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那诡异的相处方式:第十一章 达成共识.jpg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那里的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学生的人群密集程度可是仅次于工厂的,那其中的丧尸数量

    啧,那画面不要太美

    看着这样的场景,羽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走到了离自己最近也是最熟的一家灌汤包店铺前,那里的门前还摆放着不少的蒸笼,克莱门汀就这么跟在羽的后面,时不时瞄一眼那些车辆。

    店铺内的环境显得有些杂乱,地面上还躺着四具尸体以及不少的血迹,其中两具显得很是眼熟,正是那熟悉的老板以及老板娘,除此以外还躺着一个中年女性以及一个长相普通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的眼眶中还插着一把刀。

    这女的应该就是那位孩子的妈妈了吧

    看到这样的场景羽心中默默想着,原因无他,与那个孩子描述的实在是太相似了。

    这里的老板和老板娘还是很不错的,都是来自外地的手艺人,老板是一位非常有气质且态度和蔼的大叔,老板娘有着一张可爱的包子脸,这一家人就像是活宝一样时常和客人其乐融融的相处着

    可以的话,真希望他们没出事

    世事无常,因为味道正宗的缘故,羽经常会到这里买早饭来着,与店家也很熟,没想到竟然连这家也遭遇不测了。

    此时似乎是被羽所造成的动静所惊醒,老板夫妇以及那位中年女性都像是熟睡中刚睡醒的人一般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但羽知道,它们已经不再是他们了。

    克莱门汀,给他们个痛快

    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着羽话语的的结束,克莱门汀以非常快的速度抽出了自己的刺剑利落的插进了这些丧尸的眼眶中,它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倒在了地上,与那只扑街在地上的青年丧尸一起。

    羽有些微妙的朝着克莱门汀眨了眨眼,这么听话的吗?

    这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自己

    克莱门汀愣愣的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手中还在滴血的刺剑,内心深处这么对自己催眠着,什么情况,总感觉刚才的羽格外的顺眼,想生气却有点生不了气,以至于随着羽话语的落下她本能的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干掉了那几只丧尸,这么想着,她不顾手中还在滴血刺剑就这么在自己肩膀上的盔甲上敲击着。

    不疑有他,羽将手中的菜刀放在了面前放有蒸笼的桌子上,双手摩挲着打开了其中一个蒸笼,店铺内的尸体他并不准备去收取源珠,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只是不想而已。

    蒸笼很小,其中的灌汤包更小,但是味道绝对正宗,材料也绝对是干净卫生的一流食材,每日凌晨起床精心打磨每一滴馅料,用心研磨每一张馅皮,别问羽为什么会知道是在凌晨,因为他偶尔会修仙,饥饿时的食物来源正是这家敬业的早餐店。

    这样用心制作的灌汤包,看上去就非常的有食欲,只是已经凉了

    这点有点可惜,这是昨天做的,但是因为是秋天的缘故,灌汤包并没有因为隔了一夜而变质。

    凉了有凉了的口味,羽拿起了一个扔在了自己的嘴里,随着牙齿咬破灌汤包的嫩皮,其中的汤汁飞快的占领了羽的口腔,一股填饱肚子的幸福感不可抑制的涌上了羽的心头。

    就是有点硬,灌汤包果然还是这家的最好吃,只是以后是吃不到了

    感受着嘴中不一样的味道,羽稍微感到有些失落,遂及转失落为食欲以一种很快的速度消灭着这些灌汤包。

    看到羽吃的很开心的样子,克莱门汀眨了眨自己猩红的眼睛,她想到了昨天吃到的面包。

    于是不顾羽充满敌意的眼神,从羽的蒸笼中拿了个灌汤包直接拿到手中扔在了嘴里大口的咀嚼着

    克莱门汀露出极其颜艺的表情并且自带回声特效的抖音说着,随后她也加入了吃货大军之中,直接拿了另一笼飞快的消灭着。

    这么能吃的吗

    看到克莱门汀进食的速度之快,羽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不由的也开始加快了自己的进食速度。

    随着双方进食速度的增加,一笼又一笼灌汤包被飞快的消灭掉,直到只剩下最后一笼灌汤包。

    两者的手几乎同一时间放在了蒸笼上。

    我是召唤师,应该我先

    羽理直气壮的朝着克莱门汀这么说着。

    呐呐呐,我是召唤兽应该我先才对,是谁说带我吃东西来着

    后者舔了舔嘴上的汤汁,眯着眼睛朝着羽这么说着。

    羽不由得再次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画风突变,人设崩坏啊大姐,你的节操呢,节操呢?你竟然公然承认了自己召唤兽的身份,身处英雄领域的自豪呢,昨天坚定的坚持呢!

    两者就这么一直僵持着,谁也不准备松开握着蒸笼的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