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知那年,不若笙:第八章 因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的宝贝浅儿,有没有伤到哪里?快让妈妈瞧瞧。

    妈,我没事的。

    浅儿,别自己憋着,有什么不开心委屈和爸爸说。

    真的没事的,哥哥怎么就不知道疼您俩呢,这事都说。

    什么事,以后避那种人越远越好,记住妈妈的话。

    不对,妈妈今天有点反常啊,平时早就喊老爸打人去了,怎么今天告诉我躲呢。

    浅儿,你妈妈估计是听你哥哥说的那人有些底子,还有拳脚功夫。

    我爸是谁,那是拿过金手打的全擂金牌

    金手打,一项全国公认跆拳道比赛,目前最权威和最有实力的跆拳道见证比赛。

    浅儿,低调,低调

    浅儿,你一定记住我的话,这件事不要告诉诺奇,也叮嘱你婆婆不要说。

    我没有说,他出差还没有回来,也是怕他知道了担心,做不好工作,肯定立马赶回来。

    我们也是担心这点。

    看着父母亲离去,詹浅越发觉得父母的行为古怪,到底是为何让她们如此反常?

    转眼,尤笙一家人回到尹间市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再发生,一家人顺风顺水,詹沫的跆拳道馆也开起来了,詹浅还经常过来帮忙,只是期间多来了一个帮手,就是之前尤笙救过的女子叫姬言嫣,说是无处可去,希望尤笙收留,什么活儿都能干,刚好跆拳道馆刚开也是缺人手的,况且姬言嫣看上去虽然柔弱,但干活打扫却很是利落,本来若人手不够也是需要聘请员工,索性就按员工待遇,便直接留下来了。然而一切的平静终究只是狂风暴雨前的宁静面貌,有些线一旦被拉扯出来,必定是再也无法隐藏,终究需要面对线的另外一端,无论是非对错。

    怎么样?查了这么久,那天我在淮湘楼见到的姑娘是张恬恬吗?

    义父,我在詹家一直心翼翼,因为上回的事情,詹家父母特别注意,对詹浅的保护也是使得我很难下手,用了近半年时间终究是查出来了,她就是我儿时玩伴张恬恬。

    哈哈,丫头片子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下贱女人生的种,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你问太多了,下去吧,有事我再找你,给我盯紧了,这几天我还有些官家的钱要洗白,等我忙完再处理那贱种。

    好的,义父。

    等等,最好收起你的心思,别让我失望,你弟弟还念着大学呢。

    义父,您放心。

    嫣儿,知道孰轻孰重。

    哪里来的子,敢对我动手动脚,以为就你练过,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来打一架。

    你给我适合而止,这里不欢迎你,赶紧走。

    你让我走,我就走啊,这是我家。

    你家,人要脸,树要皮,你气死双亲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是你家。

    懒得和你说。

    张家三爷说完就撩起拳头打向詹沫,詹沫也不视弱,两人便打了起来,也完全不顾大家的拉扯劝阻。

    快,去喊子骅过来,只有他能制止。

    张昔强,你给我住手,公然侮辱挑衅我的客人。

    呦,市长大人啊。好好给你面子不打了。

    幸好顾子骅及时赶到,詹沫一直不占上风,被压着打,时间长了还真会出点什么事情。

    沫,你怎么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