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四十五章 寄奴儡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左思兴致勃勃问道:该不会是妖术吧!

    谢明月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稻草和散落的布屑审视一番,沉声道:这便是传说中的‘寄奴儡术’。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有关此术的记载,据传它原本是单纯的机关术,后来结合了易容术和指法和,演变为奇术。他可以用随身携带的布料和稻草在短时间里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傀儡,以此来迷惑敌人,达成自己的目的。

    卫松雪听完他的这番解释后,不解道:可是方才进屋的时候我还跟他说过话呢,那时的他不是这样的。

    卫松疾脑中一道光芒闪过,眼神瞬间变得明澈起来。

    房顶之上,真正的嘲风借着瓦片缝隙,居高临下凝视着下方的一切。他的目光不断在每个人的身上移动。这些人对他而言,本来都是他此行的猎物。三年来,承蒙那个男人所赐予的心魔困扰,他时而疯狂,时而清醒。清醒的时候,他是温暖如玉的翩翩公子,疯狂的时候,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清醒还是入魔,但他依稀还记得此次安陵之行的目的。现在无论是以屈衡为首的九歌,还是以卫松疾为首的安陵派,都被这所谓的持国之力牵着鼻子走。他对这样被形容得神乎其神的东西一点都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就是那个占据他灵魂深处熟悉身影,究竟什么时候会再出现。

    大厅内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房顶上此时有一双危险的眼睛正在冷冷注视着他们。当嘲风的目光停驻在其中一人的身上后,突然间原本凌厉的眼神变得如同死鱼般枯槁,平静的脸色被震惊和恐惧所占据

    是他,不,不可能,不会的嘲风仿佛在那一瞬间遭受到了剧烈的打击,整个人陷入到一种比入魔还可怕的疯癫状态。

    众人当中卫松疾第一个注意到了房顶上的异处,身形一跃,冲破瓦砾障碍,直接落在了屋脊之上。他四处寻望,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好快的身法。

    卫松疾心里赞叹‘九歌’果真卧虎藏龙,个个皆非等闲之辈。下方众人见卫松疾这般的反应,都猜测到上方有事情发生。不过等他袭来的时候,却不见他说明这其中的缘由。只见他将领班的差役招来,让他注意警戒府中的一草一木,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尽数上报于他。

    做完这些,他来到卫松雪身旁,问她道:阿雪,你可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么?你为何会与他在一起。

    卫松雪摇了摇头,一脸茫然。她沉默了片刻,忽地好像想起了什么,将绿绮放在地上,从琴身的暗匣内取出那道丝制卷轴,交给卫松疾。

    哥哥,你看,原来绿绮里面藏有秘密呢。卫松雪一脸期待的模样。

    卫松疾知道她是有意在转移话题。从小到大,自己这个妹妹脸上根本都藏不住秘密,这一点,他早就已经看破了。不过松雪这番从绿绮中取出卷轴的举动还是让他颇感意外。绿绮琴是嵇氏一族的传族之宝,跟随在父亲和松雪身边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琴身里面藏有暗匣。

    他取出卷轴摊开一看,神情顿时变得庄重起来。谢明月好奇地凑上前去观看,眼睛迷成一条线道:这似乎是一张地图啊。

    众人闻言也准备围上去凑热闹,却见卫松疾将卷轴合拢,收入自己的袖中。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张寻常的地图罢了。大家用完膳后便各自休息去吧,松雪你等下去一趟散清亭,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随后便到。

    卫松雪哦了一声,意识到事情可能比她想象中要严重,于是耷拉着脑袋跟了出去。

    看着兄妹二人离开的身影,谢明月顿感失落道:看来有些话好像不太适合咱们听到哦!

    苏镜笑道:他们兄妹感情甚笃,松雪姑娘屡屡遭险,卫公子身为哥哥,私下里关心下自己的妹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车卿之在一旁跟腔道:就是啊,人家一家子说个悄悄话,你一个外人跑过去凑个劳什子的热闹。

    谢明月被他们二人一搭一唱,说得一脸尴尬,一旁的左思见状不由看得乐呵呵直笑。

    众人当中唯独数郭象最为平静。刚才他站在远处大致瞄了那张地图一下,他是古学方面的行家,一眼就看出那张地图至少有五百年的历史。

    卫松疾将妹妹带至庭院外的一颗柳树下,目光落在她足下,那双平日里纤尘不染的白色丝履现在却沾上了淡淡的血渍和泥土。卫松雪见状紧张地将双足缩在裙子里面。

    阿雪,你为何要像大哥隐瞒这一切,难道你不相信大哥么?卫松疾脸上流露出罕见的落寞神情。

    不,不是的,阿雪最信任的人便是哥哥,阿雪只是不想她说到这里,顿时幽咽住,无法再往下说。

    卫松疾沉吟片刻,道:公孙战的死是否与刚才送你回来的那名叫做嘲风的男人有关。

    卫松雪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没想到仅仅凭着鞋子上沾到血债上这一定点线索,他便能推断出公孙战的死因。

    果真如此。卫松疾从松雪的反应大致已经猜出事情的始末。

    他沉思道:九歌中的大多数人,我都有和他们交过手,他们的招式都印在我脑海里。公孙战死状惨烈,所中招式奇异,不可能出自他们之手,唯有剩下的两名未曾蒙面的九歌成员有此嫌疑。那名叫做嘲风的男人打扮与九歌其他成员相似,而且身法颇像屈衡,恐怕不是东君,便是山鬼。

    卫松疾神情一凛,道了一句装神弄鬼,右手凝力,一掌拍在对方的面门上。霎时间,一阵爆炸声响,黑衣人身躯四分五裂,无数的稻草飘荡在大厅里,像是下了一场草雨般。而那张诡异的笑脸早已经支离破碎,不知去向。

    稻草人?卫松疾深吸了一口冷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