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三十九章 屈衡之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屈衡摇头道:我昨夜想了许久,此女虽然才学渊博,但要破解持国之力之谜,只怕力有不及。经过前番的交手,我发现卫松疾此人的确是个不能小觑的对手,大司命之死让我更加坚信这一点。我在想,既然他也同样在寻找持国之力,倒不如借他之力量达成目的。更何况,老昭现在的情况我也很担心。

    公申征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你早早命我将苏姑娘交还老昭的信息通给卫松疾,没想到竟有这样的打算。那大司命和少司命的仇咱们就不报了么?

    屈衡道:这个我自有分寸,不过所有的一切都须以咱们此行的计划为前提。他们二人不会就此白白牺牲,等事成之后,如何处置卫松疾,老夫有的是手段!话语刚毕,右掌便落在桌案之上,原本覆在上面的书籍纸帛应声碎成齑粉,九鼎神功所及之处,无一不受掌劲催发,开始显现不支之态。

    公申征看在一旁,丝毫不怀疑眼前之人有格杀安陵县内任何一名高手的实力,只是相较于以前的雷厉风行,如今的东皇太一行事作风日渐保守了,否则以九歌的实力,又岂会将一个卫松疾放在眼里。至于谢明月和车卿之之流,更加只是前者的配村而已。而制约这所有一切的关键人物,正是意外被擒的昭伯。

    若有必要,我可以毒杀全城之人,‘九月流火’已经配置出来,随时都能派上用场。公申征眼中透出森森冷光。

    屈衡眉头一皱,沉声道:万万不可,此举与我们的理想想悖,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不得对无辜百姓下手。

    屈衡一人在自己临时的书房来回踱步。他的心绪有些躁动不宁,目光不时在窗外游动。平日在这个时刻,大司命和少司命总会准时地送来情报,但是距约定时辰已过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竟无半丝动静。

    难道突生什么变故?屈衡心中隐隐觉得不妙,虽然他对二人实力有着绝对的把握,但卫松疾也决非是池中之物,出现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也不无可能。

    踌躇之际,公申征扣门而入,首先映入屈衡眼帘的是竟是前者怀中端捧的一柄赤色短剑。

    这是红莲怎会如此?屈衡大惊失色,后退数步,身体摇摇欲坠。

    公申征哀叹一口气,轻声道:我赶至卫府时,凌先生已命丧卫松疾之手,我能取回的也只有他的随身配剑。

    屈衡接过红莲,浮想往事云烟,老泪不禁顺着脸颊滑落剑刃,模样悲凄之极。

    好友,是我害了你啊!三年前你便该金盆洗手,退隐江湖。若非我当时执意请求你加入九歌,你也不会虚耗光阴,如此枉死。

    泪雨之际,两年前与凌绝闲分别一幕宛若昨日光景再现眼前,屈衡仍清楚记得好友临别之言。

    那时的他们已经获悉安陵蕴藏持国之力的事情,为了洞悉安陵县内的各种风吹草动,防止他人捷足先得,屈衡委托裴闲池暗中取代老鲁,潜伏在卫松疾的身边,留意卫松疾和安陵的一切动静。

    吾收银买命,杀戮一生,剑下亡魂不计其数,却不曾想过为谁而活。如此罪孽,本该早下无间地狱,却有幸能让我凌绝闲遇上好友你。吾一生已无他求,只希望自己凭着残余的光景能帮助你完成毕生所追求之理想,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屈衡将红莲小心翼翼用锦匣装饰好收起,拭干眼角泪水,原本躁动悲痛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少司命至今未能与我取得联系,只怕已经凶多吉少。屈衡拳头重重击打在桌岸上,气恼道,我对卫松疾此人再也不会有任何保留余地。

    公申征心中十分清楚屈衡的性情,他的话也决非一时气愤之语,当年以文武全才纵横天下的田衡至今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只怕除了昭伯以外再无第二人知晓。

    苏镜那边可有进展?屈衡突然问道。

    公申征沉吟道:今夜之期已到,想必一切已定论。

    两人人彼此面面相觑,相继出了房门。

    苏镜端坐在自己的临时书房之中,桌上摆放着一张醒目的羊皮画卷,正是牵动九歌神经的宝藏图。她神情镇定,举止优雅自若,仿佛一切已了然在胸。

    屈衡进屋后的第一时间,便从苏镜的神态上隐隐觉察到了几分异样。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坦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会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只怕谁也难以预料。

    老夫见姑娘安之若素之态,莫不是画卷中的秘密已被解出?屈衡试探性问道。

    苏吟摇了摇头,叹道:真抱歉了,毫无进展。

    清描淡写的短短一句话,看似随意自然,却如同火花一般,引燃了屈衡内心冲动炙热的火焰。

    亳无进展?屈衡暗中双拳紧握,眉头凝重,但碍于自己先前的种种示好举动,也只能强压怒火,隐和不发。再看公申征,也是面色难堪,苏镜这一出乎意料举动无疑打乱了他们的脚步和计划,两人彼此相视,沉默不语。

    苏镜讶异道:两位前辈一点都不生气么?毕竟是镜儿违背了自己事先的承诺。

    屈衡强挤出笑容道:苏姑娘想必有自己的苦衷,无需太过勉强。

    苏镜起身,盈盈一礼道:并非是苏镜有意怠慢,只是这幅画卷本身的真伪尚值得考究,只怕到头来白忙了一场。

    屈衡心中一凛,问道:此话何解?

    苏镜将画卷铺展开来,平摊在桌面上,食指蘸取少许墨汁,均匀涂抹在其中几个文字之上,原本的黑色字体瞬间被遮掩住,与新鲜的墨汁融合成一体,不分彼此。

    屈前辈说过此画卷出自五百年前战国时代,倘若此话属实,那么两种墨汁是不可能相融的,毕竟之间隔了五百年,时代不同,墨汁的研磨的材质和构成也有极大差异。我仔细研究过文中内容,通篇语言模棱两可,前后内容反差极大,意在误导阅卷之人。依我之所见,此物乃赝品。不知前辈是从何处得到此图的?

    屈衡当然不会告诉苏镜这是他趁卫松雪昏迷之际偷偷从绿绮琴里面取出来的。他一手扯过皮卷,目光一扫,神情紧绷得如同胶脂一般。怎会如此,这不太可能吧?姑娘不会是在戏弄老夫吧。屈衡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