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剑缘录:第一百八十一章 风硝烟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苍龙、白虎、朱雀、玄武率领在前,白泽、烛龙、麒麟、应龙、犼紧跟在后,后面跟着无数神兽神将。与此同时,蚩尤一声怒吼,紧接着被封印起来的混沌、朱厌、梼杌、穷奇、饕餮全部破除了封印,一涌而出,在荒夷大地——齐鲁大地再次开战,一片光明从人间的上空出现,诸葛清风与蚩尤执剑相斗,地面上的房屋尽毁,被卷进来的凡人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清风蚩尤二人从人间战到魔界,又从魔界战到神界,他们都拥有着相同的随意穿界之能。——七界,都成了他们挥动手中武器的地方!

    神魔之兽在互相撕咬着,血腥满地,苍天尽褪颜色,这前所未有且甚于万年之前的逐鹿之战,毕竟,当时是轩辕黄帝与蚩尤魔尊,而今,换成了诸葛清风!

    大水。炙火。惊雷。闪电。金风。血雨。昼云。

    汹涌!咆哮!轰隆!霹雳!呼啸!腥杀!寂寥!

    灾难与幸福,黑暗与光明,鸟语花香和血腥成河,男耕女织和尸骨遍荒都只能在弑杀中变幻出来。谁的手中没有沾满血腥?哪个皇帝不曾内心残忍?都只能在血腥中演化出来。

    苍天开始哭泣,冰灼的雨水浸润了所有人的眼睛,所有人、神的希望都寄予在了这场战争当中,他们的眼里无不浸润着残杀,他们的嘴里无不咆哮着凶残的吼叫,杀、杀、杀

    勇者弃下手中的锄头和对手拳脚相踢,懦弱者躲在墙角畏畏缩缩,瑟瑟发抖——一个放弃了生,一个放弃了死!

    蜀山上的羁押已经比较松弱,诸葛清风的剑将蜀山一击成烟,百年仙山顿时化为灰烬,林萧寒和游剑臣驭剑击杀妖魔。带动了所有的蜀山门人,清虚看着百年基业在此毁于一旦,生死忧心,戾气更大

    诸葛清风和蚩尤魔尊在一声爆炸中双双炸开。蚩尤的魔杖从中间折断。凶恶的面孔互相交织,他大吼着:战神——与诸葛清风相向而击。终于,在一场惊天动地的声音中两人消失在了异空时界,再出现时已成为了随风而吹的飞灰,飘呀飘。散于齐鲁大地

    震惊了所有人的爆炸声在边界传响,神兽将魔兽已尽数斩杀,只有少部分逃走在黑暗之地,顿时,胜者在为自己的胜利而欢呼,懦弱者在为自己的存活而欢呼

    远处,诸葛清风执剑伫立于此。像一座永不坍塌的石像,巍峨雄伟,阵阵清风轻轻地浮动着他杂乱的长发、拨动着他的衣角,舞娄带将他和爪中的剑紧紧相缠。永不分离。

    王亦灵朝着诸葛清风疾奔而去,跑到诸葛清风面前,只见诸葛清风的脸上挂着泪珠,眼角还是湿的。

    清风,咱们胜了王亦灵笑着看着诸葛清风,忽然,她的脸上顿时失色,想朝诸葛清风扑去,却被九天玄女再一次地将她的手紧紧相牵。

    他已经死了。九天玄女说道:他还有一封信托我交给你。说着,九天玄女将缠在诸葛清风手上的那条舞娄带轻轻取下,交给了王亦灵。

    王亦灵缓缓展开,舞娄带上歪歪斜斜地写下了几个血红的字,现在已成殷虹:

    亦灵,我爱你!

    亦灵,对不起。

    天空上,飘飘洒洒洁白透明的雪花,随风吹荡之,这片惨红的大地,到处悠扬着白雪,盘绕在诸葛清风僵硬巍峨的身上,诸葛清风的睫毛上,长发上,两肩上,都堆积着白雪,当雪花飘触到右臂上的火焰之时,随即便被烧为蒸汽,可是过上一段时间,再凶猛的火焰,也终究还是被压灭了,只剩下一个普通的人,左臂上闪耀着晶莹的冰光

    林萧寒、游剑臣、徐尽颜、诸葛流云他们围在诸葛清风的尸体旁边,任风吹雪打,也不见这身体晃动一下,王亦灵通红着双眼朝诸葛清风慢慢走去,回忆,在王亦灵的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拨动,想似水流年一样,涌流不歇。王亦灵的芊芊玉手颤抖着抚摸到诸葛清风的脸庞,呼——的一声,诸葛清风便化为了一阵轻烟消失在王亦灵的手掌中间

    徐尽颜微低着头,是因为懊悔。

    诸葛流云微低着头,是因为惭愧。

    其他人低着头,是因为敬畏。

    七界终于回归了以往的平静,待蜀山重修于好,清虚将掌门之位传与了林萧寒,而后弦独自回到了紫微星上,看守着那块女娲灵石

    游剑臣继续着自己的天地遨游,他逢人便夸,自己曾收了一个好徒弟

    诸葛流云和姚依轩结起伴来,入了深山巨谷,不再寻问世事之事

    徐尽颜拥有着女娲灵石赐予的不死之身,她带领着的生死门在灵界中独居七界,在生死门的广场中央,永远矗立着现在生死门的创立之人的石像——诸葛清风力败蚩尤之后,手持神剑面对着王亦灵的等待着王亦灵的轻轻伸手结束这一切,而王亦灵的手却永远地停在了诸葛清风的脸庞之外一厘处,这两座石像,使生死门在众多修仙门派中高高鼎立,天帝等神先后前来拜祭

    生死玄门不为修道,只为守护着这两座石像,还有姚芊羽的牌位,这对于那些弟子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

    在一个山清水秀之地,静谷飘幽,神女灵魃与那把剑相互依靠,相互回忆着种种往事,一切,都尽在虚无当中

    只有飘荡的歌声在谷中悠悠扬扬:

    天涯有缘寻天涯,乐不思蜀见芳华。

    才道情至天作孽,游走天下四海家。

    不问生死落残花,愿赌仙命作人嫁。

    百年归老无良伴,共与神剑铸奇侠。

    到最后了,有很多话要说,却也说不出来,就像是女朋友跟人跑了那样的心情,很不愉快

    熔炉中的岩浆不断地翻滚,如同烧开的热水一般,热气腾腾地往外冒出,那无名之火在演讲的表面张牙舞爪,尽情挥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