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魔真谛:第148章 退避遇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怕的力量,骇人听闻,丽城内诸多庄园的人,带着不敢相信神色,很难想象,这等威力的对碰,竟然是一个炼气,硬撼筑基所产生的。

    大家的眼眸越瞪越大,很不可思议,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非常不信。

    就连阮三娘本身亦是心头狂颤,第一次见到有炼气敢于这样,直面出手硬撼筑基,太疯狂了。

    她的想法一闪而过,眼见赵无劫居然如此可怕,不失为一个盖世天骄,但是伤弟弟的仇,是不可以不报的!

    魔气化形攻击加大威力,阮三娘大喝一声,双手一挥,道道魔气再次涌向,宛若浪潮一般,化为暴躁的杀伐之力。

    强横的力道未等彻底轰击出去,便是被一道绚丽的剑光撕裂开。

    当她再看被自己困住在一定范围,不能离开的赵无劫,已然飘然离去,身形荡漾,如风似影的离去了!

    阮三娘见此,自然不甘心,让着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少年,安全离开,于是,直接追了出去。

    她的速度很快,筑基境界可不是白说的,一身战力在那里摆着呢,本以为可以相当轻松追上少年。

    可死死追了两个多时辰后!

    阮三娘发现,居然把赵无劫,给追丢了,完全发现不了任何身影,不过几座大山的翻越,人便是消失了,堂堂筑基,没杀了炼气也就罢了,追杀都给追丢了。

    啊!气死我了,阮三娘尖喝。

    她不甘心的在原地站了很久,最后还是怒然的离去。

    阮三娘离去后,之前翻越的几个大山,其中一处山顶,显现出一个少年身影,正是赵无劫。

    他眼神淡淡看着阮三娘远去不见的身影,眼眸闪烁一下,暗道:如今未曾筑基,先放过此女,以后若是真的不知进退,不明是非。

    依旧执着的下杀手,那就不要怪赵无劫,到时候心狠不留情了!

    想到此的赵无劫,转身刚要离去,空中忽然亮起一束刀光,当头罩下,非常突然,令人防不胜防。

    然而,很可惜,刀光虽然不凡,碰到的却是赵无劫。收起白骨剑,弹指击出!

    偷袭而来的刀光,崩裂开!

    赵无劫嘴角掀起一丝冷冽,这等二流刀兵光华,也敢出来卖弄,真是不知死活。

    他食指一弹击碎刀光后,手一翻掌心向上,魔气荡漾而出绚丽夺目,刀芒勃然爆发,宛若劈开万古诸天一般的力量,豁然逆空而起,斩向二流刀光所在。

    一声强烈轰鸣爆发,空中倏地跌下个身影,是个男子,长相猥琐像是贼一般的脸颊,刚刚落地,便是一下翻身爬了起来!

    这人名叫梁牧,乃是之前各国比斗场上,梁欢的弟弟,来此自然是为了赵无劫。

    他靠着一些旁门手段,才锁定赵无劫位置,本想隐藏在空中,袭击一刀,却没想到,自身的二流刀法一出,竟然被人弹指间,击碎!

    随后被赵无劫,挥手一击手刀,便将他硬生生劈了下来!

    梁牧震惊看着赵无劫,心中难以平静,但他并不是昔日的梁欢!

    在其眼中,哥哥梁欢不过就是个废物!

    而梁牧本人,却很不一样,学的东西比较杂!

    首先他曾经得到过大机缘,从一个前辈高人身上,偷到一本名为遮天紫微手的魔道秘法!

    梁牧得到秘法后,心中欢快无比,暗自篡改秘法,再依照自身浅薄的见识,创造出星魔真武功!

    有了此魔功,他才敢有胆子,来此与赵无劫,一比高下的!

    若不是如此,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漏出头,当空偷袭赵无劫。

    事实上,他是一个正在筑基的强者,其方法亦是种罕见的筑基之法。

    梁牧很看重如今的筑基之道,因为其名称便是非同一般,偷天换日筑基法说白了,就是一种偏门的盗基。

    以偷盗别人的秘术为主,达到一定程度后,便会使用特殊手段融合在一起,常人是难以发现其中奥妙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