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火飓风之再见江湖:第五十二章 豁出去的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苓,别这样,我答应你,不再逃避了,我这就去找他。唐姿柔盈动着满腔的波澜,渐渐松开黄苓的手,一点一点挪动着步子离去。

    宛若突然变了个人,之前的刚强柔韧消失无踪,此时的黄苓从未有过的柔弱,田尹搂她的怀抱更紧了。

    微微抬头,黄苓对上田尹的双眸,语气温柔:我们结婚吧,就现在。

    田尹震惊得不能自已,他不敢相信这是黄苓主动提出的。

    只要你不介意我是以郑翘的身份——

    当然不介意,你就是你,你是我的女人。田尹不等黄苓说完,就霸道地将她拦腰抱起。

    一个伤痕累累,一个心疼着她满心的伤,两颗互相折磨却从未分离的心,重叠在一起,填补着伤口。

    出淤泥而不染,遗世而独立的白天鹅,自然不会无端变幻着面目,黄苓自有她的考量,这份考量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沉重,她早已不再是那个被众星捧月、受尽百般呵护的小女孩了。

    黑与白自古以来是两立的,但黄苓爱上田尹却并非是错误的。黄苓虽生长在黑道,可她一腔正义感从未迷失;田尹虽曾是卧底警察,可他却目睹了黑道的正义。

    才诡谲的黑白迷宫里,他们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对方,并矢志不渝,因为灵魂早已契合,无法分离。

    逃避了多久不肯面对自己的内心,看到黄苓的柔弱,才叫唐姿柔勇敢起来。明明她可以武装最坚固的铠甲在身上,为何不能直面自己的内心呢。

    明明总是躲在背后偷偷心疼着买醉的田柯,唐姿柔逼着自己往前一步,出现到他面前,却始终一副冷酷的面孔。

    呵,男人。唐姿柔见过的男人,要么就是对自己有企图的;要么就是田柯,让自己备受煎熬的。

    是我眼花了吗?怎么看到阿柔在我眼前?田柯晃了晃脑袋,拼命眨了眨眼,想要看清楚些。

    啪,一记火辣的耳光打在田柯脸上,随即他又被一双冰冷的手捧住脸。

    一个医生,每晚喝成这个样子,要是有病患急诊,怎么办?你遇见我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霎时间被疼醒了的田柯,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愠怒的冰山美人。

    不如像苓那样,推不开命运,就接受了它。唐姿柔把心一横,捧住田柯的脸就狠狠地吻了下去,吻技拙劣却充斥着野蛮霸道。

    对田柯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恩赐,他便不自觉抱住了唐姿柔的腰,渴盼着这个梦不要醒来。

    一直从天台纠缠到家里,直到门被摔上的那一刻,田柯才恍然发觉这不是一个梦。

    清醒了的田柯推开了唐姿柔,并轻轻阖上她的衣服,仔细地替她扣着扣子。

    多讽刺啊,唐姿柔第一次见有男人小心翼翼地替自己扣齐衣服扣子。

    一气之下,唐姿柔撕烂了田柯的衬衣,瞠视着他:田柯,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没有下次了。

    唐姿柔笃定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放下尊严,放低过去,再也不会像这样勇敢了。

    田柯忘不了不久前才跟袁佳乐定下的约定,他爱她,才不忍她轻贱了自己。我不行,我不想你后悔。

    唐姿柔红了眼眶,却依旧一脸冷酷,抖动着嘴唇: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就当等价交换,别让我觉得我欠你的——

    唐姿柔咬牙切齿,执意揭开衣衫,却被田柯死死抓住双手,不由得她做出过激之举。

    我懂了,我不干净,不只是沾满鲜血的双手,三年前,你何不让我死了算了,不用他们动手,我都恨不得杀了我自己!这是唐姿柔心里跨不出去的伤痕,如何也想不通怎么会在别人的编排下遭遇了那种事。

    不是这样的,根本不是,田柯急忙抱住情绪失控的唐姿柔,解释:不是,你是我最珍惜的人,请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是我,是我没有保护你的本事,是我的错。

    那为什么不可以,我跟阿苓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明天,所以,她叫我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唐姿柔抽搐得越来越厉害,她在用整条命努力鼓起勇气,田柯我我我爱我爱你。

    伴随着滚滚而下的眼泪,能够杀人如麻的唐姿柔,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了出来。

    怎么比杀人还难,我终于说出来了,对不起,我先走了唐姿柔焦虑不安,无法安然自处,只一心想要逃离。

    田柯吃惊地看着眼前精神恍惚的唐姿柔,尝试去感受她的勇敢、卑微、彷徨与无助。

    在她即将转身时,田柯一把拉住她的手,让她倒入自己的胸膛,于是,如视珍宝地拥抱在怀。

    我爱你,阿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