然觉得有些困,可他还是没有睡过去。

    上午季维给他说的长河落日,陆澜不想错过。新安澜河大桥,是一个很适合看这一处景色的地方。澜河大体上是东西向的,从西向东流。而九月,太阳是在赤道附近,而这个时候,应该是最佳的观看长河落日的时候。

    很快,汽车就行驶到了新安澜河大桥。

    太阳的高度还有些高,不过也没有办法。这一次只是路过,陆澜知道,自己肯定会选择一个很好的时间,来观看这一景象。

    向西看去,太阳因为折射而变得比平时更大了这些。在河的尽头,似乎快要落下。在水面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太阳,仿佛再过不久,他们就会重合在一起。

    傍晚的阳光,已经不太刺眼。陆澜盯着太阳,看到了他的全貌。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车窗,照在已经睡着了的人的脸上。这一刻,显得宁静和安详。

    陆澜看的眼睛累了,这才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张妮拿着湿纸巾递到跟前。

    谢谢。陆澜小声道。然后接过纸巾,擦了擦有些酸涩的眼睛。

    车很快就驶过了新安澜河大桥。陆澜把美景抛在了脑后。困意渐渐的战胜了大脑皮层,陆澜也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他的头不自觉的偏向张妮的方向,然后,靠到了她的肩膀上,本来有些昏昏沉沉的张妮被惊醒,然后,就再也没有了睡意。

    张妮不敢动,深怕吵醒了陆澜。她偏过头,只能看到陆澜的侧颜。

    从她角度看过去,陆澜的睡容很安详。也很宁静。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了,陆澜始终都是那么的让人觉得舒心。

    整个班上,除了和陆澜同宿舍的罗博和董成鹏外,就她和陆澜关系好一些。也不知道陆澜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他的脸笑了起来。

    张妮一直觉得,梨涡浅笑这个词语,应该不会拿来形容男子,可这一刻,她痴痴的看着陆澜,满脑子都是这一个词语。她的左手,不自觉的抬起,不受控制的慢慢的伸向陆澜的脸颊。

    你想做什么?就在她快要触到陆澜的脸颊时,后座传来了肖雅的声音。肖雅的声音有些冷冷的,似乎在提醒她。

    就算是被发现,张妮也没有因为羞怯而快速收回自己的手。她慢慢的,怕吵醒了陆澜。

    张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无限的美丽动人。

    我没想做什么,不要那么紧张。张妮小声的说道。张妮的话里,不要紧张不仅仅是在提醒肖雅,也在提醒自己。

    那就好。肖雅道。

    张妮恢复到了正常的坐姿,可她一点儿也没让陆澜感觉到颤抖。

    两人之间的交谈声音很小,几乎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除了精力还好,没有睡着的崔舒敏还有她身边的罗博两人。

    两人相视一笑,对这一件事笑而不语。

    在碧玺园的时候,崔舒敏和罗博聊的很来,上了车两人自然就坐在了一起。

    两人为了不惊动别人,都在使用笔谈。

    陆澜还真是好呢!崔舒敏在纸上写到。

    也不知道是陆澜的幸运还是张妮,肖雅的不幸,陆澜是有女朋友的。罗博说道。

    有女朋友又怎样?人这一辈子,也许就认识一个会让你心动的人。如果因为各种顾及错过了,我想,肯定会很难过的吧。崔舒敏道。

    罗博写到:可是,不可能没有顾及的。至少陆澜不能。就算是她们两人勇敢了,得不到回应岂不是也很痛苦?

    你说的很对,可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痛,也要痛的彻彻底底。不过,陆澜可不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对象。

    在陆澜身边,会觉得安心,舒适。他就像是三月的太阳一般。可既然是谈恋爱,自然是要谈啊,陆澜在这方面,似乎很不擅长。

    这你也知道?罗博惊讶的写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