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亭外,静待桃花开:第十四章 看人的经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墨浩倡欣慰的拿起身旁的茶杯,细细的品味起来。

    墨璐不忍心打断墨浩倡的安逸,小小的眉头悄悄的皱了起来,心里都是那解不开的纰漏。

    取药一事过去,南家和傅家依旧没有被告知其中的缘由。

原因是就算是一行人安全回来了,傅家人当然会因此松一口气,但是处于被动方的南家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药是傅晟睿带回去的,取药之后的南子枫没有在傅璟芠的面前露过面,再加上伤了手臂,就算是习武之人也需一段时间养伤。

    南子渊在南子枫离家的这段时间里,也没有完全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几天他已经往墨府跑了几次,虽说墨璐没有像之前那样对他进行言语上的暗自嘲讽,但他能感受出来墨璐始终不喜欢他。

    心里不悦的南子渊,暗暗的把不满发泄了一次又一次。

对于墨璐的不予回应,虽说这的确激发了他内心中的挑战欲,但是他不满的不是见墨璐,而是被自己的父亲安排的明明白白,他不喜欢别人给他一个套子,而他就要按照流程来的束缚感。

    璐儿,听他们说,你好像不喜欢南家的那小子。

墨浩倡坐在堂上,语重心长的问道。

墨浩倡自己是喜欢南子渊的,他从来都反对那些每天口中说着男子唯有习武,才能称之为英雄的浅俗说法,他看过南子渊做的文章,很喜欢他对事物不同的见解,内容中更有大胆的表露出别人不敢说出的陋习。

在墨浩倡看来,敢直言别人不敢说出的弊端的南子渊才真是所谓的英雄本色。

    爹爹你本就知道我不喜欢那些装腔作势的书生,相对于他们,我倒是更欣赏那些虽然语言稍粗俗而更果敢的习武之人。

    南家那小子可不是装腔作势,你别看他现在这样子,爹在官场混迹这些年,看人可不会错。

墨浩倡带着笑意说道。

    谁知道呢,看他现在也不过是耍耍嘴皮子,在文墨上舞刀弄枪,一副整日只晓得读书的样子,在我看来,爹您这次的眼光怕是出了错了。

    一个人的品性可以通过不同的行为来隐藏,可是一个人的野心可是藏也藏不清的。

南家那小子可不是简简单单写写诗文那么简单。

墨浩倡的眼神严肃认真了几分。

    墨璐没有回应,她是看不出爹爹口中所谓南子渊的定义,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个南子渊。

    墨浩倡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摸摸墨璐的头也是,你还小,哪里会懂得这些事情。

对了,上次你嚷嚷着看的东西理清楚没有?    当然,就算是比较复杂的地方我也好好研究过了,感觉也不算太难,就是有的地方我还没能完全确定下来。

墨璐的语气中带着一些自豪。

    嗯,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挺顺利的,抽空了解这些就行,也不必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