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十章 白鹿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鹿塔是白鹿城的一个著名景点,数万白鹿塔就竖立在白鹿城的东区,这些白鹿塔前身是一处上古佛修遗迹中的舍利塔。

    这些舍利塔在被白鹿书院得到后,花费重金改造,成为了白鹿书院目前最重要的捞资源机器之一。

    白鹿塔是对外开放的,拥有不同的功效。有清神净气、有凝聚灵气、有沟通道则、有通灵蕴灵等等,种类繁多,收费不一。

    其中最贵的是可以沟通道则的,这种白鹿塔对领悟道文有奇效。目前对何月白和陆乡明有用的,也只有这种白鹿塔。

    不过按照白鹿书院对内七院学子的优惠价格都达到一万贡献点一小时的天价,这根本就不是何月白可以奢望的起的。

    而眼前这种邀请函,何月白还真没见过。不过她也能猜到,这恐怕是最普通的,清神净气的低等白鹿塔发放的东西。

    毕竟高等的白鹿塔,都是直接验证客人的精神波动,保证没有他人取代的。

    午时一刻(11点15分)

    房门突然被敲响,敲门声打断了林果的修炼,他抬头看了看门口,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起身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公孙策与一个老人,还有两位上次公孙策身旁的护卫,两位护卫手上捧着几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四人在看到开门后,同时朝林果望了过来,发现开门的是一个男生后,有些惊讶。

    公孙策扭头朝身后望去,林果顺着目光看去,发现四人身后不远处是这悦来客栈的店小二。

    店小二看到公孙策的质疑眼神后,连忙摇头。刚摇头又发现林果朝他看来,连忙缩了缩脖子,朝着楼下退去。

    溜了,溜了,反正带路已经带到了,剩下的事情,不适合他在参与,不然被扣工资就不好了。

    公孙策和林果在店小二下楼后,同时收回目光。

    林果看着眼前的老人,斟酌了下语句,他看这情况,这几人应该是来道歉的。

    老人家,请问你们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老人是公孙策的叔叔公孙胜,昨晚公孙家在得知公孙策招惹了红莲书院的人后,他这位修为最低的,公孙策的长辈就被这样推出来了。

    说实话,这种事情是很丢面子的。但是红莲书院和其他书院不一样,此刻若是不道歉,若红莲书院的学子来公孙家演几场戏剧,那事情可就真无法收场了。

    但被推出来,公孙胜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快的。公孙胜来时,其实也猜想过这几人并不是红莲书院的学子,毕竟那些护卫只看到了红莲书院的学子佩。

    他们受到的伤势,却是很常见的紫罗衫造成的伤势。紫罗衫这门武功,本来是一个小型书院的绝学,在大荒也勉强算是一门佩拥有姓名的绝学。

    但偏偏那个书院最后一代院长做了件糊涂事,招惹了昆仑书院,把昆仑书院上代院长的女儿给那个那个了。

    结果整个书院被昆仑书院上代院长一人灭掉,书院内所有的武功与绝学,还有那些藏书底蕴,被其散布遍了整个昆仑墟。

    这件事在十万年前,曾震动大荒。不说多的,公孙家都有紫罗衫的修炼功法,只是略有些残缺罢了。

    公孙家又不是傻子,想凭借一门昆仑墟传遍的绝学,和一枚学子佩就承认是红莲书院的学子,这根本不可能。毕竟红莲书院的学子,闲的没事跑到白鹿城来干什么。

    要知道白鹿城可在东域,而昆仑墟却在中域偏西域的位置。

    不过就算不信,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刚好来试探,至多若不是,把人杀了就是。

    不过在看到林果的那刻,公孙胜却感觉这次策儿可能真的眼拙了。

    林果目前身上穿的是空山院的学子袍,公孙胜虽然没有拜入白鹿书院,但白鹿书院内七院的学子袍还是认得的。

    想到这,公孙胜顿时微笑道:这是吾侄公孙策,昨日他因自身私欲,招惹了几位红莲书院的学子。

    我这做长辈的,此时带他来道歉的。毕竟是我们教育上出了问题,希望这事可以。

    公孙胜说着摆了摆手,身后的两位护卫,直接走上来,把一直捧着的几个盒子呈上。

    林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这让他要如何啊。是装知道,还是不知道。

    就在林果不知所措时,身后突然传来何月白的声音。

    何月白慵懒的声音一传出,林果敏锐的听到咽口水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