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知那年,不若笙:第七章 姬言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浅浅,别在意,我姨婆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近亲了,我只记得姨婆一直在我家里好久好久了,我父母都是姨婆带大的,姨婆没有名字,大家都叫姨婆的,如果真有什么,我帮你留意。

    好的,熹茹嫂嫂,只是我也没见过姨婆。

    别想那么多了,快快快,我和啊笙这都要喂上了,情书,情书

    好的,嫂嫂,立刻马上。

    就这样喂奶的时间詹浅把带来的情书都念完了,张熹茹意犹未尽,但也没有办法,因为詹浅只带了这几封,实际上詹浅以为带来的这几封估计都念不完,没想到遇见了陈诺奇的粉丝。

    晚饭过后尤笙和张熹茹带着詹浅喂奶去时,顾子骅便带着詹沫一起去了书房,聊了许久之后,虽然身为一市之长,但顾子骅算得上家庭政业双丰收,一手硬菜,也是深深的困住张熹茹的胃。随后因为顾子骅有很多事情还需要处理詹沫便自己出来准备逛一逛这淮湘楼,没想到在东院碰到了詹浅和姥姥姥爷。

    姥姥,这处的文字感觉好奇特,不过好漂亮啊,这字看着有点像画,你看这个就像是一个简单的人拿着什么工具,这个有点像太阳中间还有点,还有还有这个画的有点像炙热的炙字,只不过好抽象就像火字写成了画的一团火

    浅浅喜欢就常来看看,你能看得懂能理解就是一种缘分,这应该是很久远时代的文字,之前有考古的学者来研究过呢,你姥爷感兴趣,还很深入的了解了。

    我确实看着很是喜欢,很有意思,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整个尹间只有淮湘楼有这文字的遗址,学者来拓走走都是秘密进行,浅怎么会看到过呢?

    我也不知道,就好像梦中又好像真实哎啊,不管了,反正我喜欢看。

    姥姥姥爷,浅浅有说话胡了,让您们笑话了。

    没有啦沫,没有觉得,浅浅的性格我们很喜欢,直率活跃。

    谢谢姥姥。

    看到了嘛,哥,别老教育我,明明我很讨喜。

    你啊,一点阳光就灿烂。

    那必须啊。

    你俩兄妹感情很好啊,浅喜欢就好,以后要是有时间就来玩,让你姥爷教你。

    好的姥姥,我再多看看。

    嗯,浅你和哥哥再多转转。

    哟,这是哪家的的姑娘,长得很标致嘛。

    老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怎么,就老祖宗一纸遗书,这诺大的淮湘楼就你家的,我不能来了。

    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你这不叫直率,我这还有客人。

    哎呦,嫂嫂你还装好人。

    老三,够了,你回来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回来看看,听说我侄女生了个子?

    是有如何?

    没事啊,长脸啊,只可惜不姓张。

    算了,沫浅我们走吧,有苍蝇,嗡嗡嗡

    好的,姥姥。

    别走啊,许久不见,就说了两三句,没够。

    张家三爷一个箭步阻止众人离开,詹浅从听到这个张家三爷的声音时,就很想逃离,虽然也不知为何,就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儿,但毕竟是在别人家里,没有即刻就走,而在听到姥爷说走时,扭头走得最快,反倒被箭步赶上来的三爷正面迎住,张家三爷伸手就抬起了詹浅的脸

    咦,这姑娘生的玲珑,来给三爷看看。

    就那一下詹浅一阵哆嗦,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害怕,按平时,詹沫的个性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这会竟然吓得一动不动,詹沫离着有些远,来不及上前阻止,姥姥和姥爷也一下想不到老三会在他们面前如此无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