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十一章 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修炼了百年,目前才堪堪进入法相境,学生都不太敢让他们出书院,实在丢脸。

    这是现场大多数的夫子此刻的心声,呸!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陆集算是众夫子中比较清新脱俗的存在了,其他夫子在心里鄙视,他直接呸出声了。

    顿时目光全从空山夫子身上移到了陆集身上,陆集身体顿时一僵,不知道要怎么办。

    羲夫子见状摇了摇头,还好他将不语收到身旁。不然若是和这孩子学了这身习惯,恐怕会早夭啊!

    这是我刚收的学生林果,字不语。羲夫子说着把双手背在身后,扭头看着林果淡淡道。

    不语,来见过书院内各位夫子。他们都是你的后辈,日后有事可以多去寻求帮助。

    羲夫子话语一落,现场众人脸色瞬间变幻。

    没人会愿意自己突然多出一个长辈,而且是背后有靠山的长辈。

    几乎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用一种审视的眼神注视着林果。

    林果在听到羲夫子话语时,就明白药丸。不过林果并未怯场,反倒大大方方的微笑回应这些夫子的审视。

    陆集在众夫子中本不起眼,毕竟陆地真仙的武道修为,在这些与道同寿的散人前辈中,很渺小。

    这些陈年夫子,武道修为大多在陆地真仙巅峰之上,甚至有几位见神不坏的武道强者。

    不过此刻陆集却是众夫子中最突出的一位,他双目圆瞪,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果。

    这不是不语吗?不语不是已经和他说好了一突破先天就正式拜师吗?怎么突然就拜入了羲师座下,成为自己的长辈了?

    陆集心里疑问颇多,刚准备询问,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小家伙考虑好了再说话。

    他蠕动了半天嘴唇,最后没吭一声。不过他怪异的举止,还是瞬间引起站在他周围的几位夫子的注意。

    羲夫子看着陆集识相,满意的勾了勾唇角,接着扭头看向询问的夫子莫。

    前面落月屋内命运主神的后手突然启动,引动了人道洪流,所以人道洪流投下了注视。

    这做玉门,就是人道洪流的补偿。

    羲夫子的解释简单明了,敷衍意味十足。但很多夫子却相信了,毕竟他们只听过伐魔之战的惨烈。

    都明白命运主神相当于大荒的圣贤,加上落月屋已经消失不见,玉门的出现与人道洪流前面的注视是铁打的事实。

    所以他们点了点头,就没在问。相反开始讨论起来玉门的用处,和之后要如何使用玉门。

    另外新的落月屋要建立在哪?

    毕竟落月屋是落月院的核心,这个核心不止是因为落月屋是进入落月院时第一道检查站。

    还因为落月屋是落月院所有的法阵的核心,落月屋还是落月院内散落道韵的主要来源。

    当然目前后一点原因不需要过多担心,新出现的玉门散发着的道韵不比落月屋差多少,相反玉门散发的大荒气息的命运规则,更适合学子参悟道文用。

    只是前两个原因很麻烦,落月屋的检查有三个步骤,首先是探查学子对道韵的感知程度。

    其次是帮助学子领悟第一个道文,然后凝聚通行玉牌。

    最后一点也是最麻烦的,落月院内保存着落月院所有的资料。

    而相比这点外,更麻烦的就是第二个原因,寻找新的阵法核心,以及去蛮荒世界寻找一位阵法宗师,来修复落月院的阵法。

    落月院的阵法是白鹿书院的祖师在伐天之战从仙道宗门内抢来的,虽然这么多年来,不断改进和强化。

    但其中最核心的阵基还是需要仙道阵法师布置。而如今大荒厌弃仙道修炼法已有两个纪元,阵法师这种东西在大荒早已绝迹。

    大荒内所有宗门修复阵法,基本都是去蛮荒世界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