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录之风将起:第四百四十一章 认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风继续说,这里的情况,我同你说过,两个姓氏的人,他们不敢放进来,那些东西也不敢驼进来。

    那他在哪儿?诸葛离猛地抬起头来。

    我不知道。萧风避开诸葛离视线,打量了下四周,看到不远处的那个小石头人,你们招惹它们了?

    他招惹的。熙彦踢了踢南宫清逸。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那个古怪东西看了我一眼,我手脚就不听使唤了,保证不是故意的,我发誓。南宫清逸连忙反驳,他其实挺怕萧风冷着脸对着他的,这小家伙温和起来就跟春风拂面一样,可一冷下脸就让人觉得心慌得厉害,特别是干了亏心事时。

    几个人都怀疑看着他,面色古怪得很,南宫清逸觉得他们一定在想这小子不是傻了,就是没睡醒,他真是冤得快以头抢地了。

    萧风却没理会,越过几个人走到那石头人面前。

    几个人就惊奇看到,那石头人竟然躲萧风,好像很怕他。

    你敢算计他?萧风冷冷看着那个石头人。

    那石头人张张嘴,发出一连串好像人唱歌的声音,可几个年轻人都听不懂什么意思。

    萧风却忽然伸手向了那石头人,只听咔嚓一声轻响,他便从石头人被怪鸟抓出的洞里抓出了块黑漆漆的石头,回头一把丢给南宫清逸,拿好了,以后这东西是你的了。

    啥?南宫清逸目瞪口呆,却见到那小石头人忽然一把抱住萧风的腿,呜呜哭起来,这次南宫清逸就听懂它在哭什么,哭笑不得。

    这小怪物在嫌弃他,喊萧风主上,却喊他笨蛋,吵着不要认他这个笨蛋为主。

    几个人都没料到,不由大吃一惊,可阻拦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

    好在这时候,那只怪东西不知为什么忽然飞高了点。

    南宫清逸抓了个空,几个人却心里大定,林枫在南宫清逸膝盖上狠狠一敲,南宫清逸立即跪了下去,他顺势将南宫清逸压在墙壁上。

    他们还没松一口气,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就发生了。

    那只怪东西竟然停了下来,就那么停在了几人面前。

    一股热浪铺面而来,几人屏住了呼吸,紧紧看着那只体态十分优美的怪东西。

    它四下看了看,似乎对他们不感兴趣,低头啄了只往回跑的甲蟞,那甲蟞立即烧了起来,它就将甲蟞吞进了肚子,又觉得味道不好转眼吐了出来。

    那怪东西与几个人一起眼睁睁地看着甲蟞挣扎着往回跑,跑到他们面前再也跑不动了,烧成了灰烬。

    然后,那只怪东西竟然又啄了只甲蟞,只是这只个头太大,它半天没吞进去,就甩去了一边,同样是与那只甲蟞一样的下场。

    之后,他们就看着怪东西重复之前的动作,似乎小孩子找到了新奇的玩具,乐此不疲。

    几个人都几乎快哭了。

    它无疑长得像极了一只鸟,修长漂亮的脖颈,熨帖柔顺的橙红色翎羽,头顶一朵似乎火焰的红羽,似乎浴火而生的feng huang般令人痴迷。

    可几个年轻人脑袋里想的却是,这东西绝对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主儿,那些甲蟞,碰一下就能烧成灰,他们碰一下估计也是这个下场。

    谁也不能断定这祖宗现在对他们没兴趣,不代表尝完这些甲蟞后也没兴趣,要是突发奇想也啄一下他们,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很符合逻辑。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通道里的甲蟞终于死的死,逃的逃,那只怪东西终于盯住了几个年轻人。

    它仰着脑袋,一步步骄傲地走过来。

    几个年轻人再次屏住呼吸,攥紧了手里的家伙,心里绝望起来,绝望之余不由泛上一股狠劲,若是这东西真不识好歹,那就一剑劈了这丫的,还不信它是铜皮铁骨了。

    这般想着时,怪鸟已经到了几人面前,灼热的气息烧的他们皮肤发烫。

    然后,就那么直勾勾盯着他们。

    那怪鸟有一双金色的瞳子,漠然冰冷到没有一点情感。

    南宫清逸跟其他人都那么一眨不眨跟它对视,就在一瞬间忽然觉得熟悉,很熟悉,越来越熟悉,他呼吸忽然急促起来,有一种特别急迫要想起来的感觉,可总觉得想要抓住什么,可却怎么也抓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