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罗界主:第11章 异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血滴离体,白猫的眼神也黯淡了几分,那血滴径直飞向江羽,而后滴落在他手臂上,便立刻消失不见。

    吸收了白猫的精血,江羽的身体突然毫无意识的一阵抽搐。

    紧接着,江羽的丹田位置猛地爆出排斥力,而后那白猫的精血被硬生生逼了出来。

    半空中,漂浮着两滴精血,一滴是白猫的,而另一滴则属于江羽。

    这两滴血液以极快的速度奔向白猫,在它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两滴精血便同时进入它的体内。

    仪式完成,古老意志也随之消散,只剩下白猫呆呆愣在原地,它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当它反应过来后,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便不绝于耳。

    江羽极速穿行于树干中,他的一次跳跃,肩头的包裹便会发出清脆的妖元晶的碰撞声,而体外,那些被短刃切割的伤痕,也会随之渗出血液。

    即便如此,江羽也丝毫不敢放慢速度,他明白自己的伤势不足以致命,只要花费点时间,利用元力就会恢复,但万一被女符咒师追上,那能不能活着便是未知数了。

    懂符咒,会战技,这斗笠女子到底什么来头?

    应该不会是附近的居民,莫非离火城两大家族来的?

    江羽绞尽脑汁的思考着对方的来历,可能是因为对方知道自己的模样,这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后怕。

    该死,早知道让白猫把她的斗笠摘下来。

    江羽越想心越慌,就这样多了一个躲在暗处的元武级高手,还是能随意虐杀自己的那种,任谁都不会安心。

    江羽从枝干上落地,他只用了约半柱香时间,便以回到击杀荆棘铁獠的空地。

    不远处,只见那荆棘铁獠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洒落于周围的血迹也早已凝固。

    江羽转头望了眼自己来时的方向,又把包裹轻放在地面,神情陷入纠结。

    想必那白猫与符咒师还在拼杀,凭我体内剩下的元力可以撑到密林出口

    江羽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他口中发出低声沉吟,犹豫不决自语道:我若背信弃义带着妖元晶逃走,如何对得起白猫救命之恩。

    不过的确是白猫陷我于为难之中。

    ,还是先把伤势稳住。

    江羽摇摇脑,旋即盘腿而坐,在元力的作用下他的脸上也稍微有点血色。

    江羽的伤势并不算严重,大多只是皮外伤,只要止住血,伤口便会慢慢愈合。

    不对,元力流逝怎会如此快速。突然,江羽感觉自己的元力有些怪异,立刻把意识沉入丹田。

    这这是什么?

    内视丹田,只见那属于江羽的元晶上,正盘踞着四五条蚯蚓状的黑色虫子。

    这些虫子全身光滑,无足,分不清头和脚,它们如蟒蛇般缠绕着元晶,每当有元力从元晶中转化产出,它们便会疯狂的蠕动身体,将其吞噬殆尽。

    这些东西在偷取我的元力!是女符咒搞的鬼?

    江羽略微提升元力输出,那些黑色虫子便会从中偷取部分能量,它们身体也逐渐变大。

    难不成会爆炸?

    江羽皱眉,那些黑虫吸收元力后会如气球般迅速膨胀,吓得他惶恐的切段与元力的联系,而后倒吸口凉气,怒道:这女符咒师竟然如此歹毒,若非我心细,等这黑虫爆炸,岂能还有活路?元力在丹田爆炸,等于宣判死刑。

    若不能及时止血,凭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少了元力温养,伤口再度往外冒出血液,江羽用力握紧拳头,锐利的指甲几乎陷进掌心,他原本稍显红润的脸庞却再度浮现苍白。

    混蛋,为什么我这么弱小

    无力感如浪潮般阵阵袭来,用不了多久江羽便会因失血过多而晕厥。

    若是我再强一些,也不会被白猫左右了命运,更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