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九章 明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白,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在问。

    林不语就是一个漩涡,一个巨大的,连老师他们都无法置身事外的漩涡。

    我们目前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全把林不语送到昆仑墟。

    途中我们可以教他一些大荒生存所需要的知识,但我们只是用文字教他,别想着让他用危机进行感悟,他和我们不一样。

    何月白闻言有些诧异,不过她也品出不同了。昨天乡明就已经知道林不语是那位存在的弟子后,今天怎么态度突然变了那么多。

    难不成前面林不语那些话语里,透露出其他信息了?这林不语的身份还是多重的?

    陆乡明看出何月白的疑惑,熟知何月白性格的他,心里叹了口气,淡淡道。

    别问,别想,做好自己。

    月白,你只需知道,若他出了差错,恐怕我们,包括莫师和路师,都会遭受大变。

    陆乡明一边想着事,一边不动声色走到何月白身旁,拍了拍何月白,示意她收敛一下表情,然后坐到何月白身旁看着林果。

    不语,你能仔细说下,你目前是什么情况吗?

    林果看着虽然安静下来,但是眼里充满了质疑的何月白,又看了看面色平静,好似智珠在握的陆乡明,顿了顿,继续阐述,这次应该不会再被打断了吧?

    说话一直被打断真的让人恼火,而恼火却不能发泄,这种感觉,嗯,很难受。

    有陆乡明在,虽然林果说话时,何月白有几次不敢置信想要质问,但都被陆乡明未卜先知般安抚住,等林果说完后,陆乡明揉了揉眉心。

    他感觉自己摊上大事了,不,应该不止他,月白也摊上大事了,并且他们两人身后的一切势力此刻都被他们两个人拉入一个漩涡中。

    而这个漩涡的中心,就是眼前忐忑不安,等着他回话的林不语。

    陆乡明感觉脑仁疼,因为最可笑的是,是他和何月白自己要撞上来的。

    林不语话语中表达出的内容,已经明确表达出他为什么会被那位存在收为弟子了。

    无任何后作用随意内视,这林不语的神魂与**的潜力是一种他不知道的境界。

    这就罢了,陆乡明看东西时有个习惯,他习惯把所有东西,一字不漏全部看完,不漏看任何东西。

    他也修炼过绝学,他也看过记载绝学的玉简。玉简中虽然对于血气洗练窍穴的方法,是有明确的表达出优劣的。

    他在林果的阐述中,根本没听到这些。而且林果还很明确的违反了一条注意事项。

    若他没记错的话,血气洗练窍穴,每次只能运行五息,否则窍穴将会崩塌。

    而林不语话语中,他运行的时间何止五息。而林不语话语中的莫名的危机感在他的记忆中从未看到过。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林不语拿到的玉简和他们看到的不一样,里面不提那些优劣是那位存在故意为之。

    二是他记错了,或者说他看到的玉简是有问题的。

    可是可能吗?他可是开辟了祖窍的存在,所有记忆存乎一心,怎么可能记错。

    而他看得玉简,可是在空山院书阁顶楼观看的,书院大部分学子都是在那里观看,那里的玉简又怎么可能有问题。

    所以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一个人,那就是林不语。

    那位存在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故意不提血气洗练窍穴的方法,会加大先天境修炼的难度的事情。

    他也不担心林不语会过度修炼,导致窍穴崩塌,那位存在预知到了那种莫名危机感的存在。

    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指出一件事,那就是林不语的天赋高出了他的想象。

    而他现在却把月白拉入了这个漩涡,陆乡明此刻心中的悔恨,让他感觉头痛欲裂。

    陆乡明抬起头,看着忐忑不安看着他的林果,感觉到了好笑。

    此刻该忐忑不安的应该是他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