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来敲门:第三章,肥宅,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忆走出了卧室,客厅外的露台的玻璃桌上放着一盘子水果,还有一个玻璃烟灰缸,他把自己蜷缩在椅子上,抬头凝望向夜空。

    黑暗是那么的深邃,外面的夜空上星光璀璨,明亮的月光把整条马路照亮,门前车的车子迅速的闪过一道光,消失在远处。

    片刻后,他默默地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上一口后憋到自己快憋不住了,再吐出来。

    然后他猛烈的咳嗽起来,脸被憋的通红,眼泪也因为咳嗽被呛的流了出来,淡淡的烟丝味漂浮在空气中,这种寂静无声的环境下,所有的愤怒与悲伤都被无限的放大了出来。

    苟活二十年,喜欢上的唯一一个妹子,自己把她奉为女神,倍加呵护,想不到就换来一个这样的结果。

    果然死肥宅不配拥有爱情,还是纸片人合适我们,有爱心,还会关心人。

    死肥宅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这么大的罪!

    夜色渐深,他蜷缩在椅子上,抱着膝盖进入了睡梦中。

    卧室的镜子里,穿着性感女装的他从镜子里走了出来,纤细的手指勾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挑起来。

    你没有错,你只是活该受苦,谁让你命不好呢。

    性感女装的‘宋忆’恢复了原本的样貌,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高帽,左手招魂棒,右手勾魂锁。

    正是刚走后回来的白无常。

    呜呜呜他这么可怜,我们放他一马吧唔

    黑无常抹着眼泪哭泣道。

    哭你个头啊,干活了,一点到晚多愁善感的,像个娘们一样矫情。白无常一巴掌把黑无常头上的高帽拍了下来,恨铁不成钢的说。

    呜呜但但是他真的好惨嘛

    滚!m!再哭哭啼啼的老子抽死你。白无常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抓完这个,这月的业绩就完成了,到时候放个假,我就去让阎王把我的假期加长一点,去旅旅游。白无常伸个懒腰,随手捏起玻璃桌上的葡萄。

    不久,宋忆的灵魂被勾出身体外,淡绿色的灵魂脚不沾地,浑浑噩噩的被勾魂锁牵着。

    小白,你看他,多惨啊,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嘤嘤嘤

    死肥宅都这样,死了都没人知道,习惯就好了。白无常捏着苹果,大大方方的坐在宋忆对面的椅子上,翘着脚抖着腿。

    嘤嘤嘤他好可怜喔

    白无常把刚啃了一口的苹果砸在黑无常戴好的高帽上,怒道:再嘤嘤嘤抽你!

    黑暗中,一扇大门在墙壁上被打开,里面幽黑的像是深渊。

    铁链摩擦时叮当的脆响声消失,黑白无常拖着宋忆走进了大门里,大门砰的一声被撞上。

    此时,镜子里一个鬼头鬼脑的小萝莉跑了出来,她跳到宋忆身体面前的桌子上,光洁雪白的小腿晃荡着,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

    你真死啦?

    哎呀你们怎么这么烦呀!怎么又把人弄死了!!

    小萝莉恼怒的一拳捶在宋忆的胸口上。

    她跳下桌子,对着黑白无常走过去的墙壁挥了挥手,那扇通往阴曹地府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古老的城墙上透露着古朴与庄严,圆形的拱门上被雕刻着两个巨大的石字。

    青色古老的墙面下些许青苔蔓延,阴冷潮湿的风从拱门内吹过来。

    两个守门的阴兵抱着兵器再门口偷偷的吸烟,要是让那些高层看到,或者被其他阴兵举报肯定是要扣工资的,但是这里基本不会有人来,即便是来的,也都是一些小鬼,大官没空来这里巡逻,又不会有人来进攻地府。

    干什么的!

    小鬼谄媚的把烟一人一根的递了过去,然后信封里装了一沓冥币,悄悄的扭头看了一眼后塞给了两位阴差,头七,回家看一眼,二位大佬,辛苦了,辛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