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界主:第5章 奇异莲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竟然是一朵花苞?

    望向远处,江羽不禁失声,那乌云的内部赫然漂浮着一朵充满生机的花苞,准确的说,是一朵莲花的花苞,而攻击元晶的灰色能量,正是由花苞的顶部射出。

    当雾气完全消失,攻击也立刻停止。

    江羽乘着间隙,赶紧检查丹田与元晶的受损情况,片刻,他的脸上竟然露出狂喜。

    自己的丹田虽然看似摇摇欲坠,但实际上并无大碍,反倒是元晶,在花苞的攻击下不但没有丝毫损伤,反而是活生生膨胀了一圈,这表示着它能容纳元力的也成倍提升。

    等级没有提升,实力却提升了一倍!江羽眼神复杂的注视着花苞,感叹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修炼一途,直观来说就是从普通生灵,通过不断突破,从而晋升为更强大生灵的过程。

    以元武阶级为例,修炼者每次提升境界,除了大幅度加强**强度以外,体内的元晶亦会暴涨。

    可像江羽这般,元晶在没有突破等级的情况下发生变化的,在他自己的认知里却从未有过。

    要不然再试试?尝到了甜头,江羽竟然萌发再用元力刺激花苞的想法。

    算了,还是先搞清楚来历再说。

    江羽短暂的沉默,经过思想斗争,最终理智战胜**,他冥冥之中感觉,这花苞里面存在更可怕的东西。

    无心修炼,江羽整整一宿都在警惕着那朵神秘花苞,生怕再出什么异常。

    天空的边缘已经泛起一抹鱼白。

    清晨的雾气很重,湿润的水分在空气中融合形成晶莹剔透的朝露遍布整片后山。

    一滴圆润的水珠顺着树叶滴落在江羽坚毅的脸庞,随后他的睫毛微微颤动,双眼乍然睁开。

    力量提升至七百斤,视觉,听觉,都有细微的变化。

    山崖之巅,江羽的目光如鹰般轻松穿过浓郁的雾气,俯瞰着整座陈家寨。

    在雾气缭绕的承托下,那座圆形的小寨显得尤如世外桃源,恍如仙境。

    也许是触景生情,江羽深吸口气发出悠长叹息。

    他依稀记得自己年幼时,江源最喜欢带自己和妹妹来后山采摘野果。

    玩的累了,就坐在悬崖边巨石上,享受着清爽的凉风,看着同样的寨子,吃着甘甜的野果,听着父亲的故事。

    而现在,后山依旧是那座后山,陈家寨依旧是那座陈家寨,不同的是,当初天真无邪的少年,已然被时间抹去。

    江羽抚摸着眼前的巨石,莫名的哀伤油然而升。

    一觉醒来,自己的父亲突然消失,体内出现怪异花苞,以及如何治理山寨,这一切的种种压力,就像沉重的大山,把自己压的无法喘息。

    最为痛苦的是,自己还必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江羽的自尊不允许别人发现自己脆弱的一面,特别是江玲玲。

    回想起困在元武二阶的那五年,面对周围的冷嘲热讽,江羽也曾暗自悲伤,暗自狂怒,甚至自暴自弃。

    但不管命运如何捉弄江羽,江源总会微笑拍拍自己的肩膀,激励自己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继续前行。

    树叶的摩擦声真实且宁静,惊的江羽从回忆中醒来。

    还是先回去,现在哪有时间悲伤。江羽自嘲,他知道抱怨只会浪费时间。

    江羽前脚刚踏入大门,只见几名壮汉迎面走来,等走近后,其中一豹头环眼的中年汉子粗着嗓子道:首领。

    呃?江羽下意识回答,随即意识到不妥,连忙开口追问:什么事?

    首领我这个这个中年汉子忽然老脸一红,摸着后脑勺作羞涩模样,口中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见状,其余几人纷纷向递上眼色。

    首领,是这样的,那个陈胜是我们狩猎队的队长,现在他身负重伤所以,只凭我们几个元武二阶去猎场,近期的收获可能会降低一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