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亭外,静待桃花开:第四章 封公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宫中来了人,白染一身蓝色宫袍,轻纱披肩,青丝被高高挽起。

走着宫步上了轿。

    人们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人群和轿子消失在大街上时,街道又慢慢恢复了平静。

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轿内的白染听到阴阳怪气的停轿!,轿子缓缓下落,有嬷嬷小心翼翼掀起了窗边帘子,一张有着岁月痕迹的脸,挂满了慈祥,柔声道公主,咱们到啦。

这是苏嬷嬷,被安排到白染身边照顾她的嬷嬷。

    城内是另外一种景象。

    南子渊登基没多久,三大族之一的药族就挂起了红色灯笼,不为别的,有圣旨下达,封药族族长长女为公主,药堂内欢声一片,都为此骄傲。

只是这欢乐与殊荣的背后,有着不被人知的秘密。

    药族族长在堂前走来走去,这南子渊想的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他这草草的下了旨,时间仓促,进宫的日子就快到了,不可能抗旨,也不可能就这样毫无准备的把女儿送到虎口边。

他的内心纠结,往事历历在目,他叹着气不知如何是好。

    白染的心里完全没有父亲那样的紧张,也没有喜悦、她的内心平静的像一汪湖水,许是见多了这场战争中依旧苟延残喘的所谓贵族,她对于这份殊荣可以说是并不在意,不过是一顶帽子罢了,她想不久前的慕城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她的脑子里浮现的满是鲜血,是凄惨,是百姓歇斯底里的哀怨。

哀怨战争的无情,哀怨南子渊的无情,以及对离朝皇帝无能的哀怨。

    轻叹一口气,她起身,拍一拍衣服的褶皱,抬头望着那墙外。

她仿佛能看到那堂外的红墙,在光下耀眼,可不一会儿,一团灰色渐渐涌来,那座宫殿消失在那混乱之中。

可是她却开心不起来,她的记忆里有一双眼,那双眼就那样看着她,有着怨恨,有着绝望。

趁还没好再扎入。

密密麻麻的伤口,久久不能散去的疼痛。

白染心想,那个女子,是一位怎样的离朝公主    纳兰,你不必担心,此次进宫,爹爹会帮你安排好,后院里的丫鬟培训的也有一段时间了,你挑几个身手好的。

过几日宫里会有嬷嬷过来教你礼仪,尽心学着,我们药堂的安生日子白诩走了过来,长长的叹了口气,原本英俊的面庞看起来少了精气,显得有些苍老,有些憔悴,这不该是不到三十岁的人该有的神情,犹如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紧紧皱着眉,是爹爹不好,早知道就不该卷入这些事情中来,让我家纳兰受了委屈了。

原本魁梧的身躯不知怎地,在那一刻竟看似渺小了许多。

    爹爹放心吧,纳兰自幼学习了许多,且不会在那围墙内出什么事端的。

难道爹爹不相信纳兰吗?微微昂起头,那双明亮的眼睛晃得白诩失了神,那双眼睛,果真是像极了她的母亲。

    纳兰,白染的乳名,据说,是太阳的意思。

    阳光刺眼,不知如今,这轮太阳是否还能照亮这远乡之地,是否能给我药族一片光明白染心里暗自感慨道。

虽说在爹爹面前夸下了海口,可是那围墙内的禁锢之下,何人不是身不由己,只能任人摆布?    在几旬后的一个有着灿烂阳光的日子里,马蹄声充斥在药堂所在的大街上,整个药堂被笼罩在热烈而喜庆的氛围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