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那诡异的相处方式:第十九章 那联系,是谁的联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它试图张了张嘴,但却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对于自己发出的声音它显得更加迷惑了。

    看到这只丧尸的出场,羽死死的盯着这只丧尸,它也穿着一身的校服,只是举动却显得异常怪异,与普通丧尸完全不同。

    羽提着斧头想要靠上前去观察这只丧尸与普通丧尸有什么区别,但这时克莱门汀却拦在了羽的身前阻止了他的动作。

    异常代表着危险,未知代表着机遇,眼前这个属于哪一种呢

    以一种低沉的语气朝着羽说着,她在担心羽的样子,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此刻她非常的不希望羽受到任何危险,就像是他是自己一直朝昔相处的家人一般。

    我觉得是后者,你在担心我吗

    被克莱门汀的态度搞得愣了愣,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发自内心的朝着克莱门汀笑着。

    呀嘞呀嘞,你可不要搞错了,我可是踏入英雄领域的克莱门汀,若是和你一起被葬送,不是太不堪了吗

    听到羽的话语,克莱门汀恢复了那种愉悦的态度,不再阻挡羽的前进,两人都刻意无视了其他几头正在进食的丧尸。

    见状羽笑了笑,也不反驳后者,命令着在一边已经控制住的三头丧尸凑上前去将这头显得有些异常的丧尸扑倒在地上,丧尸因此发出了有些不满的声音。

    羽将自己厚重的手掌放在了这只丧尸的头上,这只显得有些不满的丧尸好奇的看着羽的动作,但随后它好奇的目光凝滞了。

    我要试试控制那些丧尸,一会儿你注意下我不要被丧尸咬到

    羽很是信任的向着克莱门汀这么说着,原因无他,与克莱门汀之间那血脉般的联系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即使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呵呵呵呵呵呵

    没等克莱门汀回答,一边的红毛又开始了自己的傻笑,口水不自然的从他的嘴角滴落,因此引起了羽的注意力。

    稍微有点恶心了

    有些厌恶的看了看傻笑的红毛,走上前去将他的身体拉起来,露出了放置在手推车中的枪型弩,将其拿出来放在了一边的地上,因为羽接下来的举动可能会弄脏这把弩。

    举起斧头朝着红毛受伤的大腿劈了下去,血溅当场,手推车也因此后退了一段距离,红毛的大腿却被劈出了一个狰狞的伤口。

    和丧尸已经凝固的血液不同,红毛的血液显得很新鲜的样子,因为斧头的劈下,溅射到了羽的脸上已经闲鱼睡衣上,加上他那面无表情的面孔,凭空增添几分恐怖的气息。

    舔了舔溅射到嘴边的血,羽回味般咋了咋嘴,红毛那令人心烦意乱的傻笑声已经停止了,他显得有些虚弱的样子,虚弱到无法再次发出傻笑声,现场弥漫着一股新鲜的气味。

    羽看了看大门的位置,行动最快的丧尸小队已经来到了大门的位置,它们陶醉的闻着空气中好闻的味道,先是愣了愣,随后显得有些兴奋的样子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布鲁蹒跚的朝着血腥味的源头张牙舞爪的走了过来。

    所以说啊,丧尸真的是一种很纯粹的生物

    显得有些冷漠的看着那四只丧尸,它们已经兴奋的扑在了红毛的身上撕咬着,由于红毛穿着衣服的缘故,它们需要先将衣服撕碎,其中一只看起来比较聪明的丧尸直接挑选了红毛裸露出来的大腿作为入口的地方,伴随着丧尸们的撕咬,红毛的眼神越发呆滞,他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你是恶魔吗

    靠在墙边,克莱门汀饶有兴致的发出了自己的抖音。

    难道你不是?

    以一种看玩笑的语气,说出了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帮大忙了,兄弟

    羽很开心的向着红毛这么说着,即使后者估计已经听不见了,绕过了手推车将手放在了其中那只显得最聪明的丧尸头上。

    其他的丧尸还没有到达这里,它们太分散了,这四只是最靠近大门的,所以才可以以这么快的速度来到这里。

    伴随着体内源能的导入,羽很轻松的再次进入了之前那种奇妙的状态,与之前有所不同,眼前的这头丧尸脑中并没有发光的地方。

    这也代表着它的脑中并没有源珠的存在,但是作为消耗单位来说够格了。

    这么想着羽已经成功控制了这头丧尸,这只丧尸看着眼前的红毛,已经没有了进食的**,反而用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神色注视着眼前的羽。

    它并没有神志,但是本能在告诉它,眼前的存在就是它的王,至高无上的控制者,它的一切。

    和克莱门汀之间的有些不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