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东来:第9章 来龙去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东来说:那你就是富豪家的千金大小姐了呀!失敬失敬!但为什么你不在鹏城家里好好待着享受如花般美丽的人生,却跑到阳城的小酒吧里卖醉?——不会又是‘家里逼婚,大小姐愤然离家出走’吧?这样的桥段也太没新意了。

    周茗茗目光黯然,低声说道:对,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们周氏集团在最近一年多的经营遭受了很大的挫折,迫切需要大笔资金周转,不然有破产的可能,但祸不单行,作为集团主心骨的爷爷半年前卧床不起,无力再处理集团事务,原本昔日关系较好的合作伙伴都纷纷划清界线,不愿提供帮助,生怕被拖累。唯一一家愿意提供资金的是王氏建筑集团,但他们有个条件,就是要让我嫁给他们王家二儿子,做王家媳妇。

    李东来:这也可以理解,生意场嘛,没有好处有几个愿意白白付出的呢。不过你既然逃了出来,是不是王家二公子很差劲,你看不上眼?

    周茗茗冷笑一声:哼!说很差劲都是抬举那家伙了。我读高中时跟他在同一所学校,他那时就已经是飞扬跋扈,到处欺负其他同学,见到漂亮女孩就会用尽各种手段去骚扰,得手后很快就会甩掉,听说有好几个女孩都为他堕过胎,我们学校里还有个女孩因此而跳楼自杀,当时在校内造成相当大的轰动。不过因为王家有钱有关系,最终不了了之。总之,这算是个人渣,王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原来这样。那你家里人都还依然逼你嫁给他是吗?李东来问。

    我妈是不愿意的,但她向来性格柔弱,在家里说话没什么分量,而大伯、大嫂则是极力赞成这桩婚事的,还联合了家族里的其他长辈给我爸施压。我爸是目前集团的董事长,为了集团考虑,他也不得不低头。

    看来生活在富豪家庭也并不都是值得羡慕的事情啊,许多时候在所谓家族利益面前,个人的幸福与追求,都是可以轻易牺牲掉的。

    李东来心想着,口上半开玩笑的问:那你是怎样作出要逃婚的决定的呢?你看上去可不像这么有魄力和决断力的女孩哦。

    周茗茗沉默了一会,说道:其实我一开始也很绝望,你想,我才刚高中毕业啊,还有大好的青春没享受呢,怎么甘心就嫁给这样一个人渣?但是不知道怎样才好,我的反对意见根本没用,只能偷偷哭了好多回。家里人作出让我嫁到王家的决定,原本是瞒着爷爷的,但后来不知怎的还是被爷爷知道了,但他没有明确反对,只是一次趁我到病房探望他的时候,悄悄跟我说我:不要委屈自己,要走自己的路。我这才下了决心逃出来的。

    李东来总算知道了周茗茗逃婚的来龙去脉,心里不由得对她的爷爷产生了几分敬意:并不是所有人都将利益置于亲情之上的。

    负责?!李东来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是我睡了你、弄大了你的肚子了吗?那样的话不负责的是王八蛋。

    可如今是我将你从几个人渣银贼手里解救出来,然后把你送到酒店,再把自己的床让给你睡,甚至还为你换衣服、清理呕吐物,你不感谢就罢了,居然还说要让我负责?

    还讲不讲一点道理啦?

    只是一看到周茗茗半羞半怒但俏丽无暇的面容,李东来眼前一下子又出现了昨晚帮她换t恤时的香艳喷血场面,原本要脱口而出的抗议就憋会到肚子里去了。

    而且他也听说过某个著名哲学家某某某斯基说过的一句名言:不要试图跟女人讲道理,尤其是美女。

    于是李东来只能无奈地试探着说:你想我怎么负责呀?赔你钱吗?我身上总共还有六千多块,我最多只能给你五千块,得留点吃饭。

    哼!谁要你的臭钱呀!周茗茗一脸不屑的说道。

    那要不然我以身相许如何?李东来干脆逗她说。

    周茗茗一听,脸上又是一片羞红,骂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想得倒美!

    李东来值得摊开双手说道:那你还让我怎么负责呀?

    周茗茗两颗黑漆漆的眼珠子急速转了几下,说道:刚才你说自己一个人痛殴了视频里的那几个混混,那看来你还挺能打的对吧?

    李东来毫不谦虚的答道:全天朝不敢说,在阳城这里,我敢说没几个人的能打得过我的。

    周茗茗显然认为他是在自吹自擂,连忙说:行行行,知道你超能打了——那我就给个机会让你负责吧。

    想要我怎样?李东来疑惑地问。

    周茗茗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其实很简单。我呢,刚来到阳城,对这边的环境不太熟,从现在起,我就跟着你了,你去哪我去哪。不过有一条,就是万一碰到有人要对我不利,比如像昨晚酒吧那样,你必须帮我,不能让我受到伤害。

    李东来听得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美女居然能提出这么奇葩的要求,脑洞够大的呀!

    他真的想大声对她说:我们其实并不是很熟啊!

    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无奈的商量口吻:周美女,你何必要这样呢?只要你注意点,不在晚上到一些偏僻或者类似酒吧等一些野狼比较多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毕竟天朝的治安是出名的好。跟着我这个陌生男子在一起,反倒不太好吧?

    周茗茗哼了一声,说道:不行,像我这样风华绝代的美女,孤身一人实在太不安全了。而你,昨晚先是赶跑了那几个流氓,后来又又经受住了我的美色考验,人品应该还是可信的。

    说罢,脸上不由得又泛起一阵红晕。

    李东来差点又看呆了,心里暗想:自己本来就孤身一人,身边有个美女作伴也挺好呀,就算不能吃,起码也可以养养眼。至于说保护她,还不是举手之劳。何况在天朝的治下,哪来的那么多恶人惦记一个小姑娘呢。

    当下便对周茗茗说: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将你的情况清楚告诉我,免得哪天你家大人找来说我拐带未成年少女!

    什么未成年!我上个月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了!周茗茗忍不住脱口而出,但话一说完,又将大半个脸都缩到被子底下,只露出一对大眼睛。

    李东来脸上禁不住露出了笑意,又问道:那你家在哪里?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喝酒,还喝得大醉?这样很危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