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知那年,不若笙:第五章 长路漫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晓晓乖,回来就好,是不是学业不好,被老师罚课了。

    才不是呢!我和同学发现学院后有一大公园,可好玩了,就忘了时间。

    淘气,一定要注意安全,妈妈上班不定时,没有办法接你,自己一定要多加心。

    嗯,知道了,妈我饿了

    馋猫妈妈今天下班早,给你做了蛋包饭。

    哇,妈妈最棒,妈妈最伟大,我最爱妈妈了。

    嘴抹了蜜呐

    虽然今天凌萧觉得宝贝女儿只是和往常一样,但她不知道的是,何晓的拥抱和她的赞扬于今天不仅仅只是话语,而是深深的烙进了心理,稳稳沉沉的

    少爷,我们回家吧?

    刘叔现在不是爷爷的时代,我跟您说过多少遍了就直接喊我津就行。这个地方先不要告诉爸爸,帮我保密。

    尤夏津回到家里以后,晚饭也没有吃,直接进了书房,眼前一直挥之不去的是火红的天边,有个女孩独自一人坐在高高的海墩墙上,背对着他,一阵阵夹杂着腥味的海风吹着单薄的她,看着颤抖的背影,似乎在压低声音的哭泣,仿佛她的整个世界都在悲鸣。虽然尤夏津猜到何晓会难过,但真的没有想到冲击如此之大,不由得对自己产生了恨意,也后悔不该告诉何晓。可当他看到书桌边,不若的照片,那甜甜的酒窝,那笑靥如花儿般的清新面庞,他还是觉得值得。不过他也暗暗告诉自己一定也要尽全力守护何晓,这个一样让人心疼的妹妹。

    佛家都说,因果循环,生生相应。你说,要是真有轮回,那今生又是何生?那今生又是何往?世界的我们,能掌握的,会是自己的命运吗?就像有些错,犯了,真的是对不起就可以被原谅的吗?如何追逐才能看见此生圆满?亲人需要如何守护才能血脉浓浓,其乐融融?那天想了三个时的尤夏津在自己的笔记里写下了这些想不开的疑问。

    津津鱼,大姑给你打电话,你快接一下,我转到书房的电话上了。

    知道了,妈。

    姑,怎么了?

    津,你休息了吗?就是不若又把自己锁在屋里,到现在晚饭也没有吃,一直叫也不回答,我很担心。

    姑,我先过来。

    嗯,也好,每次她难过,总是你在就好些的。

    嗯,我马上就到。

    你路上也慢些,不知是不是病又犯了,不行,要不我现在叫你姑丈撞开门,我怕

    大姑,您先别急,啊若既然能出院了,说明病有好转,撞门会吓着她的,辛苦您再多盯一会。

    好,那我先守着。

    大姑,一会见,辛苦了

    妈,我去一下大姑家。

    不用啦,您动完手术不久,要多休息。

    津鱼,要不妈妈喊上爸爸顺便把若儿接到家里来,反正现在妈妈也出院一段时间了,身体现在很棒,我也很想念若儿,让若儿陪陪我,家里还有苏乔阿姨在,你大姑也不容易,带着四个孩子。若儿她?

    别担心妈。好,我知道了,谢谢妈妈。

    父母是不能选择的,命运也是不由己心的。被爱护或者被抛弃,能做的只有无条件接受。

    那天,在残阳的余晖下,何晓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海边的渡头上,这个时间,渡头只有船只,鲜少有人了。而何晓终于忍不住悲泣起来,虽然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却不知何时,已经漫进心里,针扎一样刺痛着。

    她讨厌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不能原谅如此温柔爱笑的妈妈竟被抛弃。

    天边渐渐灰暗下来,快到家的时候,何晓看见站在胡同口等着自己的妈妈。便一路疾跑,冲进了妈妈的怀抱。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