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十二章 流云飞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最初的挥袖八式,到先天期的锻炼真气的锦缎法,再到法相境的真气凝袖之法,再到陆地真仙境引动天地道则的移花秘术,以及最后见神不坏境的凝练法衣的炼器手法。

    不过这竹简上所有的文字他都认识,组合起来,林果却有些迷惑。

    不过好在先天境之前的修炼都是图文结合,林果只需要照着练就可以了。

    而林果此刻正在参悟的,却是流云飞袖与他此刻修行的真气运行法,《白鹿真气》间的联系。

    林果看着眼前的戒尺,心中一凛,连忙收腰努力摆好站桩。

    这段时间,他没少挨这戒尺。

    林果本来以为他拜了羲夫子为师后,可以在白鹿书院内横着走,毕竟那些夫子都认识了他。

    可他万万没想到,因为落月院那石屋的消失,目前书院内授课的变成各位夫子的学生中的佼佼者。

    这些佼佼者大多心智坚定,一心修行。本来要么在书阁内研究古籍,要么藏身于某处深山老林中苦心修炼,要么游历大荒寻找让那让人灵机一动的灵感。

    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修炼计划,结果突然被安排上教授学子的任务,其中大多数心中气都不怎么顺。

    不过没有一人违背师命,全部都在收到信息后赶回书院。不过他们的怒火在回到书院后,就朝着林果等无辜学子发泄了。

    林果那高大上的身份,这些学子们都不知道。这是羲夫子嘱咐的,书院内没有哪位夫子愿意违背羲师的意愿。

    于是自视甚高,做着美梦的林果在去空山院报道后的第一天就被整懵了。

    这几天他每天下课后都是横着走的,不过不是趾高气扬的那种,而是瘫在云床上那种。

    白鹿书院内拥有很多云床,这些云床柔软舒适,是书院内最普遍的交通工具。

    来源是某位书院某位祖师从蛮荒世界抢夺来的一种灵兽,灵兽具体叫什么林果没有打听来。

    不过却得到信息,据说蛮荒世界这种灵兽如今已经绝迹了。不过大荒中凡是有些名气的宗门内,都存在着云床。

    说实话,林果听到这些事情时,感觉很微妙。

    大荒修炼已文道为主,可所作所为却根本不像是修德行的存在。他从穿越到现在,看到的好东西,基本都是书院前辈从其他世界抢来的。

    好了,可以休息一会。

    拿着戒尺的学子说完话后就离开了,前往其他学子那里。

    林果现在身处在一座浮空台上,浮空台上面积很大,具体多大林果也不知道。

    不过站在上面看不到边际,训练时跑了两个时辰,也没跑到另一边。

    空山院浮空台比落月院要少一座,三座浮空台一座是空山院建筑所在,也是林果的噩梦之地。

    一座是现在他身处的武道台,还有一处是林果一去就困的文道台。

    武道台上又细分无数小擂台,每个擂台上都有学子练着招式,与他们对练的是一个能量虚影。

    所有学子中就林果最特别,其他人都是学习招式,而林果却要从站桩开始重新学习。

    这也是林果最近时间每天都横着出去的重要原因,累趴了!

    半个月前,林果刚到空山院时,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因为林果是当代第一个未满先天就进入空山院的存在,在人手一块通行玉牌,信息传递无比迅速的空山院中。

    林果不过半天,就被正在空山院内学习的所有学子所熟知。所有学子都以为林果是天赋异禀的天骄学子。

    结果林果一次又一次让他们感到诧异与不解,最后甚至惊动空山夫子的学生,亲自过问了林果的情况。

    毕竟白鹿书院又不是山野书院,什么样的人都收。

    能被白鹿书院收入门墙,天赋暂且不说,智商肯定不低。

    而林果这么一个干啥啥不行,问啥啥不知的诡异存在,让当时招待的学子都怀疑起林果是否是空山夫子的私生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