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六章 清莲之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的烧热好像又上来了,真得不要紧么?男子关心道。

    卫松雪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咱们走吧!

    黑衣男子见最后一次阻挠也以失败告终,连连慨叹,没想到在这世上竟然还有为了一把琴而如此奋不顾身的人。

    卫松雪双眼不能视物,在黑衣男子木枝的引领下,缓缓穿行在林间小径。

    地面积雪未化,两人踩在满是落叶和碎草的雪地上,发出阵阵的窸窣声响。各式各样的林间鸟兽在枝叶缝隙间来回展翅,仿佛并不太再意这片宁静,闲暇时候,偶尔会停下来躲在一旁的枝头上,茫然打量着下方的不速之客。

    步行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琴声越来越清晰,卫松雪听出声音的源头就在这附近,便停止前行。黑衣男子摘下松雪头上的绸带,告诉他目的地已经到了。

    卫松雪感叹从听见琴音到寻到琴音的源头,两人居然足足走了七八里的路程。绿绮琴被成为琴中之首,是因为它琴声的质感非常,穿透力极强。平日里她在卫府亭院中弹奏时,往往周围数条街道的人都能清楚听到。她久居深闺,自然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如今头一次以旁听者的角度听别人弹琴,这才深深感受到绿绮神奇的地方。

    她睁开眼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一片开阔的空地。一座复式的高脚竹楼耸立在眼前。她虽然不太懂建筑格局方面的知识,但也一眼能够看出这座竹楼的用料和布局十分的精致讲究。竹面上有种青铜光泽,不像是天然而成,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朦胧飘渺的视觉气象。

    在竹楼边上,一条横穿瀑布簌簌落下,溅起片片雾花。整座竹楼湮没在水雾之中,远远看去,好似已与周围的景致融为一体。

    这样的庞然大物,如果不是注意到窗户里面透出的阵阵琴声,一般人就算是站在它的面前,也不一定能够立刻感受到它的存在。卫松雪看到它的第一直觉便是这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

    午后的冬季,比起正午而言,收敛一分寒肃,多了几分寂寥。

    在安陵郊外的一处草屋里,卫松雪缓缓睁开了双眼。经过昨夜的那番折腾,此时已经是浑身无力,根本无法站起来。

    她没办法,只好靠在身旁的一棵柱子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虽然高烧还没有完全褪去,但比起昨夜,神智已经清醒了几分。她看了看草屋外面的那片莲花池,当即认出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安陵南部的清莲池附近。

    每到夏季的时候,她都会和自己的哥哥来到这个地方游玩。那时的清莲池正值莲花生长最为灿烂的时节,他们两个驾着一叶扁舟,纵情恣意的在莲池里摘莲蓬,从日出戏耍到日落,好不快意。

    一想到那时的欢乐情形,再看看眼前满目的萧瑟,卫松雪不由得黯然神伤,感叹物是人非,脑海里全是卫松疾的身影

    虽然在外人看来,安陵县的县令卫松疾是一个才能卓绝,不为世事所动的能臣干吏。但只有她最清楚,在兄长那冷静睿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想要燃尽世间污秽的心。

    那种心情在漫长的平静中会不知不觉中转化为压力,迫使他无法敞开自己的心扉,摆脱过往所牵绊,演变成一种可怕的冲动和激进。当初来到安陵的时候,卫松雪原本以为在这世外之地生活久了,便能使一个人静下心来面对这个世界,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她抱紧双膝,一想到认识的那个兄长正一点点离自己远去,眼眶里的泪水便不听使唤地打转。

    清莲池里,晕色渐渐被雾气所代替,冬季的萧条并没有完全波及到这里,莲池如同平躺在巨人怀抱里的婴儿,拒绝这外来力量的侵袭。冬日的莲花虽然比不上夏日那般娇艳,但依旧保留着属于莲花特有的清韵。

    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卫松雪直到现在才想起了自己处境。

    她深吸了口气,莲花的香气让她恢复了几分精神。她用衣袖擦干眼角泪痣,又摸了摸额头,那里仍然留有微微发热,但已然没有了灼热痛苦的感觉。

    见到这种状况,她不由地心中纳闷,就算感冒烧,也未免好得太快了吧。她下意思地用手在四周探了探,发现绿绮琴居然消失不见了,一时间急得六神无主。

    对于热衷于音律的卫松雪而言,绿绮几乎就是她的生命。即便在雪中昏倒的最后一刻,她都依然紧紧抓着绿绮不放。她简直不敢相信没有绿绮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一想到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和物离自己而去。她不禁眼神中透出死灰色,整个人彻底陷入到绝望无助之中。

    绿绮不见啦呜呜卫松雪再次遭受委屈,好不容易拭干的泪水又重新凝结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咬紧牙关四处寻找,心中坚信绿绮只是掉落在了什么地方。慌乱之际,她一个不留神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卫松雪急忙说了一声对不起,抬起头一看,面前站着一名身穿黑衣,留着短胡的青年人,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姑娘大病未愈,不宜多动,还是好好修养身体为先。黑衣青年将一节竹筒递到卫松雪面前,道:这是我刚刚打来的泉水,姑娘可以放心饮用。

    卫松雪发了一夜的烧,身体有些脱水,这水来得正是时候。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什么都没想,接过竹筒,说了声谢谢,当场一饮而尽。

    饮完之后,卫松雪觉得全身好像被注入了一股力量,整个人精神换发,将竹筒交还给男子,又朝着他鞠了一躬,再次说了声谢谢你!

    黑衣男子看着空荡荡的竹筒,有些意外道:姑娘你也不问我到底是何来历,什么也不管就把水喝了。万一要是我是恶人该怎么办?这水里面有毒又该怎么办?

    卫松雪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失声啊地喊了一声。

    黑衣男子好笑道:放心吧,我不是什么坏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花费这些功夫来救你。

    卫松雪一听,信以为真道:原来是公子救了松雪,松雪在这里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黑衣男子心中哑然,眼前这个少女真得是那个卫松疾那个家伙的妹妹么,对人竟然没有半点防备之心,就这么轻易相信了自己。虽然自己救她不假,但两人毕竟身处不同阵营,终究会有敌对的那么一天,这样的真诚相待对她而言百害无一利,对自己也是同样不是什么好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