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扫剑录:第五十五章 原野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缇赢目光变暗,短短的沉默后,开口道:我要你除掉嘲风。

    公申征不由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说莫缇赢要杀掉安陵县内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觉得意外,但嘲风这个名字对于莫缇赢本人而言却是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这两个人曾经是九歌中最为要好的一对朋友,甚至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出了朋友的范围。他至今都忘不了发生在安陵北部那片温泉中所瞧见的一幕。

    早在两年前,他们便进入过安陵一次。那时安陵县内原本不产金矿的居鸣山传出有宝物现世的消息后,屈衡为了验证是否和他这些年来追查的持国之力有关,便派遣自己,莫缇赢和嘲风三人进入安陵进行勘查,但后来证明此事不过是谣言,而且居鸣山也被放火烧山,三人最终无功而返。

    在返回途中,因为大雾的原因,三人在穿过北部森林的时候,不小心迷路,步入了一片沼泽地带,并在这里面逗留了足足有五天的时间。

    在这短时间,他们漫无目的的前行,粮食和水渐渐耗尽,而大雾却没有半点退散的迹象,三人不知不觉陷入困境。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第六天的清晨,他们发现了一片风光瑰丽,草木繁盛的世外桃源。和周围险恶泥泞的沼泽环境相比,这里就像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更为可贵的是,在百花之中居然藏有一处温泉。

    两个年轻人十分喜欢这里的风景,在这里又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还兴致勃勃地给这个地方取了个名字叫觅秀园。公申征对这里一切毫无兴趣,只想着早点返回晋国,但碍于自己长辈的身份,而且又看在嘲风是屈衡唯一的儿子的份上,他也没有刻意去破坏这二人的兴致,只得在他们享受山水之乐的段时间,自己独自外出寻找出路。

    这一天早上,公申征早早起来,发现林子里大雾散去了不少,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到觅秀园附近更深远的区域去探索。这一去足足去了大半天,虽然收获不大,但是他对这周围的地形也总算是有了大概的了解,相信离脱出困境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回到觅秀园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整个园中已被一片金色光晕笼罩,散发出灿烂的光辉。和往常不同,今日的觅秀园显得异样宁静,公申征四处寻找二人踪影,终于在温泉附近发现了莫缇赢的身影。

    此时的莫缇赢正在温水中沐浴,盘卷遮掩的长发恣意散落开来,露出一张清秀绝伦的面孔。公申征本想上前打招呼,看到这一幕却不禁愣住,因为他清楚地看见水中之人的皮肤宛若凝脂晶莹白皙,而那张面孔完全不似白日里见到那般英气十足,反在百花中衬出一种别样的女子媚态。

    公申征不由心中惊呼,原来莫缇赢然是一名女子,无怪乎在觅秀园这段时间她从来都不在温泉中当着众人之面沐浴,原来是女扮男装。现在想想,莫缇赢虽然平日刻意将自己的装扮表现的粗狂随意,但在举止间还是不经意透露出一股阴柔之气。

    这件事大概连屈衡都蒙在鼓里吧,公申征暗暗念道,真不知嘲风见到这样的场景会是和感受。他心中虽是这样思虑,但目光却游离在莫缇赢的身体上,静静地躲在身边的一棵树旁偷看。他不由感慨这样的女子果真是绝色尤物,尽管她的身体大部分都潜在水里,但还是能从她的面容和裸露在水面外的肌肤看出她是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完美无瑕的的容颜,在黄昏光辉的烘托下,莫缇赢精致的五官闪现处圣洁的光芒。

    夜色终于在这一天降临,持续了大半天的雨水也因此宣告终结。安陵县外的一处原野上,九歌之一的药王公申征在草地上狂奔,黑色的流苏逆风扫过,携带着一丝原始狂野的气息,似在与天地万物竞赛。

    在草原的另一头,有着一个自己等待已久的合作对象,他知道一旦发出联络信息,便是有紧急重要的事情发生,所以自己不敢有半丝的松懈,因为对方是一个他不敢怠慢的人。

    视线的另一头,一名锦衣人伫立在原野之巅,负手而立,身体与自然浑然天成,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肃穆气息。

    你又来晚呢。一道沧桑低沉的声音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似的,公申征听到后心中一咯,一来因为这声音中充满了责咎之情,二来相较于三年前的那一次会面,眼前人声音更显落寞。

    他站在锦衣人的身后注视着后者的背影,保持这十尺的距离,不敢再向前深入一步。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约定,每当自己为他完成一个任务,便能缩小这距离一分,当两人之间再无距离的时候,自己便能够彻底占有

    他不只一次憧憬着这样的画面,而这样的会面无疑是他所最为期待的,相较于屈衡,他更甘愿受眼前人的派遣,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情。在安陵之中,也唯有自己知道他身负着双重身份。

    事实上,知道这件事的还有九歌之一的少司命江渚清,他和自己一样早已经脱离了屈衡的掌控,选择了同一个主人,因为他和自己有着一样的目标和追求,只不过他运气不佳,任务刚刚开始便和他的那位师傅被卫松疾轻松设计除掉。

    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竞争便不存在的,这一点,自己还得好好感谢卫松疾。

    水濯死了,荆歌消失不见了,现在屈衡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我是趁着这个间隙才偷偷跑出来的。公申征道。

    水濯死了?锦衣人也略感意外。

    是被卫松疾的成名绝技疾风扫剑所杀,我们找到她时,她已经断气了,荆歌气愤难耐,去找卫松疾报仇,不过到现在还没回来,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这卫松疾行事果断,作风冷酷,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可怕无情,以后再针对他可得好好计划一番,只是可惜了那对苦命鸳鸯,就这么去了。

    现在九歌之中大司命,少司命,湘君,湘夫人先后毙命,嘲风和昭伯下落不明,而你我又是同路人,现在屈衡可谓是孤家寡人,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锦衣人摇头道:千万不要小瞧了屈衡,即便九歌只剩他一人,他也有扭转乾坤的实力。我认识他的时间远早于你,当初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扫荡北方绿林,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即便现在已是垂暮之年,我也不想和他正面交锋。所以必须趁着这段时间尽快完成接下来的事,否则一旦等到屈衡清醒过来,抛弃所有道德禁锢,大开杀戒的时候,便为时已晚了。

    难道连你莫缇赢也不是他的对手么?公申征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

    莫缇赢笑道:若是在五年前,我或许还能和他勉强战成平手,但如今放眼世上,除了大将军苏曜外,只怕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才会想到用他最大的软肋昭伯来暂时牵制他。

    可是我听说屈衡要拿那个叫苏镜的丫头来交还昭伯,如此一来岂不坏事。

    莫缇赢呵呵一笑,道:毋须担心,昭伯现在被车卿之秘密扣押,没有我的吩咐,只怕他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车卿之?就是那个绡巾卫的统领,他也是咱们的人?公申征震惊道。

    莫缇赢不以为意道:车卿之是很久以前孙皓安插在绡巾卫里面的暗桩,负责监视苏曜在军中的一举一动,这一点连他的好兄弟公孙战也毫不知情。此人外表看似愚朴,实则心机深沉,是个惟利是图,善于伪装的小人。我只向他许下轻利,他便轻易为我驱使,同我插手安陵局势。事实上,除了金家那一家三口外,这回孙皓派遣的大部分刺客都已经被我收买。但这些人终究是些豺狼之辈,奉我为首领不过是利益上的妥协,不能完全信之。嗯,公申大人,九月流火准备好了么?

    公申征将药包射入莫缇赢的手中,道:我经按照你的吩咐,将‘九月流火’的构成进了特殊的配置,可是这样做未免有些太过麻烦,这不过是一种杀人的毒烟,需要如此改造的如此繁琐么?

    莫缇赢意味深长笑道:关于‘九月流火’,我自有用处,你无须多心。

    听说杨魄他们哥仨也到了安陵,是不是我们的行动已经全面开始了。

    莫缇赢冷冷笑道:杨魄他们三个贪功冒进,没有接到我的命令便擅自行动,和卫松疾接洽,自以为能够抢得先机,殊不知破绽百出,早已经步入死途,想必现在已经栽在卫松疾的手中。这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