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圣贤:第五章 彩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果甚至看到这烟雾世界内有宫殿群,有行走的人或动物,还有星辰大海。

    林果张了张嘴,他发觉自己必须要迅速了解这些彩色烟雾代表着什么,然后逆向推测,猜测这落月院内有着什么。

    舅舅,你不是说不到先天不能学习道文吗?为什么

    陆毅的抱怨还没说完,就被陆集直接打断。

    叫我夫子。

    陆毅话被噎着,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继续道。

    夫子,您不是说不到先天不能修炼道文吗?否则会损害神魂,伤了根基。

    陆集没有理会陆毅的阴阳怪气,他挥了挥手,林果不受控制的下了床,椅背上一件长袍同时飘到林果身前。

    那是对你而言。陆集扭头看了眼陆毅,转身出了屋子。这里已经没有需要劳烦他的事情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回去派人搜一下附近的天坑,没准能找到道书呢?

    天坑是中古时期一位农家贤者发明的,天坑是专业名词,人们大多称其垃圾坑。

    天坑七天清理一次,而上次清理应该在初八,今天十二,现在去找还是有可能找到的。

    反正最多花点钱,陆集别的不多,就是钱多,没办法谁让他有个极其溺爱他的姐姐。

    陆集离开后,陆毅瞬间扭头看向林果,把林果吓了一大跳。正以为陆毅要上演全武行时,陆毅却咬了咬牙,跑了。

    你这咬牙切齿的模样,竟然不动手,转身跑了?骚年,我很看不起你啊。

    子牙看着自己师弟仓皇而逃的背影,有些无奈。他其实不是很懂自己这位师弟,明明出生沧州大族,河洛陆家,每月零用钱都有九玉钱。

    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吝啬,每日精打细算,多花一文钱都要心痛的反复念叨。

    这也就罢了,不语只是让她多花了一玉钱,结果就视不语为大敌。偏偏自身又打不过不语,每次都借着老师的威视嚣张,老师一走立刻远去。

    近日他听到不少人编排他们师徒,都是因为陆毅。偏偏陆毅出生摆在那里,他也不好训斥,这三年了来,他感觉自己快要心力憔悴了。

    想到陆毅还要在学院待一甲子,子牙就感到绝望。他真不知道,自己对这位师弟的忍耐能坚持多久。

    子牙想着心里叹息一声,扭头看向林果,想着还是先完成老师任务再说。

    结果却看到林果一身白内衣,有些尴尬的站在床边,手中拿着长袍手足无措的模样。

    子牙顿时有些疑惑道:不语,怎么还不更衣?落月院离博才院可有些距离,若是在晚点,未时都未必能归。

    林果闻言更尴尬了,他也想快点啊。毕竟那道文,听着就感觉很厉害。但是他目前手中这长袍,到底要怎么穿?

    谁来告诉他这长袍里面怎么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做个简简单单,一套就可得长袍不好吗?

    林果给从陆集离开后,就走到椅子上看着他们的春虎使眼色,希望春虎能明白他此刻的窘况,来帮他。

    但显然他和春虎脑回路不在一条线上,春虎看他一直眨眼,顿时拍了拍脑袋。

    哎呦,表哥,我差点忘了,你到现在还没怎么吃饭。

    不过去落月院要紧,我先去给你拿几个鸡酥饼。

    春虎说着跑出了房间,留林果一人石化。

    子牙此时也品出问题了,他试探性问道:不语,你前面和老师说你得了失魂症。可我看你目前的模样,好像没有什么大碍。

    你可别说,你忘了如何更衣?

    还别说,他本来还真想这么说的。可看到子牙眼中浓浓的怀疑后,他默默咽下去这句话,咬咬牙,直接把长袍当短袖穿,套在了身上。

    他害怕自己真那么说了,会给自己带来灾祸。毕竟失魂症忘记了怎么穿衣,却能和他人正常交流,这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不过林果却没想过,把长袍从头套着穿,这种行为更不正常。子牙都看直眼了。

    子牙看着行为怪异的林果,嘴唇抖了抖,强忍着心中疑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