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宠妃(重生):155.喜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他一把拉了起来:说什么大恩大德,行了,去玩吧。

    也是一去一回这么长时间,一定很累,徐椀连忙告退。

    等她走了,徐凤白才又沉下脸来,他脱下外衫,走了镜子前面拉低了领口,能看见颈子下面有一个红印子,伸手一碰,还有点疼。

    这个混驴!无赖!

    他说什么,要承认什么?

    这种话他怎么说得出口,明知道

    明知道什么都不能说,他竟然以此要挟。

    是,他什么都知道,所以故意以不为难人的口气说,并非故意为难你,你心里承认就好。

    然后说亲一口了事。

    亲一口又算得了什么,可就是不该相信他。

    他说的话都是放屁!

    身体上的燥热令人心烦意乱,他所谓的亲一口,竟是抵了人在树上,扯了衣领吮咬。陈年旧事潮水一样涌入了脑海,重新系上领口,徐凤白走到床边,摘下了自己的佛珠,坐下开始念佛。

    可是念再多,脑海当中也除不去他啃咬自己的感触,手一动,佛珠都摔了床褥上。

    徐椀出了厢房,心情愉快,可没走两步,突然听见高台那边闹哄起来,也不知是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姐儿摔着了!听得她脑子嗡的一声。

    快步走过去,已经围了好几个人。

    冲过去,徐妧一脸菜色,坐在地上正捂着腿哀嚎:我的腿断了 ,我的腿摔断了!

    几个小姐妹都在身边,大夫没来,谁也不敢轻易移动她,徐椀挤进去,看见她这副模样也是恼:先别动,等大夫来给看看。

    徐妧一见到她,眼泪就下来了:阿蛮,我好疼啊!

    疼有什么办法,徐椀蹲了下来:怎么摔的,一条腿都不能动了吗?

    徐妧指着高台懊恼不已,抹了把眼泪,拉了她低头与她哼哼着:徐婳说台上还有戏班散落的鬼脸,不要了的,我们好几个人上去的,不知道谁推了我一把,我就摔下来了

    儿时早已忘记她是怎么摔下来的,现在一听却是心惊。

    都道孩子没有多大恶意,怕是说出去也无人相信,她回头看了眼,果然徐婳怯怯地站在徐婼身边,也在一边张望着。

    才一回头,徐妧自己站了起来:诶?我好像能动诶~

    她自己摸着骨头,晃了晃腿,又高兴起来:阿蛮我能动,我腿没断!

    吓得身边的花桂和徐椀连忙扶住了她,异口同声地:别乱动!

    洪柳才不知道哪去了,这会儿在人群当中挤了出来,吓得一下哭了,徐妧试探着动了动,就是脚踝处疼得厉害,花桂也是长出了口气:能动也得等大夫来了再说,小魔头,你都要吓死我了知道吗?

    徐妧扶着她胳膊,单腿跳:嘿嘿,幸亏有花桂接了我一把,不然真的要摔断腿了。

    花桂转身,低头来背她:以后再淘气,就不能纵容你~

    赶紧背了后院她的闺房去,徐椀直跟了后面。

    后院里,这件事已经惊动了王夫人,平时她吃斋念佛,不大管事。

    徐妧虽然顽劣,但是一到母亲面前,立即乖乖变成了小绵羊,她也不哭了也不闹了,光就坐在床上,乖巧得不像话,就说自己不小心摔的,下次不淘气不上高了云云。

    花桂侧立一边,王夫人的丫鬟**儿和她站在一处。

    王夫人坐了床边,低头细看女儿的腿:整日让你别到处跑,就不听,好好的一个姑娘家要是真摔断腿了,修正不好你以后可怎么办。

    徐妧反过来安慰她了:别担心,娘,我一点都不疼,真的,一丁点都不疼。

    才说完,王夫人一手碰到她脚踝处,疼得她嗷的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