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七十五章 神秘土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人决意已定,重新调转方向往回走。步入冰火墙后,整个地下世界的地势渐渐有了趋于平缓的趋势。狭窄的隧道内两侧布满了嶙峋怪石,或是突起,或是累叠,形状各异,从远处看上去像是远古时期的图腾纹饰,散发出一股异域气息。

    众人边走边四周留心四周,以防可能来自于黑暗中的偷袭,即便奇景在前,也不敢放松半点戒备。

    步行数百步后,通道的视野愈加开阔起来,在顶端的岩缝中不时荧光闪耀,也不知是发光虫类还是未知名的矿石。卫松疾估摸了一下从刚才走到现在,所处的位置应当离地面大约有五十尺的高度,和出发的时候差不多持平,这也就表示着这个地下世界是被牢牢控制在一定的规模内的。

    这时左思指着前方突然叫喊起来,众人随声望去,目光陡然一凛,在一片被水包围的四方空地中,又一座用泥土砌成的城池。只不过这座城池并非真实的城池,而是按照一定比例浓缩放小后的微型景致,最高的地方也不超过人的腰部。站在城门前只需往下俯视,便可一眼将城内的布景了解个大概。

    三人面面相觑,涉过浅水滩,来到围墙的一角仔细观察后,这才发现这座城池内的景象远非从远处看到那般简单。

    虽然眼前只是一座微型城池,但它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内的每一条街道,每一间民房都是比例准确,精雕细琢而成,看不到半点瑕疵。

    房檐栏杆,宫墙苑围,雄浑之中尽显朴实作风。路上的行人车马都是黑泥塑造而成,虽动作定格在一瞬间,但配合人物神态和周边景致,却仿佛在活动一般。在细节方面,人物举止动作更是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放眼望去,如同神话中的世界,让人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现世还是虚幻。

    街冲辐辏,朱雀结隅。石杠飞梁,出控漳渠,疏通沟以滨路,罗青槐以萌涂。比沧浪而可濯,方步眺而有逾。左思口中念诵道:一都之繁华也就大概是这个样子吧,也不知道此城池是出自哪位巨匠之首,竟能造出如此美妙梦幻般的景象。

    卫松疾打量城中泥人,五官着实精巧非常。他们身着麻布衣裳,所用农具也十分简陋,看样子不是当代之人。他留意了一下城门顶端的牌匾,上面的文字也非现在通用的隶书,而是偏向于篆体风格。

    这是旧楚时期的古篆。谢明月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帮忙解释道:看样子这座假城应该建在五百多年前那个时代,只不过那时的城池会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个样子么?

    不会!左思斩钉截铁道:当时诸国征战不休,形势之乱胜远胜现在,不可能会像这座城池中表现地那般繁华安宁。我曾经游览魏蜀吴三朝故都,它们尚不能达到如此的程度,更何况是五百多年前的那个战火遍布的乱世。所以我敢断定,这座城池是凭着修城之人自己的想象建造出来的,但看着四周墙壁悼文遍布,或许是专为某人修建的地宫也说不定。

    卫松疾屏住呼吸道:能将地宫修得如此精妙绝伦,这其中的墓主人又是怎样的一号人物呢?他顺着城墙外沿的走道信步而行,尝试着从不同角度观察整座城池的内部构造,心中油然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潮涌。

    满目的繁华和平的景象究竟是怎样的憧憬个想象才能筑造得出这样的境界。他深深体会道修建之人心中的悲悯与渴望,感触到这世上最为真挚的情感流露,眼角情不自禁淌下泪珠,一股崇敬之情由内而外生出,双膝竟陡然下跪,朝着城池三拜。

    谢明月还是头一次见到卫松疾流泪的场景,心中诧异不已,他和左思顺着卫松疾跪拜的方向望去,那里恰好是假城的中心区域。

    我大概知道这座城池是为谁而修了!卫松疾舒展眉头,释然一笑,好似已经明了一切,往假城的内部走去。其他人见状面面相觑,也都一声不吭地紧跟在后面。

    三人步履轻盈,生怕损坏城中的建筑,脚下所落的位置也尽挑宽敞街道,有意避开那些松软易碎的地方。三个巨人步行在狭窄的走道上,俯瞰下去,原本高高在上的亭台楼阁都显得渺小无比。这一路走来,众人都感觉自己好像身处在云端,别有一番趣味。

    到达假城的正中心后,众人这才发现在这个位置上竟然修建了座巨大的青铜鼎,由于周围建筑较这里的地势要高,如果不深入这假城的内部,只从城外眺望,根本看不到有这样东西的存在。

    这座巨大的铜鼎大半个身位都嵌在地底下,而且里面还装着水,水面和街道平面大概持平,在火光的烘托下荡漾起波光粼粼的纹路。

    卫松疾用手指往水里面搅动,然后卷起袖子,伸手往里面探查。

    这水很清,并不是死水,而且这铜鼎内的水深要远远超过铜鼎的本身,看样子它的底部应当连通着一条地下水道。卫松疾眼中浮现光华,当机立断做下决定,终身跳进了铜鼎之中,等众人缓过神来的时候,水面上只看得见一阵破碎涟漪。

    谢明月急忙上前,正准备大声冲着水里叫喊着卫松疾的名字,突然又见卫松疾从水里面冒了出来,确定这鼎下面的确是一条地下河,而且并不只有这一个出口,示意他们也跳下去、

    鼎外面的两人互视一番后,犹豫了片刻,还是鼓足勇气跳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这水下究竟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自己,但谢明月还是坚定地选择了相信卫松疾,即便眼前是龙潭虎穴,也要舍身一闯。

    二人水性都极其出色,下水前都长吸了口空气,等入水后,他们发现这下面是一片开阔的深水区域,而铜鼎只不过是这水下世界的小小入口罢了。

    虽然池水很深,但的确十分清澈,底部隐隐可以看见水草浮动。谢明月能够清楚感受到水流的方向,借着远方那道黄光所带来的昏暗光线,快速在这漫漫无际的水中游动

    一行人在空气快要耗尽的时候游到那片光源水域的底部,透过薄薄的水膜往上望去,光芒宛如一条流动的纱带,轻柔而又温和,令人产生如梦般的幻觉。但等他们出水后,这道看似温和的光圈亮度却像是骤增了千百倍般,刺得人头晕目眩。

    等这股冲击渐渐退散适应之后,众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被灯光包围。

    这是一片位于岩洞内的广阔水域,不见天也不见地。在水面上漂浮着无数个大小小小的木制灯塔,而且塔中油灯也不知道被谁点燃,散发出一种暖人的光亮。在这些灯塔中央,有一座漂浮在水面的巨大圆形木舟,长宽各有有三十多尺,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两个人的身影。

    卫松疾借助这些灯塔的浮力,逐渐靠近木舟,最后脱出水面停在木板上,目光直视眼前场景。在木舟上面总共安置有二十八盏明灯,灯中油芯同样被人点燃,以扇形分布在四个方位,呈现出四方北斗的图案。明灯的正中央处,是一座巨大的玉棺,棺中躺着一人,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名女子。而在石棺的旁边,正伫立着一道众人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南山栈道,以安陵守卫,绡巾卫和洛神宫弟子为主体的联合部队,在临时统帅戴潘的指挥有条不紊地进行布防工作,以应对即将带来的鹰团攻势。

    在一处陡崖上,荆歌从上往下注视着忙得热火朝天的人们,脸色显得异样凝重。

    谢明月笑道:这你大可放心,你有奇兵,难道我就没有么?相信南山栈道此刻应该有两名洛神宫的剑圣在把守,加上我带来的人和绡巾卫,应当足可以应付了吧!

    卫松疾心里松了口气,谢明月的这句话无疑是给他吃了一枚定心果。其实荆歌的实力究竟如何,这个世上也只有他最清楚,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敢于立下协定,将最重要的南山栈道委托予他。

    只不过无论是在洛神宫,还是在安陵,卫松疾已经亏欠了这名师兄太多太多,现在荆歌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最爱的人,如果再因为这件事而又何不测,那么只怕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宽恕自己。

    你究竟还隐瞒了多少事情?卫松疾一脸狐疑地看着谢明月,问道:洛神宫的人也来到安陵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嘿嘿,你只要相信我是在帮你就对了,不必将心思花在对我身份的猜疑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