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界主:第10章 血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但如此,通过江羽观察,他发现白猫皮毛异常坚硬,几次硬穿符咒,都放佛出若无人之境,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留下。

    江羽能发现,斗笠女人自然也能察觉。

    见符咒无效,她立刻从储物戒内取出两把短刃,短刃的造型有点像刺杀的匕首,但比匕首要稍微长一些。

    而短刃的剑身,刻满了密集的符文,每当斗笠女子挥动手臂,那些符文便会亮起异样的光芒。

    短刃出现,白猫好似遇上天敌,只见那无坚不摧的白色毛发,在加持着符文的短刃面前,被生生切割撕裂,一时间白猫就快变成红猫。

    白猫不敢硬敌,只能疯狂逃窜,更要命的是,它竟然把斗笠女子引向江羽所在的方位。

    哼,这白猫好重的心机,看我迟迟不肯出手,便把女符咒师引来。

    江羽眼看白猫极速接近,此时他逃或不逃都没有意义,因为凭女符咒师的实力,如此近的距离应该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果然,一道风刃符纸向江羽斩来,沿途的树木在这道风刃面前如同纸片被纷纷斩断。

    幸亏江羽早有准备,在对方出手的瞬间,只听他轻喝一声直接跳下瀑布,虽然有元力保护,但落地的刹那,江羽双腿仍然袭来一阵发麻。

    这女符咒师不问青红皂白便想至我于死地,那就休怪我不仁义。强忍着麻意,江羽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到妖元晶石碓处,伸手抓向石堆中最大的一枚妖元石。

    便是此时,一道凌厉的寒光从背后破空袭来,江羽下意侧身识闪躲,嗖,只见一把闪烁着符文光泽的短刃几乎贴着自己的鼻尖飞过,江羽甚至能闻到短刃上散发的死亡气息。

    不等江羽做出反应,耳旁便响起娇怒的女声:淫贼,受死!

    只见那斗笠女人放弃追杀白猫,反而盯上江羽,她从瀑布顶端高高跃起,同时轻声喝道:战技,微光。

    一时间,斗笠女人凌空洒下无数把短刃,如疾风骤雨般落下。

    那短刃同时泛起的寒芒足以泽天蔽日,谁也不知到底有多少把短刃,只有江羽能看见,那密集短刃形成的小片黑云,即使是阳光也难以穿透。

    冷意沁透江羽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面对女符咒师那大范围的无差别攻击,他根本无法躲避。

    不!江羽的瞳孔猛烈收缩着,他发出绝望的怒吼,我不能死!

    铺天盖地的短刃附着符文光芒,如一道道圣光接连坠落,江羽脚下的厚重的土地根本无法抵抗短刃之锋,只能任由对方陷入土中。

    我不会死的,我要活着!

    面对死亡,江羽的求生**攀升至极致,当短刃如狂风骤雨般袭来时,他立刻催动体内元力护住身体,不顾一切的往短刃剑阵外跑去。

    面对如此高密度的攻击,想要出去岂能如此简单,江羽在剑雨中寸步难行,身上不断传来肌肉撕裂的剧痛。

    虽然江羽尽力避开了要害,但难免顾此失彼,果然,短短一个吸气,他身上便出现无数道触目惊心血痕。

    为了保全性命,江羽的元力疯狂流失,眼见危难之时,一道淡蓝色的影子突然从左侧的密林内射出挡在江羽面前。

    吼!蓝影传出狂若惊雷的吼声,这震天虎咆带起一阵狂风声浪,如摧枯拉朽般将漫天的剑雨纷纷吹散。

    江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得耳膜惊天虎咆几乎震碎,他连忙捂住耳朵偏头看去,只见身旁的蓝色影子赫然正是白猫,此刻它那弱小的猫身上,正绽放出炫目蓝光。

    那蓝光流转在白猫四周,在空气中凝聚成半透明的巨大猛虎虚影,最奇异的是那猛虎的虚影上,竟然披着一层战甲,霸气十足。

    苍兽血脉?身外化身?女符咒师语气惊讶,她气息有些混乱,那酥胸快速的起伏着。

    显然是为刚才的战技承受极大的负荷,把头转向江羽,女符咒师呼吸急促道:淫贼,你俩果然是一伙的,这白猫三番五次偷袭我,看来是受你指示吧!

    江羽死里逃生正怒火中烧,一旦想到自己又不是存心想偷窥于她,反遭对方痛下杀手,甚至不惜耗费大量元力使用战技,若不是白猫悍不畏死冲入剑阵救了自己,那么自己早该是刀下亡魂了。

    是我指使又如何?忍着皮开肉绽的剧痛,江羽紧咬的牙根发出咯咯异响。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淫贼,就像谁稀罕看你一眼似的。

    说不定,那面纱下是一张令人作呕的脸,怕吓死人才故意遮起来的吧?

    江羽恨声道:看母猪都比看你过瘾!

    幻化成猛虎的白猫似乎也同意江羽的看法,跟着低吼两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