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那诡异的相处方式:第六章 源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克莱门汀看着袋子中的最后一块面包沉思着,良久她将那块面包塞到了自己的嘴里狠狠的咀嚼着。

    那么,吃饱了

    看到克莱门汀的动作,羽恰到好处的朝着克莱门汀这么说着,他体内的源能已经消耗了一半,消耗的同时也在恢复着,即使恢复速度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但是以分钟来计算的话也是相当可观的。

    可以吃掉你的话就更好了

    克莱门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玩味的向着后者这么说着。

    羽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反应,在克莱门汀好奇的目光中,羽来到了床边趴在了地上,双手在床底摸索着,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没多久羽从床下拉出了一个有看起来有些岁月感的木制箱子,弹掉了上面的灰尘,羽打开了这个木箱子,箱子静静的躺着一把唐刀。

    原本有些好奇的克莱门汀在看到羽拿出的东西后露出了有些不屑的表情。

    你一个魔法咏唱者拿把刀是想要做什么

    克莱门汀的头向着后面仰去,有些随意的朝着羽说着。

    当然是拿来用了

    并不在意召唤兽的话,羽有些怀念的看着手中的唐刀,将其抽了出来,约有一米长,即使放了那么久也依旧没有生过一点锈,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锋利。

    羽的身高约有一米七,这样的刀羽刚好可以挥舞起来。

    这的确是一把普通的刀,虽然开过刃,谁都有过中二的时候,不过羽中二的有些不一样,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如若不是那个家伙的话,也许不会变成黑历史呢。

    不是吧,你一个魔法咏唱者竟然要用兵器

    听到羽的话语,克莱门汀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玩味的看着羽。

    我可不是什么魔法咏唱者,我是召唤师,你就是我的召唤兽

    虽然不知道魔法咏唱者是个什么东西,但应该和法师差不多。

    听到召唤兽三个字眼,克莱门汀变得有些咬牙切齿,我就是喜欢看你想干掉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不顾克莱门汀的咬牙切齿,羽打开自家尘封已久的大门,只身走到了楼梯上回头朝着克莱门汀这么说着。

    羽和克莱门汀很顺利李的来到了楼下,途中并没有遭遇到什么丧尸,如果楼道中也可以遇到丧尸的话。

    楼道的铁门大开着,不仅仅是羽这一栋,其他的基本都是这样,这个门就是一个摆设一样的东西,为了方便住户们往往会选择将其永远打开。

    看到那些‘人’了吗,它们的身上都带有一种病毒

    走到了楼外,羽指着不远处的几只丧尸朝着克莱门汀说着,防止后者因为大意被咬到,他现在只能与一头召唤兽建立联系。

    若是克莱门汀因此死去的话,他虽然不会陪葬,但是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反噬,并且一个星期内无法再次召唤召唤兽,这对于羽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被它们咬到或者抓伤的话,就会变成它们那个样子

    看着后者那漫不经心的态度,羽很认真的向着后者这么说着,见状后者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区区不死者

    那么干掉这些对你有什么好处,别告诉仅仅是因为看到这些东西感到不爽而已

    克莱门汀有些玩味的向着羽说着,以那些不死者的速度,他们完全可以将其无视掉。

    就当是为了你自己吧,干掉这些有机会增加你的存在时间

    羽淡淡的说着,他并不是信口开河,的确是有机会。

    这只是他的猜测,不是绝对的,传承中虽然提供了很多有帮助的信息。

    但其中并没有提到过丧尸这种存在,传承者想要变强有着两个途径,第一种就是通过吸收遍布于整个世界的源能来扩大自己的源能总容积,对于源能,每个人吸收的速度都不同。

    源能之所以被称为源能,是因为它有着非常强大的兼容性,它几乎可以替代所有体系的能源,就像是一切的起源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