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三十四章 暴乱野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松雪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方才的怨愤之气也渐渐消散,她本就不是个容易动怒的女孩,此刻反倒关心起对方的安危。

    这个人神志似乎不太清楚,也许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变得如此喜怒无常吧。卫松雪心中忖道。她见嘲风像根木头似得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不由觉得没劲,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那里来回用手拔动水草。

    正当她失落之极,嘲风忽地扭过头,向她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莫缇赢的人。

    卫松雪脑中搜索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认识的人很少很少,没有办法帮你,对不起啦。

    嘲风沮丧地叹了口气: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下落,难道他真的死了,不会的,不会的,他不可能死的嘲风双手抱头,神情痛苦地在那里自言自语。

    这时从草丛中传来一阵步履与桔杆磨擦的声音,公孙战手持军神气势凛然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卫松雪打量眼前之人,顿时喜道:公孙叔叔!这几日,她频繁出没于车卿之和谢明月等人之间,为其疗伤包扎,也算是与众人相识一场。她感激公孙战当日在风陵湖率领部下奋不顾身救自己兄妹二人,因此亲切称呼公孙战为叔叔。

    公孙战笑道:松雪丫头,你让我找的好苦。你的哥哥担心你的安危,特拜托我们众人寻你回去。

    卫松雪听到这里,表情变得黯淡起来,低头沉默不语。就在公孙战纳闷之际,突然嘲风一跃而起,如疾风般闪至他的跟前,神色迫切地询问:请问,你见过一个叫莫缇赢的人么?

    公孙战并没有急于回答,只是好奇地打量眼前之人,目光落在了腰间玉石之上,上面清晰地镂空了东君两字。

    原来你是‘九歌’中人。他参于风陵湖一战,亲眼目睹过九歌之人腰间都佩有这样形状的玉石。

    嘲风显得有些烦躁不安,恼怒道:我不管什么‘八哥’,还是‘九哥’,你快告诉我莫缇赢究竟在哪里?

    公孙战心中被这股气势震得微微有点失神,他冷哼一声,随口说了句:他已经死了。

    嘲风闻言惊得后退数步,目眦欲裂地拼命摇头道:他死了?不,不会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不可能有人能杀得了他。他情绪激动异常,猛得抬头瞪了公孙战一眼,袖中突然脱出一把散发寒气的软剑,瞬间万影闪动,草木破碎,无数剑气电光般切向公孙战。只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道血色划过天空,公孙战的左臂被整条切下。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卫松雪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惨剧便在瞬间发生。

    公孙战咬紧牙关,怒视眼前之敌,冷汗直流:贼人,好快的剑法。

    嘲风冷冷道:你什么都可以说,唯独不能说他死了。你说一句,便卸掉你一只手臂。

    公孙战右手握紧军神,强忍身体剧烈疼痛,从牙齿缝中硬生生吐出三个字:他死了话刚出,公孙战猛得瞬间聚力,饱提内元,使出军神绝技沙场斩将式,刀锋脱出,所有力道集于一点,目标却是在于对方头颅。

    嘲风冷笑一声,手中软剑练条一般舞动,寒气四散,刀剑相交,各种气力交汇碰撞。公孙战惊于对方剑气来势,顿觉压力,一时身体不支,寒气侵入全身,只听见肌肉的撕扯声,持刀一臂顿时不翼而飞,空中再次出现醒目殷红。

    嘲风收剑道:双臂已失,再无提刀之力,你走吧,我不杀废物。

    公孙战受此大辱,不逊于战场上被人生擒。他心中疼痛与怒火难当,宁愿死在对方手上,也不肯这般苟且偷生。

    嘲风转身欲走,忽得听见耳边传来虚弱的声音:你说的莫缇赢,他死了哈哈死了!他捂着双耳回过头来,却见公孙战正一脸嘲讽地对着自己微笑。那种神情,那种笑容,竟是那般从容与诡异

    嘲风眉头皱起,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袖中剑倏时滑出,扭曲成圈状套在公孙战脖颈,只听觅咔嚓一声,一道血柱喷涌而出,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浓浓的腥味。

    几滴鲜血飞溅在卫松雪那洁净的裙裾上,迅速扩散开来。一道红色的细流渗入土壤中,正在缓缓浸湿她脚下雪白的丝履。卫松雪目光呆滞地看着滚落在一旁的公孙战的头颅,眼前一黑,身子软倒在地上。

    深夜的尚香谷场,大多数人已经就寝。谢明月与左思,江渚清二人围在一张床前,等待着陆机的苏醒,可是眼前的老人仿佛是有意与众人开玩笑似的,依就在昏迷沉睡中。

    怎会如此?郭象神情疑惑道,明明祛除体毒,即便炅昏迷,也该醒一醒了。他用手探听了下陆机的脉搏,却依就是一脸的茫然。

    谢明月沉冥一阵,对众人道:天色已晚,大家旱些休息去吧,这里便交予我和郜前辈了。

    左思和江渚清二人点了点头,先后出了营帐。

    谢明月观察了下陆机的脸色,轻声道:郭前辈,在昏迷这段时间是否有人接触陆先生?

    我寸步都不曾离开过这间营帐,休息期间也命令卫门严禁外人进入,陆机伤情不明,若有人接触,我定会加以制止的。

    若非是此人所为,那又会是谁呢?真令人费解。谢明月目光深邃,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于是对郭象道:可否解下陆先生的衣物,让晚辈检查他的身体。

    郭象惊道:难道你认他的身体被人动了手脚。

    谢明月抿嘴一笑:查验便知。

    傍晚时分,东风也显得柔和起来。卫松雪背着失而复得的绿绮,沿着风陵湖的岸堤独自散步。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一个人来到这里面对广阔的江面,用十指弹奏出的美妙琴声来抚平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她一想到自己哥哥以前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心中便忐忑不安。她信奉天理伦回,生怕有一天有人会从她身边夺走这个一生中最珍爱的亲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