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三十二章 白鸽夜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衣女子眉头一皱,秀目中透出担忧之色,弯下纤腰,用手中剑鞘在熟练地在地上比划。

    谢明月看了看地上留下的字句,不禁笑道:你问我因何受伤。

唉,说来惭愧,只怪自己学艺不精,若能有阿离你一成的武功修为,我也不至于如此。

他说了几句,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白衣女子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瓷药**递到谢明月手中。

谢明月打量了下药**,神情激动道:居然是洛神宫的特制灵药‘紫晶露’,阿离你对我真好,这药太珍贵了,我得好好收藏起来。

他小心翼翼将玉**收好,然后冲着面前之人微微一笑。

    白衣女子一怔,扭过头去,又持剑在地上飞快书写了起来。

    谢明月目光跟着她剑下的字迹游动,边看边道:阿离你问我是否找到了那两个人,呵呵,托你的福,我终于找到他们兄妹二人。

不过他们眼下遇到了些麻烦,我连用两道飞鸽传书将你召来,也正是因为此事。

    白衣女子沉静不言。

    谢明月从怀里取出一幅画卷,缓缓展开,画帛上清晰描绘着一个人的五官,在夕阳余辉的映照下显得是那样熟悉与醒目。

    阿离,这次需得看你的剑法了,尽可能不动声色除掉此人。

我与他交过手,他武功不在我之下,你需小心。

谢明月将画像交予白衣女子,笑道,老规矩,事成之后我请你喝酒。

    白衣女子目光凝聚在画像上,面纱之下露出轻蔑的笑意。

她忽地右手一扬,鞘中剑光顿时如雷电般四射,画卷转瞬间散成万千齑粉,飘散在空中。

    谢明月看得目瞪口呆,冷汗直流,待他缓过神后,白衣女子已经不见踪影,地面上多出一排诗句悔兮恨兮,伊人相惜。

但为君故,留杀至今。

    谢明月叹了口气,目光散乱地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阿离你为我留杀至今,我又何尝不是为了你等待至今。

伊人无悔,君子亦无悔矣!。

    谢明月整夜未眠,脑中反复思索着九歌一事,越想越觉得不妙,等到次日天一亮,便急忙奔至城郊森林,放飞了自己早已准备的第二只白鸽。

做完这一切,谢明月原地拣了一棵树,跃至树杈上打起了盹。

    这一觉一直持续到傍晚都不曾有中断的迹象。

微风拂面,夕阳淡淡的光辉从西边穿过枝叶的缝隙,映照在脸上,生出微微的骚痒。

谢明月用手挠了脸,无力地睁开双眼,恍惚间看见对面的树梢上竟屹立着一个白色身影,待双眼的朦胧感过去后,这才看清楚眼前出现的是一名持剑而立的白衣女子。

    阿离,你终于肯来啦,唉,害我在这里辛辛苦苦等了你大半天的时间!谢明月虽然话语中尽是牢骚,但神色却是喜悦异常,急忙点足跃至白衣女子跟前,含情脉脉地仔细从上往下打量她了一番,目光之中尽是关怀之色    阿离,你又瘦了许多。

唉,练剑固然要紧,可身体也要同样重要啊!谢明月怜惜地上前准备握住她的纤手,却被其敏感地甩开。

    白衣女子薄如蝉翼的面纱之下,隐隐透出不悦之色,**的素足轻轻点动枝头,身体便宛如一朵云彩一般,缓缓飘落到人间。

    哎呀呀,还是如此冷漠。

谢明月用手捂着头,连连叹气,也跟着飘下树去。

他伤势未愈,刚一落地,五脏受震,生生咳出一口鲜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