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五十六章 药王之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年来公申征表面上在九歌中处于长者地位,但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屈衡厌恶他过往行径已久,早就想除掉自己,自己唯一活下去的价值便是昭伯的存在。他无时无刻不活在恐惧之中,一路走来也是战战兢兢,屈衡吩咐的每一道命令他都小心去完成,对于昭伯的病情更是无微不至,生怕他赶在自己前面死去。

    因为屈衡的存在,公申征尽量克制自己的色性,平日里莫说是什么美貌女子,即便是相貌粗陋的乡野村姑,他也不敢在九歌之首的东皇太一面前表露出任何情绪波动。近十年的压迫生活让他对屈衡是又恨又怕,只希望有朝一日能脱出他的掌控,重获自由,尽享女色。

    如今在温泉中见到莫缇赢摄人心神的美态,公申征的心中压抑已久的色性再次催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尽管自己已经将近六十岁高龄,但那股炙热的冲动令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将眼前的美人搂入怀中。但他最终还是不敢有半点动作,虽然莫缇赢只不过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但是她的武功却远在自己之上,况且她是九歌的创始人之一,在九歌之中的地位仅次于屈衡。公申征对她也只能有非分之想,却不敢有半分的染指。

    公申征边看,边浮想联翩,正当他性趣正浓时,一道熟悉的身影落入泉水之中,激起一阵水浪,也将他的思绪打破。他定睛一看,来人居然是嘲风。更加出乎意料的是嘲风似乎早就知道了莫缇赢女儿家的身份,对于她这般的沐浴姿态不仅不吃惊,反而宽衣解带主动迎了上去。

    看到嘲风的出现,莫缇赢稍稍流露出意外的神色,但还是很快的恢复平静,反观嘲风,见到她这般撩人妩媚的姿态,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爱火,淌着水扑了过去。

    年轻的情侣烈火交织,浑然不觉周遭自然环境。公申征看在眼里,心中既羡又妒,恨为什么自己不能再年轻个几十年,或许现在出现在莫缇赢跟前就不是嘲风,而是自己了。

    不过这也应征了自己的揣测,嘲风早在莫缇赢还没有加入九歌时便和她结识了,并且他们还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现在想来,当初莫缇赢之所以能够和屈衡接触,也是得到了屈衡之子嘲风的引荐,但碍于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并且为了得到和屈衡平起平坐的身份,莫缇赢将自己刻意打扮成男子,这一招不仅蒙骗了屈衡,更是骗了除了嘲风以外的所有人。

    公申征想到这里,脑海中关心的倒不是莫缇赢为何处心积虑的要接近屈衡,而是想着为何不趁着自己抓着这个把柄去威胁她。正当他犹豫不决,只听耳边传来一阵惨叫,他急忙回过神来,只见嘲风一脸惊恐的表情,从温泉中慌忙的跑了出来,正好和隐藏在树后面的公申征插肩而过,吓得后者差点跌倒在地上。

    但是奇怪的是嘲风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而是表情痛苦,举止疯狂,一转身便没入丛林深处不见踪影。那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嘲风,自从这件事后嘲风便很少出现在九歌的视野之中,关于他的下落也成为了一个谜团,连屈衡对此也是束手无侧。

    就在他对眼前这一幕疑惑不已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莫缇赢出现在了自己身边,正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着看着自己。

    从那之后,他便和莫缇赢达成了私底下的合作协议,他替她隐瞒着所有的事实真相,并且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但条件是她必须要帮自己除掉屈衡,并且在完成所有的事情之后达成再达成自己的一个心愿。

    三年前的协议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他背着九歌为莫缇赢完成了各样的任务,甚至捏造了她因病暴毙在安陵的假消息,以方便她潜于暗处,部署计划。只是为此,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为莫缇赢做过的事情已经数不胜数,却仍没有到头的计划。

    他不敢有半点的怨言,也不愿意去据理力争些什么,应为他明白,比起他心中的渴求,这些根本都算不了什么,甚至还远远不够,三年前温泉中的那一抹靓丽的身影已经成为了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最深层的记忆,这是他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唯一动力。

    现在,她终于将目标转向了曾经爱她的嘲风。

    嘲风?他也来到安陵了?公申征思绪回到现实,问道。

    他一直都未曾远离过九歌,最近一次的出现地是在卫府县衙中,相信他现在仍旧在安陵之中,你替我将他找出来,然后杀了他,这是你最后的一次任务!

    公申征听到最后一次这四个字,心中激动无比,三年了,总算等到了这一天,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但一想到目标是嘲风,他面色又多了几分犹豫。

    你我都应该十分清楚的,嘲风是剑界的奇才,精通异术,并且还受到过屈衡的亲传,论实力可能犹在你和卫松疾之上,让我去面对他,未免有些

    莫缇赢好似早已料到他这样的反应,笑道:你是药王,杀人的手段多的是,又何须忌惮他一身的武艺,只管放手去做便是。

    纵然对方语气轻松,肯定了自己的实力,但公申征依然表情严肃:就算用毒,杀嘲风的成功率可能连四cd不到,以他现在的嗜杀心性,若然行刺失败,必定性命难保,这次的行动注定是凶多吉少。

    他抬头注视莫缇赢,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如果我不幸死了,那么你我之间的承诺又该如何履行,

    莫缇赢看着天空,深邃的双眸散发处异样的光芒,短暂的平静后,她忽地笑了起来:我明白了,你为我忙碌奔波了这么多年,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我都会满足你,

    公申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眼前的一幕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他的双腿已经不受控制地跨过了这条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沟壑。为了这一刻,他整整等待了三年,压抑了三年,直到今天,积压已久的**和渴求终于如开闸的洪水,倾数爆发出来。他口里只打哆嗦,目光却瞬间放亮了数百倍,整个人宛如一头看到猎物的雄狮,扑了上去。

    哈哈,是我的注定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公申征把莫缇赢按倒在地上,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裳。而莫缇赢却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没有半丝的反抗,任凭老态龙钟的公申征在自己的身体上宣泄这抑制了近十年的欲火。很快莫缇赢的衣裳便被褪去了一半,公申征满是皱纹的脸颊上露出贪婪的笑容,不等她衣裳完全剥离,便迫不及待拥了上去。

    夜色之中,两条身影交织在一起,空气伴随这局促的呼吸声而显得愈加凝滞。

    突然间,一阵绝望的惨叫声划过夜空,公申征仿佛间看到了这世上最可怕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场景,原本享受的表情顿时被惊恐所替代。他口中连连叫着不,整个人像是受到了剧烈的刺激,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连滚带爬地滚下山坡,淹没在了夜色之中。

    动荡过后,寂夜又恢复平静。莫缇赢浑然无觉地躺在草地上,凌乱的长发披散开来,在月光的照射下,映衬出一张凄艳绝伦的美丽面容。

    她平静地注视着夜空中的繁星,呼吸声依旧有条不紊,仿佛从刚才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白天里被雨水浸润的野草把白净躯体包裹在一起,一滴滴水珠从草尖落在她的身体,最后又顺着皮肤滑落在土壤之中,将身上的衣衫一点点打湿。

    放眼放去,整个人放佛已经同自然连为一体,随着夜色静静流淌,唯有嘴角的那缕淡淡的笑意,好似被定格住了一般,经久不逝。

    他是好女色之人,在曹魏时代任太医时接触过无数后宫佳丽,每每诊治之时,便趁机以医病为由行肌肤之亲,并以此为乐。

    后来东窗事发,这件事被同僚举报,他本人被上交廷尉,险些被处死。但所幸因他有药王美名,又唯有他能够医治当时的掌权者司马昭的罕见头疾,侥幸捡回来一条性命,得以继续任太医一职。

    公申征心中清楚自己在宫中早已树敌众多,一旦司马昭逝去,自己必将死无全尸,所以在被释放的当晚,他便连夜逃出宫去,乔装成一名江湖郎中混迹江湖。这样的时光一过就是数年,关于缉拿他的风声也逐渐淡去,就在他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屈衡却找上了他,并且当场识破了他的身份,要他去救一个人的命。

    他发现行迹败露,便心生歹意,想要杀人灭口,但没想到自己的药王针法在对方面前全如同孩童把戏,不到三个回合就被轻松制住。

    迫于屈衡的武力,他不得不来到一处偏僻的乡村,去给那个人治病。但是一见病人面孔,公申征却吓得差点瘫倒,因为眼前的这名病人不是别人,正是去年才暴毙的司马昭。后来司马昭在他精心的医治下病情逐渐好转,并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原来他早已经淡忘过去,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昭伯。

    不久之后,在屈衡和莫缇赢的主导之下,九歌成立。公申征本不愿趟这道浑水,只因司马昭的头疾时常发作,无法完全根治,所以屈衡便把他强制留在身边以防不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