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七十四章 洛神驰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放心把,离散师姐应该不会走远的,毕竟是谢大人临走前的托付,相信师姐一定还是会回来的。其中一名叫商阳的年轻洛神弟子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荆歌,道:不过你真得是我们洛神宫的弟子么,要知道在洛神宫还没人敢让师姐如此失态。

    另一名年长的洛神宫弟子道:不,他的确是洛神宫弟子,而且还是上一届的剑圣,那时你们还没入宫,当然不认得大名鼎鼎的缇音剑主。我还记得四年前

    闲话休提,以正事为紧。荆歌一边清理身上残留的羽毛,一边环视在场众人道:不管你们因何原因来到这里,东吴鹰团的大部队不久之后就赶到这里,我希望你们能够提前做好迎战准备。

    朱汉清点了下在场的人数,道:我们这里的差役,加上绡巾卫和洛神宫弟子,现在差不多有三百人,人数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是啊,况且咱们这里还有两名洛神宫剑圣压阵,有什么好怕的。一名洛神宫弟子生平头一次见到两名剑圣出现在同一场合,显得有些莫名兴奋。

    看着众人信心满满,无所畏惧的样子,荆歌心中更添一丝忧虑,如果这回要面对的是那三个人领导的鹰团主力,只怕也难以占到多大的便宜。

    想到这里,他对戴潘道:戴将军,您是领兵排阵的行家,这种情形下由你来指挥大家抵抗敌军来袭最合适不过了。眼下我有些事情需要向那两名暗阁杀手求证,后续的布防工作就有劳诸位了。说罢,他便心事重重地往马房的方向走去。

    屈子庙内的地下通道内,当谢明月和左思二人找到卫松疾的时候,眼前之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雕像。看到救兵到来,卫松疾紧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谢明月急忙上前,正准备为他解开穴道,却被卫松疾喝止。

    谢兄,你先到我身后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

    谢明月疑惑不解地绕到他身后,当看到眼前一幕时,他和左思同时呆住了。借着微弱的火光,他们正见证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情景。

    卫松疾从现场凝滞的气氛中感受到了身后的异状,问道:果真有蹊跷么?

    谢明月用平静的语气道:卫兄,你身后有一个稻草扎成的傀儡,它的丝线和你的头发衣物紧紧连在一起,只要你有半点动作,便会引动傀儡的内部机关,埋藏在里面的毒箭就会四射而出,届时大家都会死在这里。眼下情形,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等工匠

    无此必要!卫松疾冷冷笑道:哼,好一个嘲风,施展这样的伎俩算是在戏弄我么?可如此拙劣的手法也未免将卫某看得太轻了!卫松疾深吸了一口气,让谢明月解开自己的穴道。谢明月无可奈何,只得照做。

    穴道解开后,卫松疾依旧保持不动,然后轻轻活动腕部关节,让食指和风澜剑紧紧互贴。保持这一姿势后,蓦地剑光生寒,真气窜动,一道鱼腹白光击穿黑暗,打进洞壁,所有细丝皆被折断。

    就在稻草人即将失去平稳之时,卫松疾食指绕后,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抵触在草人喉头,阻止其倾倒。草人内部的机关箭因为受力均匀,始终没有发出。这一切都只在眨眼的时间完成,任何的一丁点纰漏都会引发一场致命的危急,看得一旁的谢明月二人冷汗直流。

    卫松疾目射冷光,大喝一声,名招焚膏指再出,炙热的内力集中在指尖一点,到达一定程度后喷涌而出,草人瞬间被引燃。一时间洞窟内火光冲天,整个空间被照得通红透亮。

    机关摧毁后,卫松疾怒气满盈,甩袍往回走。二人看出卫松疾的心情不佳,也没有追问这其中的蹊跷,只是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走了一段路后,卫松疾向谢明月询问其外面此时的状况,谢明月一五一十将事实告诉他。这一切都正如卫松疾之前预料到的那般,没有太多意外,不过在听到裴闲池可能是鹰团杀手这一环节时,他还是稍微有些意外。

    你们几个太过冒失了,还有谢兄,我不是之前托陆先生嘱咐过你一定要关注尚香谷场的形势发展吗,居然就这样下到这洞窟之中,万一这里面有什么古怪,我们几个都不小心葬身其中,那安陵接下来的事情又有谁来打理?

    卫松疾神情严肃地批评了在场的二人。

    谢明月一脸尴尬微笑,连连道歉,口口声声说要以卫松疾的安全为首要,左思也跟着在一旁插科打诨,弄得卫松疾也是无可奈何,连连叹气。

    好啦。说了这么多事情,现在也该轮到卫兄我坦诚一切吧。谢明月说出了自己酝酿已久的问题:苏姑娘这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现在又身在何处?

    这一句话正中卫松疾心中最为敏感的地方,只见他中途止步,回身打量谢明月,脸上黑云密布,大有风雨欲来的势头。这回不用卫松疾答复,谢明月也看得出在苏镜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而且对卫松疾的整个人的打击还不是一般的小。

    本以为卫松疾会因此动怒,但出乎谢明月意料的时乌云之后的倾盆大雨并没有如约而至,转而替代的是一阵长长的叹息声。

    卫松疾将洞内发生的一切告诉二人,只是在苏镜的性别问题和他过往经历方面作了诸多保留,并未全数告之。

    谢明月知道他有所隐瞒,但也不愿再揭开这一层的伤疤,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给卫松疾看,这是先前嘲风留给卫松雪的信息,上面只写了苏吟即是莫缇赢这样的字眼。

    虽然谢明月并不知道莫缇赢就是九歌之人,也不知他究竟是敌是友,但从苏镜隐瞒身份的这件事来看,她的确从头到尾都在欺骗大家。

    卫松疾瞄了一眼,并不在意这中的内容,而是关心这封信的主人,当听到谢明月说是嘲风所写时,他神情严峻,又再次停下来脚步。联想到嘲风之前的这一些列的举动,包括刚才他嘲笑自己的那番话,都在隐隐暗示他和莫缇赢之间有着外人难以摸清的纠葛。

    这一路上嘲风都在跟踪我们,看到我们下来之后他也暗随而至,甚至连杀掉动弹不得的我的**都没有,便进了那道门里,看样子他是冲着苏镜去的。

    那苏姑娘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一旁沉默许久的左思突然开口道。

    卫松疾冷笑道:苏姑娘?呵呵,多么讽刺的称谓。操弄人心,坏事做尽,这种人的生死又与我们何干!

    谢明月摇头道:卫兄你又何必欺自己呢,大家都看在眼里,你跟苏姑娘之间的关系和默契远超旁人,远不是普通朋友那般简单。你在很早的时候就对她有所怀疑,但你却迟迟没有捅开这层纸,难道这些都不是你的一相情愿么?其实你一直都很关心她的安危吧!

    卫松疾一怔,笑容变得惨淡:你倒是看得比我清楚,可你知不知道你们口中所谓的苏姑娘其实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将接下来的事情说出口,犹豫踌躇之际忽听他摇头叹气。

    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们又知道什么呢!罢了罢了卫松疾转身对谢明月道:苏镜的事情一日不做个了断,只怕我一日都以心安,而且九歌遗产的事情我实在不想半途而废。这条路还需一直走到底才行。但是外面的情况我又实在放心不下,谢兄,左兄,就有劳你们几个前去南山栈道支援荆歌。眼下他那边的压力是最大的,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力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