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十二章 尚香谷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军营里面徘徊了数圈,卫松疾发现这里的士兵无一人在巡逻或者是操练,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般。

他大摇大摆地进入营区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搭理,这不禁让他变得更加警觉起来。

    他好不容易从这些人里面找到一个看样子是副将打扮的将领,向他询问:我是安陵的县令,你们的将军呢?军营里面乱成这个样子,怎么没人管一管?    副将从卫松疾的眼神中看到迸射出的火星,不由退却几分,吞吞吐吐道:车将军和公孙将军现在在安陵城内的松下涧客栈。

你可以去那里找到他们。

    松下涧客栈?他们不坚守在军营里,跑到那里作甚?卫松疾冷言质问。

    副将面带忧郁之色,道:这这个在下不知。

    卫松疾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绕开副将,朝着一处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在那里,一群谈笑风生的士兵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悄无声息混到人群里,打量这些神情各异,辈分各不相同的人,发现他们似乎正在激烈地讨论一个问题。

这些人言语间手舞足蹈,神采飞扬,引得周围之人聚集喝彩。

    陆先生,你当真如此看待学生的这篇赋文么?一名皮肤白净,身材瘦弱的少年睁大眼睛吃,惊地询问,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一切。

他这一表情实在过去夸张,引得在场众人哄堂大笑。

《齐都赋》较于《二京赋》,从表面上看气势胜了许多,但内劲不足,有些点缀和用词明显不当。

左贤侄你还需再多加努力啊!一名青衫老者手捧着一副赋文,目光专注地在上面移动,语气中不乏长辈对后生的关切。

    卫松疾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大名鼎鼎的《齐都赋》居然被这些人贬低成这个样子,他记得这首赋文的作者应该是那位晋国文坛的后起之秀左思,至于一旁的另外两人,分明就是东吴的文坛巨擘陆机和郭象。

再看看尚香谷场中的其他人,虽然大多他并不认识,但从他们的交谈中他得知这些人都是些毫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学士。

他当即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左思看着手中的宣纸,苦笑道:哎呀呀,不就是即兴而发的文章么,你们一个个都看得那么认真做什么?他将赋文收入怀中,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陆机叹气道:左贤侄,你这赋文虽然有若干瑕疵,但终究瑕不掩瑜。

张衡的《二京赋》固然出色,但并非一定是你这样的后生所要标榜的对象。

你若执意要重新开始,就需要抛开这层束缚,展现出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

    陆前辈说得正是。

卫松疾从人群里面走出,鼓舞左思道:凡事都需要循序渐进,不必过于苛求自己。

我相信以左兄你的才能,日后必定无可限量。

    位于安陵城南郊外的尚香谷场是安陵最主要的粮仓,整个安陵一年上缴的粮食有七cd囤积在此,是吴国战时最主要的粮食供应地之一。

现在吴晋交战正酣,谷场的粮食早在数十天前便被征缴到了前线。

此时的尚香谷场场内和场外空地都是空空如也,已经看不到半丝稻谷。

    所幸的是最近几年,安陵已经不像卫松疾刚上任时那般贫困,百姓们生活富足,家家都有余粮,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卫松疾走进开阔的谷场,依稀能够闻到淡淡的稻香味道,不由闭起双眼陷入到回忆中。

两年前,自己刚到安陵赴任时,那时的安陵景象可谓是惨淡不已。

商农破败,粮食绝收,百姓们不得温饱,生活艰辛无比。

尚香谷场内经常空空如也,一年赋税和粮食产出甚至达不到全国同等郡县水平的五分之一。

导致这一切的原有固然和安陵特殊的湿地气候和雾气环境有关,主要还是因为土地荒芜,和南方蛮夷的长期侵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