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加拐子:第三十七章 换身行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能上哪儿去,我的家在哪儿呢?

    拐子的脑袋像浆糊一样地翻搅了几下,他努力地想要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却抵抗不过浓浓的睡意,终于,他两眼一黑,瞬间堕入梦中。

    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邻居家的公鸡都回窝里睡午觉去了,拐子才刚睁开眼,乍见着亮光,才略一歪头就看见光宗光着小屁股坐在炕头上玩着布条,口水流得满胳膊都是。

    你倒是精神。

    拐子好笑地搂过光宗,从自己的屁股底下找出已经被压扁了的卫生纸卷,拽下一块纸给光宗擦了擦口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拐子刚刚放过屁的,纸上还沾着臭味的缘故,拐子刚给光宗擦完嘴,那小子就咿咿呀呀地爬到一边,稀淡的小眉头死死地皱着,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看着就分外可怜。

    拐子看这小子是越看越稀罕,将光宗搂近些后,便对着他上下齐手,把光宗惹得直叫唤。

    这时,女人进来了,拐子一看见她就立马放开了光宗,满脸堆笑地从被子里坐起身,那模样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女人并没因为拐子欠揍就多看他几眼,而是直接进了里屋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女人拎着两个袋子出来,将袋子直接扔到拐子身上。

    你的。言简意赅的俩字分外霸气,听着就像大款给小老婆撒钱一样。

    拐子疑惑地抓抓脑袋,将其中一个袋子打开,发现里面竟是几件新衣服并着几条裤子。

    拐子咽了口口水,瞬间明白了女人的意思,不就是嫌自己昨天丢人,想给自己换身行头罢了,只是

    另一个袋子也被打开,里面两双新鞋被对着绑在一起,拐子看着这一大堆的新行头,短暂的欣喜过后便是火辣辣的肉痛。

    诶?拐子心痛地抓着袋子,冲着回到厨间的女人叫着,你嫌弃俺穿得破烂,买一身留着出去充样儿就是了,买这么多做啥了!浪费钱不是?

    女人正在厨间做着饭,才刚把面条下进锅里,就听着拐子在里面瞎嚷嚷,一旁烧火的风箱吹得猛,噪声也大,两处噪声混到一起就尤其让人烦躁,女人一把将锅盖放上,冲里面吼道:

    花你的钱了?充什么样儿?你赶紧把你那些破衣服都给我扔了,一件都不准留,你脸皮厚,你不嫌丢人是你的事,你丢我的人就是不行!

    女人吼了这一通,凶悍得要命,这要是照着拐子以前的怂劲儿,恐怕早就憋在那不敢吭声了,但今天拐子却没啥反应,竟将女人的话当穿耳风一样略了过去,完全没在意她在说些什么。

    光宗坐在炕上啃着自己的手指头,满脸新奇地看着正满脸兴奋地挨件试衣服的拐子。

    拐子将整套都弄上身,接着下地把新鞋子也给穿上了,他踩着鞋子兴奋地满地走了走,时不时地还转过身来看看光宗,显摆之意再明显不过。

    光宗突然就不高兴了,边流口水边呀呀,伸着胳膊要去抓拐子,拐子愿意逗他,就是不让他抓,时不时的还上前去给光宗一个脑瓜崩儿,弹得光宗愈发的不高兴,生气地摔着面前的东西,一老一小的在屋里简直闹上了天,最终还是女人抄着漏勺进来,逼着拐子去收拾破衣服,光宗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脸,咿咿呀呀地扑到了女人的怀里撒起娇来。

    兔崽子,早晚把你扔山上去喂狼。

    趁着女人不注意,拐子悄悄地跑过来恐吓着光宗,同时脸上做出恶狠狠的表情,拐子这样做的效果立竿见影,光宗顿时嚎啕大哭,连哄都哄不住,拐子慌了神,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这一捂就更不得了了,哭喊声顿时冲破了天。

    你又在里面惹光宗!女人一声怒吼,拐子瞬间钻进了里屋,半天没敢露头。

    女人和光宗在里屋睡下了,拐子站在外屋干瞪眼,愣是没敢进去,只得自己凑合着铺了铺外面的炕,赶在三点前钻进了被窝。

    脑袋刚沾着枕头,拐子就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这声长叹中夹杂着太多东西,听着既舒畅又无奈,还带着那么点寻回了人的欣喜,拐子推了推枕头,感觉提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掉进了肚子里。

    里屋传来女人翻身的声音,虽然很轻微,但拐子却听着了。

    诶?你没睡么?

    拐子觉得女人应该是还没睡着,便轻轻地出声探了探。

    不出拐子的意料,女人果然没有应他,里屋还是一片寂静。

    拐子以前只当她是纸老虎,是个光嘴上有劲儿的,经过今天这么一闹,却发现她是个实打实的猛货,所以拐子现在对上女人就多少有点犯怂。

    拐子轻轻地咽了口口水,也不管女人到底醒没醒,只是悄悄地放低音量,近乎呢喃地自顾说着话,好在夜里够静,若是女人真的醒着,大概是能听到的:

    其实俺知道,你一点都不稀罕俺,你也不稀罕俺这房子,其实,你来俺家也挣了那么多钱了,要是你真的想走,也不用遮掩,那些钱俺不要,也没资格要,你拿着走就是了,俺觉得,凭你的本事,以后一定能活得好好的,再说了,你出来这么长时间,家里人肯定得找你,你也不回去看看?

    拐子把话一气儿说完后,里屋依然没什么反应,只是拐子耳尖地听到了被子细微的摩擦声,拐子就这么侧躺着等女人的回话,等到意识都渐渐模糊,眼皮也开始打架了,里面依旧没什么声音。

    哦,原来是真睡了。拐子迷迷糊糊地想着,终于支撑不住,双眼渐渐地密合上了。

    就在半梦半醒之际,拐子似乎听到了里屋隐约传来一句话,那句话就像一股烟一样钻进了他的耳朵里,恍恍惚惚地混着音,听着就不真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