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三十一章 九歌往事(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昭伯不叹了口气,继续道:田衡在狱中呆了一年,便被贬到司马府中充作奴仆。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注定,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两人相遇了。当时司马昭废杀害魏主曹麾,正饱受多方谪难。他迫切需要拉扰各方的名流,可惜他行事不得其法,结果不仅没有说服这些人,反而造就了一场场人间悲剧。

    卫松疾听到此处,心中悲愤交加,双手不禁握成拳状。当年自己的父亲嵇康便是因为不原意顺从在司马昭的淫威之下而惨遭杀害,刑场上那曲经久不散的《广陵散》也成为他一生之中挥之不去的痛苦回忆。

    司马昭郁郁寡欢,独自一人对月酌饮,身边却无人相陪,顿生落寞之感。田衡这时在一旁侍酒,看到主人凄凉的模样,也不禁心生怜悯,壮着胆子试着与这位手中掌握天下大权之人交流攀谈。

    田衡有惊世之才,却苦于无人赏识,此刻倒也无所畏惧,将天下大势滔滔不绝地讲述出来。司马昭本就心中郁结难抒,听到此番言论后,顿生知己之感。

    司马昭尊他为先生,向他请教了许多事情,田衡一一准确作答,深得司马昭之心。二人也就从这天起成为了莫逆之交,平日暗地里无话不谈,各抒己见,毫无主仆尊卑之分。两人在所有问题上都达成一致,唯有在一件事情上产生了分歧,那就是司马昭是否应该称帝。

    田衡一直渴望辅佐一位英明的君王治理天下,而司马昭一直是他全部的希望所在,所以就力挺他改朝换代,自立为帝,却不曾想到这一提议遭到司马昭的严厉拒绝。

    司马昭心觉有愧于那些因他而死的人,有愧于父亲临终前留下的‘子可自保,但不可篡魏’的遗言,迟迟不愿称帝。田衡倍受打击,心灰意冷,对司马昭已完全失望,留下一封告别书便不知去向。

    晚年的司马昭恶疾缠身,体会到了人生百态。他对权力的**边早已不复存在,对尘世间的名利争夺看待越来越淡薄,他唯一在乎的东西也就只剩田衡这位他所最珍惜的好友了。百般权衡之下,他也生出了退隐念头,但迫于时势和家族利益需要,他不得不与自己的儿子司马炎合力导演了一出好戏。

    从那天起,便从宫中传出司马昭暴毙的消息。此讯一出,百姓胪欢,而真正的司马昭也化身为了布衣平民,混迹在红尘之中,四处打听田衡的形踪。

    整整花了三年的时间,经过多方打听,司马昭才终于在吴国的一个村庄找到了田衡。此时的田衡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乡野村民,过着饥寒交迫却又自由自在的闲散生活。两人久别重逢,喜极而泣,当晚便抵足而眠,叙话直到深夜。从此这世上便再无田衡与司马昭这两人名字,两位老者彼此搀扶,朝夕相伴,耕辍于垄亩,准备就此默默渡过后半生。

    这所有的一切本该就此落幕的,直到数年后一个名为莫缇赢的年轻男子出现,将这一表面的平淡瞬间摧毁。

    莫缇赢是田衡流落东吴时所收的一位学生,平时极少联系,几乎将忘却此人存在。莫缇赢突然登门拜访,交给了田衡一卷源自数百年前的竹简,竹简上有关于持国之力的简略记载。

    卫松疾听他提及持国之力,不禁来了兴趣,问道:那么书中有言明持国之力具体指何物么?

    昭伯摇了摇头,轻呷了小口酒,缓缓道:书简中并未直接言明,只留下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得九歌者可得天下’。莫缇赢希望田衡能够帮他寻找到这笔账富,而田衡也亳不犹豫的答应了。从那一刻起,司马昭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田衡始终都不曾放弃他的理想,甚至屡次的失败,已经让他所执著的理想发生了扭曲。莫缇赢的出现好比是黑夜中的一团火,点燃了田衡那早已沸腾的身躯,点燃了他新的希望,点燃了他渐渐暴露出来的野心。

    莫缇赢?卫松疾心中反复默念着这三个字,隐隐感到此人或许就是这一切事件的直接导火线。

    屈衡将故事讲到这里,神情也从往昔的回忆之色中渐渐恢复正常,转而开始着重于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田衡已不再对任何人抱有希望,他决定用自己的力量来创建一个理想的国度。为了这一目的,他渐渐变得和司马昭当年一样沿酷,无情,不择手段昭伯话及此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卫松疾并未注意到他这一变化,而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田衡有实现这样一个理想的资本么?难道他不是一无所有?

    昭伯摇头笑道:田衡在仕途之上虽不得志,但是他门生遍布天下,本人又习有‘九鼎神功’,在武林之中有极高威信,北方武林甚至一度奉其为共主。莫缇赢也正是看中他这一点的影响力,才选择与他合作。

    司马昭心知好友决心已出,已无人可以阻拦,但他又担心好友的安危,害怕其为莫缇赢所利用,也主动提议加入到这一行动。于是以他们三人为基核,取屈原笔下《九歌》一书的书名,成立了最初的‘九歌’。

    田衡为了纪念他最为崇拜的屈原,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屈衡,同时‘九歌’中人也以《九歌》中的出现的九个天神之名为代号,如屈衡是‘东皇太一’,水濯是‘湘夫人’,莫缇赢是‘山鬼’随着公申征最后一个加入,‘九歌’最终的形态也正式确立。这九人之中除了司马昭外,其它八人都是当世顶尖的高手,或出自名门,或出自绿林,与屈衡多少相识,并且曾经受到过他的恩惠,皆愿意死心踏地追随于他。

    卫松疾问道:那么如前辈所言,此次来出现在安陵的便是这九人喽!我曾经算过,除了你,屈衡,水濯,荆歌,公申征,和身份不明的大司命与少司命这七人外,应该还有两人至今都未露面,这又是为何?

    昭伯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的观察很仔细,此次行动‘九歌’的确如你所说共有七人出动,莫缇赢与‘东君’二人并未出现安陵。前者在两年前意外暴毙,后者则是至今下落不明。

    卫松疾恍然地点了点头,昭伯的一席话已将他心中的疑点解决了七八分,剩下的问题只需自己稍做推敲,便能得出结论。

    前辈能够毫无避讳地对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说讲出这些事情,晚辈感激在心,只不过,有些事情终究还须做出个了断才可。卫松疾眼神突然一凛,猛得掀翻桌子,残颜玉指瞬间抵到昭伯喉头,只须轻轻用力,便能拧断他的脖子。

    昭伯毫无躲闪之意,指劲袭来之时仍就一副安之若素的表情,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切。

    你能强压心中杀意,等我将故事讲完后才发作,也算是为老夫留下最后一丝尊严了。昭伯面对死亡,脸上笑容反倒显得更加坦然,老夫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动手吧,为你死去的亲人复仇!言语中,竟是抱着必死的信念。

    卫松疾右指深深陷入皮肤中,眼里压抑已久的愤怒目光如同火舌般喷涌而出。许久已来,他都梦想着有这么一天,可以手刃仇人,但可恨司马昭早早暴毙,一直未能如愿。如今知道一切只是一场骗局,真正的司马昭尚在人世,并且就站在自己眼前时,卫松疾此刻的心情却变得万分复杂,愤怒的目光背后竟是隐隐闪现着迟疑与迷惑。

    这个人当真是自己做梦都想要千刀万剐的司马昭么?为什么和自己想象中有如此大的落差。

    卫松疾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位老人,过往时叱咤朝堂,呵令百官的自信和威严早已荡然无存,无情的岁月已洗去了那仅剩的激情与梦想,留下的只有沧桑岁月刻下的道道皱纹。杀死这样的一个人在街头随处可见的老头真得有什么意义么?

    卫松疾缓缓松开右手,玉指上附着的寒冰之气渐渐消散。

    我的仇人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司马昭,而你不是。卫松疾缓缓背过身去,垂手兀自叹息。

    唉,你为什么不杀我,你过去不是一个杀手吗?死在你手下的亡魂不计其数,又何必多我这一个?昭伯凝视着江面,神情绝望。

    就在卫松疾失神之际,耳边突然传来扑嗵的落水声,回头望去,只见湖面泛起一层层激烈的涟漪,而船上已不见昭伯的身影。

    那老头儿投湖自尽啦!老鲁用手指着湖面,惊魂不定失声大叫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