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四十四章 后顾之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没看到松雪姑娘?谢明月看了看周围,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卫松疾心头一惊,被谢明月这般提醒后,这才发现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松雪了。

这些时间,他一直忙碌于持国之力的事情,一直忽略了身边这项最为重要的存在,一想到松雪可能遭遇到不测,他便坐立难安,现在连思考也变得紊乱起来。

    苏镜在一旁看出了他的心事,上前安慰道:既然九歌已经表达出和意,就应该不会再打松雪妹子的主意了,我想她大概是在暂时外出了,说不定等下就回来了。

    虽然苏镜这么说,但卫松疾依然无法原谅自己,有了前车之鉴,却让同样的事第二次发生。

在安陵现在局势紧张的关头,众敌环伺,暗处潜伏的敌人可能不单单只有九歌,只要稍微一点的疏忽便可能酿成今生无法挽回的损失。

    想到当日松雪在自己病床前的那番古怪言语,或许女儿家心中真得藏有许多事情,在瞒着自己这个当哥哥的么?    焦虑之际,门外突然有家丁来报,说是小姐被人送回来了。

卫松疾喜出望外,第一个奔向外堂,却见松雪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她见到众人后,露出了温暖醉人的笑靥。

    你这丫头,怎么尽让人操心,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的安危,知不知道我这个当哥哥的他正想责备几句,却下不了口,语气转变得温婉到:这番离去,可曾收到什么委屈?    卫松雪连连摇头,宛若犯了错的孩子,支支吾吾道:我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迷路了她把头压低,隐瞒了自己在沼泽地遇险的事情,没有将嘲风的事情说出来。

卫松疾瞧见她那忸怩摸样,一眼便知道她在隐瞒什么,于是将目光抛向了一边的黑袍男子身上。

    阁下想必就是送松雪回来的人吧,不知该怎样称呼,也好让卫某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阁下。

他话刚说到一半,注意到了他腰间的琅琊佩玉,那是九歌身份的象征,眼前这个人分明是九歌中人。

联系到之前九歌已现其七,卫松疾大胆判断,这名男子不是山鬼便是河伯。

    黑衣男子将斗笠压得很低。

卫松疾剑见对方迟迟不肯回答自己的提问,心中纳闷,不由自主走上前去,本想细细打量此人,却是大惊失色,眼前之人竟然毫无生人气息。

    卫松疾当机立断,一把扯下他的斗笠,顿时间一张诡异的笑脸映入眼帘。

在场众人无不惊骇,因为这根本不是一张人的面孔。

扭曲的五官,干瘪的皮肤,夸张的笑容,看上去宛如寺庙中的石像。

    卫松雪捂住嘴,被吓得花容失色,也不知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卫松疾赶回安陵前,先去了一趟尚香谷场,查看了那里的状况。

回到卫府时,已经快到正午了,车卿之和谢明月早已在那里等候。

他问及下陆机的病情,得知其依旧在昏迷当中时,脸上流露出焦急之色。

    谢明月在一旁安慰番,给他做了担保,保证陆机在明日三天之内必然清醒过来。

卫松疾见他一脸自信,只得将希望寄托于这个心态乐观的年轻人身上。

    三人边聊边进了内堂,不知何时,这里竟多了一桌的饭菜。

纳罕之际,一名黄衫女子端着一壶酒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苏姑娘?卫松疾倍感意外:这些都是你做得么?    苏镜将酒壶摆在桌面,嫣然笑道:你们几个大男人平日里只知道忙忙碌碌,这些事情当然不会放在眼里,若每天都只是些清水馒头,即便是英雄汉,恐怕也有招架不住的一天吧。

    卫松疾被她说的一脸窘迫,好不尴尬:姑娘刚刚脱离险境,应当好好休息才是,这些事情交予老鲁便是了,何必亲身躬为呢话至一半,突然想起老鲁已经不在,落寞之余赶紧调转话锋:不过既然是苏姑娘的心意,我们也就只好享用了。

    车卿之嘿嘿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于是第一个入了坐,还不等众人就位,就开始迫不及待地一个人大快朵颐起来。

    谢明月瞧见他那副吃相,不由打趣道:这哪像是一个刚刚死了兄弟的啊。

    车卿之抹了抹嘴上的油,不满道:这仇我自然记在心里,不会忘记,眼下只管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即可,你个小白脸瞎操个什么心?    谢明月指着他,哭笑不得,正是应验了那句话,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苏镜向卫松疾询问了一下他与水濯二人的决斗结果,得知水濯安然无恙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众人用餐之际,左思和郭象二人也一起赶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