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七章 原地凌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发觉陆乡明这个人根本三观不正,不,应该不止他,那个何月白恐怕和他一样,也三观不正。

    陆乡明察觉到林果眼神中的排斥,笑着走上前来拍了拍林果肩膀。

    不语,你目前还年轻,阅历还少,不懂的事情还很多。

    你心中那些可笑的想法,根本不是我们这个阶段该遵守的。

    你要明白,仁义礼道德,这些都是圣贤们制定的。

    也只有到他们那种境界,才能遵守这些,否则你会被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陆乡明说完转身进了里屋,留下林果一人在原地凌乱。

    这个名词林果很熟悉,毕竟有段时间他曾痴迷仙侠文。不过陆乡明之后的话语,说的根本不像梦中证道,反倒像道心种魔**。

    诡异的沉默,没有人出声。林果在回想他遇见陆乡明与何月白两人后的记忆画面,陆乡明则在等待林果的话语。

    他把一切如此了当说出来,未尝不是一种威胁。

    林果沉默许久后,沙哑问道:什么时候?

    林果回想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人是何时想对自己动手的,毕竟他并未记得自己有睡着过,或者说是入梦过。

    陆乡明有一瞬间的发愣,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林果说的是什么了。

    用手指瞧了瞧桌子,按照独特的旋律,不过敲了六下,林果的心神就集中在陆乡明的手指上。

    其实不语,你未入先天,浑身气息不稳,窍穴大开,对于我们而言,对付你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比如我只是按照**曲的曲调,敲几下桌子,就能吸引你全部注意。

    而这段时间里,若是有人出现在你身后,你是不会有任何察觉的。

    林果放在腿上的双手不知觉已经握紧,心神紧绷着,背上全是冷汗。

    他知道陆乡明没有夸大其词,他前面真的脑海中全是陆乡明曲起的手指。

    陆乡明看着林果紧张的模样,拿出一个药**,递给林果。

    吃一颗吧,这是补神丹。

    你心神一直紧绷着,很容易神经衰弱,你本就受损的神魂,也无法承受这样高强度的意志的集中。

    林果抬头看着陆乡明,发现陆乡明嘴角含笑,如陌上公子,但又想到他和何月白的计谋,接药**的手不由一抖。

    三百年蟠桃的名额,其实注定是给先天之下的武道修士的。

    不过我和月白的猜测,一直都在目前那些当权夫子的子侄中。并没有想到会有你的出现。

    不过你现在应该已经了解了你对我们而言,到底有多脆弱,或者说是累赘了吧?

    陆乡明看林果接过药**,继续未自己和何月白洗白,不断劝说着。

    林果想着自己前面的模样,捏着药**的手指泛白,但还是认命的点了点头。

    很好,你有自知之明就可。

    所以我和月白会制定那样的计划,你也明白为什么了吧?

    毕竟你们这种对我们而言,是真的累赘。

    林果下意识点了点头,但在回味了一遍后,连忙摇头。

    陆乡明自动无视了林果的摇头,自顾道:既然你理解,那一切就好说了。

    其实月白对你动手的时间你应该也明白,就是在你不愿意站出去接公孙策的话语时。

    毕竟是一个书院的师兄弟,其实若你同意站出去和公孙策接话,那我们也不会立刻对你施展入梦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