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惊雷决:第203章 独眼巨人的头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威压怎么会这么可怕。根本没有办法近身。

    一声声的惊呼声,从最前方传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不甘和遗憾。好不容易闯到了这里,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物而无法拿到手中,也太让人恶心了。

    又是一名名男子被弹了出来,他们想尝试着去接近那个宝物却连最基本的威势都抵挡不住。

    终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心中侥幸被弹出来的时候,吉丰、杨凌、南绍辉、将起、灵芸都坐不住了,挤到厚厚的人群中向着宝物走去。

    辰逸站在人群中,没有过分的往前挤,而是远远的观望着威势越来越可怕的宝物,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种惊悚的神色。这——哪里是什么宝物,这分明就是前不久所看到的那个独眼巨人的头颅,只不过,这个独眼巨人的头颅被包裹在一片圣洁的光芒里面,一般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状况罢了。

    妈蛋,这可是超级恐怖的东西。动辙就是以死亡为代价的。

    辰逸停止了死亡之眼的波动,眼睛里面的三片叶轮很快便停了下来。他二话不说,拉起叶倾城就跑。丫的,这东西可是一个活物啊。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若是等到它真的睁开眼睛。天知道,得死伤多少的人。

    辰逸几乎是化成了一道光,硬生生的用蛮力将堵在外面的人都冲撞到了一边,头也不回的向着更加深的深处冲过去。

    他的动作很狂暴,以至于南绍辉、将起、灵芸等人都看到了,纷纷升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怎么急吼吼的跑掉了。这样子,怎么看着像是在逃命。

    正在想着,人群的最里面忽然响起一片惨叫声,只见一道白色的光芒冲霄而起,向着周围一扫,轻轻的,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便有一颗又一颗的头颅冲天而起。

    鲜血、断肢、尖叫,很快便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中。

    一道恐怖的威压,传了出来,距离较近的人脸色一白,刚一接触到这道威压‘噗’的一声就崩散成了一块块的碎肉。

    不用任何人说,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天澜阁,充满了诗意的名字,充满了一种大气的韵味。以天字为首,以天澜为名,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在无形中已经说明了很多的情况。

    一脚迈入天澜阁内,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番大气磅礴的景色。天顶上方,一片片砖瓦都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巧妙的贴合在一起。上面雕刻着一幅幅精美的图画,图画中是一只体形婉若巨人的独眼妖兽蹲在地上,抑头看着高高的天际。在它的眼睛里面有迷惑、有不解、还有一种深深的悲凉,它立身在天地间,却仿佛被天际给隔绝了一般,独立、无助、孤独、寂寞,与它的悲凉相映衬的是在他的脚下,躺着三具尸体,鲜血侵染的到处都是。

    它转过头,向着远处走去,经过山川、经过河流、越过大山、跨过深渊,根本不知道它走了多久。只知道,这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在挑衅着它,它也一直在疯狂的杀戮着,杀戮着。

    后来,有一个长相与它一模一样的妖兽出现了。那一刻,它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欢愉,欢快的几乎要忘记了自已。

    经过千难万险,经过长途跋涉,它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已的族群,并顺利的回归到了族群的怀抱中。

    可惜,好景不长。它的族群在一个安静的午后,突然遭遇到了可怕的袭击,族人们争相奔走,拼死战斗,却因为来袭的强者数量太多,攻击力量太强。最终,一个个缓缓的倒在了地面上,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它悲愤、怒吼,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挣扎,击杀了一个又一个渺小的人类,却还是被人类中的至强者给堵住了去路,一步步的被逼到了绝境。

    故事到这里就断了。后面的雕刻图画被摧毁了,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出来那一场战斗似乎非常非常的惨烈,独眼妖兽的族群仿佛被屠戮一空。

    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妖兽,看这刻画,这种独眼的妖兽可是比人类大了好几倍呢!

    辰逸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是多么的关心。而是继续向着周围打量过去。

    这座天澜阁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大的多,给人一种辽阔的感觉。除了近在咫尺的一面白玉石一般的墙壁,其它的几面墙壁都只能看到一副模糊的轮廊。还好在大厅中放置着不少的桌椅石凳,不至于显的特别的辽阔。

    在大厅的一旁是一座演武场,灰暗色的石材将整个演武场都笼罩了一层凝重的感觉。

    咦,这是什么?天呐,这种神圣的气息,绝对是超越了寻常的宝物。

    人群涌动,都疯狂着向着声源跑去。听到宝物两个人,每个人的眼睛里面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这些家伙,真是没脑子。若真的有宝物岂能等到他们挤到跟前,恐怕早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了。

    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看着挤挤桑桑的人群,冷冷一笑,拉住身旁的同伴,想要阻止他过去凑热闹。奈何,他的同伴力气太大,他一时拉不住,只得摇了摇头凭由那名同伴挤过去。

    咝,这真是宝物啊。妈蛋,都别抢,让我来试一试。

    很快,拥挤的人群就传来了同伴的惊呼声,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瞳孔一缩,生怕宝物被别人给夺走,也急急的挤了过去。

    辰逸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人的贪婪性总是无比的强大。有些人,内心之中明明充满了极度的贪婪,还总是喜欢装出一副高高在上、飘然尘外的样子。殊不知,像这样的人最是让人看不起了。没有宝物,没有利益的时候装的很像一个人,可一旦有实质性的好处的时候,挤的比谁都快,抢的比谁都要疯狂。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辰逸看着渐渐聚拢起来的人群,也一步步的走了过去。他倒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所有的人都惊呼不已,却迟迟没有听到被谁给取走的消息!

    五六位男子向着四周凌空飞了出来,嘴里喷吐出长长的一道鲜血,一下子撞击到地面,响起了一声声‘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昏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