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二十五章 风陵大战(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水濯一听,不由愣住,哑然失笑道:傻丫头,你当真什么也不知道么?看来你对你哥哥的为人还不是很清楚,他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却一直还被蒙在鼓里。她将陆门十羽和叶门惨案的事情娓娓道出,想到当年的亲人们的惨死,她的眼睛里又忍不住闪烁着泪光。

    这便是你哥哥的真面目,残忍,冷酷,无情,如此这般,你还相信他么?水濯情绪激动,言语也跟着激烈起来。

    卫松雪神情难过地摇头道:我知道哥哥以前做了很多措施,但他绝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水濯注视着湖面,神情冷峻道:他已经来了,你向他询问清楚便是。话声刚落,忽地又来一声爆响,湖面水帘四溅,从下面窜出一个矫健的身影,正是卫松疾。

    水濯不由抱臂冷哼:你居然想出水底潜行的法子避开湖面雾气的遮挡,真是让我感到意外。

    卫松疾拧了拧浑身湿漉的衣衫,斜瞟了水濯一眼,道:你也当真让我好找!他目光移到卫松雪身上,不由面露喜色,疾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眼角竟滚动泪珠。

    你这丫头这一走,就不知道有人为你寝食难安么尽让人操心言语哽噎之中,夹杂的是失而复得后的激动和惭悔,是兄长发自肺腑的呵护和安慰。

    水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言不发,心中却是在慢慢滴血和流泪。四年前的一切如果没有发生的话,说不定现在还在父母和众多兄长的疼爱之下撒娇嬉戏,抚琴造诗,享受亲情之乐。倘若不是陆门十羽,倘若不是那个男人

    想到这里,水濯皓齿紧咬嘴唇,手掌握成拳状,愤懑的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淌下,袖中白练不知不觉中缠绕在手腕中。

    你有你的幸福,我也有本属于我的幸福,凭什么你要夺走它们,凭什么?水濯愤懑的泪水夺眶而出,袖中白练缓缓落下,在空中结成十字状,作出战斗前的姿势。

    卫松疾将妹妹安置在一旁,取出风澜剑,一脸淡然道:要杀我,你随时可以来,只是以你现在的功力想要胜我,怕还须再等十年。

    水濯不禁冷笑道:你无须在此虚张声势,我观察过,你面色泛黄,双手微颤,想必先前定是中了公申大人的麻针,而且已经深入骨髓,你此刻的功力只怕三cd不到,又何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呢?

    卫松疾心中顿时苦笑,他开始有些佩服眼前的女子了。既然一切已经被看穿,便也无继续装下去的必要,于是道了声三层之力足矣,开始凝气于剑身,做出剑扇。

    卫松雪看这二人的阵势,知道立刻便有一场殊死搏斗即将在这里发生,心中顿时焦虑不已。她很想上前说些什么,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水濯挥舞双练,在空中编织成布剑,使出叶门绝学余霞剑法。这套剑法是由胡姬的舞蹈路数演变而来,配上剑式口诀,便成了当世绝世的剑法。当年叶竹公就是凭此剑法诛杀陆门其中二羽,那惊人的剑招威力卫松疾至今记忆尤新。

    余霞剑法的精妙之处在于封和散。所谓封便是防守时长短双剑相配合,远近皆可顾及,密不透风;散,就是进攻时招式变化万千,纷繁缭绕,多点开花,令人防不胜防。

    卫松疾手中风澜化作扇状剑影,刺入练阵,但剑气似乎接触到了一股柔沙,瞬间便湮没在由双练织成的严密封势之中。卫松疾眉头一皱,后退数步,将剑交转于左手,原地频繁运用手腕和下盘力量,加快剑身舞动速度,分剑式再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形成伏羲八阵剑,以散剑对散剑,八路并进。

    卫松疾驾船在迷雾中焦急地寻找水濯的踪影,他的船速极快,不但有四名绡巾卫帮忙摇橹,又有自身掌风助推,理应早已追上对方才是,但一番疾驶之后,却仍难觅踪迹。

    他身体撑着一旁的桅杆上,举目远眺,茫茳湖面蒸气缭绕,即便水濯近在咫尺,但若无五十步内近距离接触,也不可能将其发现。

    你们暂且停止摇橹,尽量不要发出声音,我感觉她就在我身边。卫松疾闭眸凝神,仔细倾听湖面的水浪声。众人闻言目若呆鸡,面面相觑,只得照办。

    卫松疾神情专注地看着微微浮动的湖水,眼神一变,忽地纵身扎进水中,掀起了一道水帘,过了许久,也不见再浮上来。船上的人见状无不惊骇万分,当下便四周游戈搜寻,但却不见半丝回应。

    水濯摇桨向西面渡口方向缓缓前行,借助江面浓雾和船身小巧灵活的优势,她微妙地避开了与卫松疾快艇的多次正面相遇。寒风袭面,她轻捋了下耳鬓被吹乱的秀发,望着江面渐渐地出了神。

    也不知义父他们那边怎么样了。水濯心中隐隐担忧。她瞅了瞅身旁不能动弹的卫松雪,眼神中既是仇恨又是无奈。

    她叹了口气,停下手中双浆,走到卫松雪的跟前解开了她的穴道:等下船靠岸后你就可以走了,去找你那个所谓的‘好哥哥’吧,义父若责怪下来便由我一人承担好了。

    卫松雪浑身酸痛,扶着栏杆才艰难站了起来。她轻笑一声,语声淡淡道:这又是你们设下的另一个圈套么?又来骗我呢?

    水濯娇躯一震,心中惭愧,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解释。

    你怎会这么想呢?水濯不解。

    卫松雪低头无神道:我本以为你们都是好人,相信你们,却想到这一切原来都是一场骗局,你们想利用松雪来伤害哥哥松雪真的好笨她说着说着泪水不禁从眼眶里涌出,原本简单的脑子里忽然间想通了许多事情。

    你们可以欺骗松雪,也可以利用松雪,但就是不可以伤害哥哥。卫松雪目光坚定地看着水濯道:谁要伤害哥哥,那便是松雪的敌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