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之困2:无处可逃:第029章 被遗忘的病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里曾经是一个游乐场,被一片密林包围着,摩天轮横倒在地上,破旧不堪,布满灰尘和铁锈。

    这座游乐场很像迪斯尼那种大型主题公园,远近设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到处都是残破狰狞脸孔的小丑塑像,或者壁画,丑陋得似乎随时会变成历鬼扑面而来。

    不远处的密林中有一束光,他本能地向那边跑去,感觉到了危险,似乎密林深处有无数窥视的眼睛,满怀敌意,他闯入了一个不属于他的世界。

    光束距离他越来越近,他惊喜地看到了方文静站在那束光芒中间,她并没有穿着失踪时的衣裙,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长袍,头部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用力昂起,双臂僵直地垂着,望向光源深处。

    这个样子让他与文静重逢的喜悦荡然无存,他加快速度拼命地向她跑过去,同时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可是文静没有任何反应,他心急如焚地跑到她身边,发现她的眼睛向上翻到眼白部分充满了眼眶,脸色苍白得可怕,脖颈上青筋暴起,对他的声音毫无反应。

    他抱住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冰冷得不正常,好像冻僵了一样。

    他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方文静陷入恐慌之中。他没有办法唤醒她,但是他知道她正处于痛苦之中无法解脱。

    他只能一遍一遍呼喊着她的名字,紧紧地拥抱着她。

    突然她的头低下来,双眼冷漠地注视着他,像是面对着敌人,并发射出剧烈的强光流,他的眼睛被刺痛了,不得不紧闭双眼,他被文静冰冷的身体冻僵了,感觉到浑身疼痛之后开始麻木,但他一刻也不敢放松,他怕一旦松动,文静就会消失,他用尽全力抱紧她的身体。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冻死的时候,他感到眼前终于暗下来了,立即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文静已经不在他怀中,而他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惊恐万状的他在心痛中醒来,他像在极寒之地瞬移到房间里一样,冻得瑟瑟发抖,四肢无力而僵硬,过了好久才渐渐有了知觉。

    他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晃如隔世,不敢相信刚刚的经历只是一场梦,可如果不是梦又是什么呢?

    他第一次经历这种逼真得如临其境的梦,并且梦中的感觉持续到醒来却没有停止。

    自从文静死而复生,他回忆着那些细节,她就变得有些与众不同,当然她本来就与众不同,但是这种不同表现在她原本脱俗的气质中又增加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他注意到很久,却因为对她的迷恋从不深究那种异常的源头,也许他对那种自己从未了解过的世界有着莫名的期待,现在他内疚不已,深感不安。

    她对自己坠楼后到完全康复的过程守口如**,即使她曾经失忆,表现得完全是另一个人,她也从不向他倾诉那些死里逃生的经历。

    她曾经历过数次心脏停跳,是江医生拼力抢救了过来,在他了解她的情况时,江医生似乎有所隐瞒,但他当时身心疲惫,没有太多精力深入了解她的情况,只觉得活着就好,不管怎样他都会照顾她一辈子。

    另一方面,他很怕了解得越多越痛苦,于是他只问过江医生,文静未来会不会完全恢复健康,回复是,完全可能。

    他开始寻找她的病历,可是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

    他忽然想起,在文静出院的时候,医生建议他一个月后再回医院复印病历,因为他们需要研究和整理,到时候他会得到更加完善的病历资料。

    可是后来工作的繁忙,让他忘记了这码事,在文静离开他去星城后,他陷入深深的思念和痛苦之中,更不记得病历的事情。

    他觉得有必要去医院拿到文静的病历,再向江医生了解文静的全部情况。

    文静的小说和这个无比怪异的梦都让他心惊胆颤,他必须面对一个现实,无论他怎样难以置信,文静身上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而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不想身边任何人受到牵连甚至伤害,所以始终守口如**。

    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每一天她都害怕着,而他却一直以为她怕的是走进婚姻与家庭的桎梏中难以脱身,所以他选择无视她那种对未来的恐惧心理,认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痛,她总有一天会感到温暖与幸福。

    即使她感觉不到,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再放她逃走,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阴暗的一面。

    原本他认为爱是不求任何回报的无私奉献,现在他笃定,所有付出的爱都会有所期待,无论精神还是物质上。

    他并不伟大也并不无私,在文静全身上下都插满管子和医疗器械只能用仪器设备维持着一口气的日子里,在她父母都不忍看她经受非人的折磨想要放弃时候,是他找到江医生,让他无论如何延续她的生命,如果那些仪器可以一直让她残存生命的气息,他愿意在未来每一天都守护着她寸步不离。

    好在她最终还是醒了过来,他不敢想像另一种结果,生生地把那种可能从大脑中抹去,刻意忘记自己曾经怀有多么残忍而自私的念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