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飞仙:第二十七章:厚礼?个老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县长拗不过一德,本来他还想劝说一德与罗敷分手,见俩人已经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的样子,便取消了。

    走的时候他给了一德一个忠告:有一个道理现在你恐怕不会明白,但愿你以后能明白——选择比努力重要,但出身比选择更重要。有的人奋斗终身,一无所得;有的人从出身之日起就什么都不缺,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天命所归。你现在想不通没有关系,有一天你想通了,再认他也不迟。

    县长也在尚磴村长家里坐了好一会,他说市长还是很关心斗笠村的,就说上次闹饥荒吧,粮食来了之所以先发到斗笠村,那也是因为是市长想破脑袋把粮食调过来的,还作了重要批示,不然就那么几只乌龟王八能够解决那么大的问题?

    村长笑了:他是在赎罪,就让赎去吧,我不买他的账。一个人做了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一德是否原谅他是一德的事,在我这里,决不宽恕!

    最后的宴席特别丰盛,也特别有韵味。

    县长那边自然有局长校长陪着,就连财政局长也来了,听说县长安排了他的工作,他自然是马不停蹄。

    村长缠着老冲担敬酒,他要把狮子舞接过来,好让状元村文武兼备,无限风光。

    老冲担满口应承着,却缠着一德敬酒,他放下身段,让一德受之有愧,也却之不恭,他的主要意思就是让一德不计前嫌,今后多多关照一下他的儿孙后辈。他的阅历就像一个海,他知道孩子们过去做过对不住一德家的事情,现在联络一下感情,将来总是好的。一德现在虽然无官无职,但是未来不可限量。

    冲担扁担见老的过去,也跟了过去,一个个端的都是海碗,心意满满的,热热的。一德尝了一口,火辣火辣,忙用真气压着。

    老扁担见了,也要过来喝,还说要喝出个水平来,要连喝三大碗。大家正高兴着,说喝就喝,咕噜咕噜灌下去。

    大家见一德很能喝,是个男人都要跑来敬一杯,渐渐地喝出点小明堂来。原来这酒喝到一德的肚子里,与一德的东王神功搅合在一起,都是至刚至阳之物,随着人的心意使然,生出新的菩提智慧。

    今天的菩提智慧是: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却遍体鳞伤。

    没由来!一德摇摇头,我好像还没有恨过谁,东王公给我这样的提示做什么?

    这个时候,村子门口停了一辆小轿车,从车里超出一位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此人一看非官即贵。

    县长看了,慌忙离席,这个人他是认得的,隔壁省的一位常务市长,据说马上要调过来管着他。

    村长和几位老叔也站了起来,就是烧成了灰他们也认得他,他曾经是这里的下乡知青,他和其他两个下乡知青在这里没干过什么好事,下秧割麦干不了,偷鸡摸狗的事情倒是没少干,最叫他们气愤地是,他把村里最善良的姑娘拐跑了,拐跑了还不说,你好好待她,谁也没有意见,可人家姑娘为他生了两个小孩,他竟然撇下了她,害得那个姑娘成了疯子。你说气人不气人,背后提起他,他们叫他王八蛋,看到他恨不得把他撕了。罗圈子第一天让人唱《铡四美》那出戏,那都是有意图的,这家伙就是一个陈四美,如果允许的话,他们就想马上、立刻、迅速地把他铡掉。

    几位老叔不时拿眼看着一德,一德从他们眼里看到满满的仇恨,而且清清楚楚与自己有关,他看到了他的妈妈,看到了他的姐姐,看到他们一起流浪街头的模样,尤其是妈妈疯狂时的表情,这深深地刺激着他,让他眼里热泪盈眶,他也和几位叔子一样,心里立刻充满了仇恨。

    县长和那个嘀咕了一阵,然后过来走到一德面前,他没有开口一德就知道他想说什么,那是你的父亲,他想认你。

    事实上,县长把一德拉到一旁,他也是这么说的。

    一德起初也想随了几位老叔的心愿,把他给铡了,但是那句菩提智慧正在给他造成了深刻影响,它反复出现在一德脑海:

    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却遍体鳞伤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却遍体鳞伤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却遍体鳞伤

    一德心里在流血:爸爸,我们流落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们乞讨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们忍饥挨饿的时候你又在哪里?爸爸,你配得上这样的称呼吗?你跟我没有关系。

    一德收起了眼泪,他对县长说:让他走吧!告诉他,我不恨他,但也不爱他。

    县长一个人走过桥,那人急切地迎过来,两个人认真地交流了一会,那人开车走了。

    县长当晚留在村子里,他想还做一番努力,他关切地询问一德和罗敷报的是哪一所大学。

    一德告诉他,两人报的都是楚都大学,县长就替他们惋惜,按你们的分数上北大清华都没有问题。

    又问他们选的什么专业,一德选的是中医,罗敷选是农学。县长更替他们惋惜,这两个专业他都不看好。

    年轻人,你们太冲动。

    没什么,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