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斗兵谋之舞姬帝后:第三十八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杜嫣眉头微皱,沉思片刻,最终摇摇头,道:抱歉,感谢二位妘小姐,但是,请恕杜某直言,你们的建议,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云诗吃惊地瞪大眼睛,似乎不相信有人会拒绝这样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难道您要眼睁睁地看着您的士兵死亡吗?我们无偿为您救治伤员

    不,杜嫣打断道,感谢二位为我指出这个问题,但是江南义军的事务,完全独立,不需要江北平朔插手。至于缺医少药的问题,我会再征召郎中大夫,尽快解决此事。

    是她疏忽了,虽然之前也征召了不少大夫,但是对于作战这样的外伤,还需要更专业的军医才行。或许还需要向杭离借几百个军医。唉,杜嫣忽然有种她把杭离当冤大头欺负的感觉。

    杜将军是担心我们借此扰乱贵军的军心,干扰士兵对您的忠诚么?一直安静聆听的妘词看着杜嫣,慢悠悠开口,害怕我们有什么阴谋?

    不准确,杜嫣笑笑,我只是不希望义军有复杂的势力介入。她已经有了岭南支持,平朔,还是敬而远之的为好。

    平朔妘氏太过庞大,纵然杜嫣对江北的平朔了解不深,也知道千年大族,女子传承,雄霸一方至今屹立不倒,绝对没有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更何况在鬼戎大举入侵、江北明楚政权完全破碎的情况下,平朔依旧安然无恙,甚至公然迎娶粟末部公主,与鬼戎结亲。别忘了,平朔妘氏在抵御鬼戎进攻、第一次北伐大战之中,不知道灭了鬼戎多少个军团!如此还能周旋于鬼戎七部十六国之间,大批庇护着明楚人,便足见平朔的能力!

    如今局面已经够乱,如果再搅进一个亦正亦邪的平朔,到时候谁还能控制的住局势?

    感情你担心这个呀?云诗恍然大悟,不屑道,您还真是想多了,我们对你们的麻烦事儿没兴趣!妘雅,上!

    云诗大气地一挥手,小妘雅唰地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下来,站得对着云诗笔直笔直,小手一敬礼,大声道,是!

    小姑娘说完,一个标准的向右转面向杜嫣,小脸严肃,庄重地伸出右手抵在胸前,郑重地宣誓:

    今我进入医业,立誓献身人道服务;我感激尊敬恩师,如同对待父母;并本着良心与尊严行医;病患的健康生命是我首要顾念;我必严守病患寄托予我的秘密;我必尽力维护医界名誉及高尚传统;我以同事为兄弟;我对病患负责,不因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别;生命从受胎时起,即为至高无上的尊严;即使面临威胁,我的医学知识也不与人道相违。

    我兹郑重地、自主地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誓言。

    小女孩的声音很稚嫩,但表情却严肃认真。哪怕一套誓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却还是一字一顿,字字神圣清晰。

    妘氏五项绝学,除摄魂术失传外,其余四项传承至今。妘词慢慢解释道,妘氏的医术,传承自平朔妘氏始祖冰月夫人。这一套誓词,也是当年冰月夫人亲笔提在仁心阁上的。平朔所有子孙,若想学医,必先背熟这一套誓词。若有违背,逐出妘氏,逐出平朔。

    ‘对病患负责,不因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别;生命从受胎时起,即为至高无上的尊严。’云诗再次郑重重复了一遍,真诚道,我承认,我们此行确实有两个目的,为贵军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只是目的之一。但是,请相信我们,作为平朔的医者,我们绝对对每一个伤患负责。我们不会打着救死扶伤的旗号,行任何龌龊龃龉的阴谋!否则,我们愧对我们的姓氏!

    那么,似乎被三人打动,杜嫣敛下眸子,思索片刻,沉声道,告诉我你们第二个目的,我再决定是否接受你们的援助。

    杜嫣话落,妘词云诗相视一眼,似乎不愿启齿。

    有什么为难之处么?杜嫣抬头看两人一眼,默默地叹息一声,她还是找杭离吧。

    如果二位不愿意讲明白的话,很遗憾,我的军队里,我不希望埋下隐患,也不希望有我无法掌控的事情出现。

    是有些为难。妘词斟酌着开口,道,杜将军可否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认为,第二件事情,我们需要考虑一下与您商谈的方式。

    那么就抱歉了。杜嫣毫不犹豫地否决,一军元帅的气势丝毫不逊两位古老世家的小姐,所谓明人不说暗话,杜某自认不是一个听不得明话的人。如果不能直说,我很怀疑二位的目的。

    妘词妘笙似乎在考虑,杜嫣并不催促,不开口,只是倚在靠背上定定地看着她俩,似乎一定要一个答案。

    我们希望,片刻,云诗抬头,直接道,我们希望贵军能撤销、或者修改檄文!

    杜嫣一愣,随即笑了,有些惊讶地反问道,云小姐在开玩笑吗?

    不,妘词摇摇头,认真道,我们是认真的。虽然我们知道,檄文就是贵军的旗帜,代表着你们的立场,但是,檄文中有颇多不实之处。我们希望您能尊重历史,修改檄文。

    不可能。杜嫣回答地斩钉截铁,既然二位知道檄文是义军起义立足的根本,怎么还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但是你的檄文不实之处太多!云诗激动地开口道。

    我知道,杜嫣轻描淡写地答应,同样是皇权的人,里面的猫腻彼此心知肚明,没什么好避讳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要的不过是与朝廷周旋,为我义军谋得一片生存之地而已。

    檄文出自杜将军您之手?妘词突然出声。

    其中真假,您自己清楚么?

    那么请问鄢仆射叛国一条罪状,是真是假?

    错了,是假。

    是杜嫣瞬间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看,你自己也不知道。云诗两手一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哦,她的妘词表姐,跟着她爹那个不靠谱的老滑头没白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