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修的假仙:第三百六十一章 算计之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姐,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家里还有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我不能出事的。

    大有家里的孩子和妻子妙思乐倒是没有见过,不过大有有了后代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不过现在大有这样孩子谁来养活。

    在学院里转来转去的妙思乐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大有,沐思岚,她暂时不敢去找,刘海,问也没有指望。

    翠湖,帮我整理一下吧,唉!妙思乐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她就算有心对于这件事恐怕也是无力。

    难为你还相信她,她和瑞贝安是一伙的,也是我们的敌人,你为什么不按计划行事直接绑了她,反而让她走了呢,你可以和这次可是天赐良机。

    品回的声音粗糙一听就知道是故意改变声音的,大有也不奇怪,还是望着远方。

    妙思乐,对于我们的事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将她定义为瑞贝安那边的未免有些不妥,我看明天吧,还有尊使是派你来辅助我的,不是让你来教我做事的,所以,你不用如此,就算有什么都有我一力扛着。

    妙思乐对于她走后的一切都不知道,现在的她只是忧愁要如何帮大有,其实她虽然身为一个修为者,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实权,现在就是想帮忙也没有好的办法和人脉。

    原先或许可以求教堂,可是上次她将教堂卖给了瑞贝安,现在教堂也不联系她了。

    约定好的第二天到来,妙思乐也准备好了,知道色癫晚上会到自己的家中,她还特意留了一个纸条说明情况,可是走出去房门中的妙思乐没有看到,她一走,她身后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将纸条放在了自己的衣袖里。

    大有,我想过了,也查过了,我可能帮不了你要不然这样吧,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东西,你拿着这些带着你的妻子孩子远走高飞吧,过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帮你撤回通缉的,这样你就不用东躲西藏。

    妙思乐将一袋钱财放在大有的面前,大有心里高兴,他就知道妙思乐是不会背叛自己的,既然她选择救自己,那自己也不会伤害她。

    姐,多谢你的好意,不过对不起了,你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啊,大有,你说什么你是谁妙思乐不明白大有的意思,不过察觉到身后有人,转头一看就被打晕了,都没有看清楚是谁?

    原来是品回下的手,他一直就呆在这里,他是负责处理妙思乐的。

    今夜的色癫很忙,根本就没有去妙思乐的住处,自然就没有发现妙思乐不见了。等到他想起妙思乐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色癫,不好了。刘海急匆匆的赶过来,一脸的害怕和担忧。

    经历过许多事的色癫已经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怎么了,刘海,不是让你去请妙思乐吗?可是她出了什么问题?

    说到最后色癫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他面带担忧,是真的害怕妙思乐出事。

    这,妙姑娘不见了,我已经问过了,姑娘昨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色癫,您说她是不是

    刘海将一切都问清楚才回来回禀色癫的,色癫这个时候都蒙了,妙思乐虽然爱出去,可是一向都遵守规矩,准时回来的,一定是出事了。

    刘海,派人去找,将学院周围都封锁起来给我找,找不到你知道我的。色癫担忧妙思乐千万不要出事,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他没有办法保证妙思乐的安全。

    大有和品回刚带着妙思乐出城,后面就将城门封锁了,还好我们机灵,这个色癫也不都是酒囊饭袋,还是有些料子的。

    大有不屑的一哼,好歹也是瑞贝安一手练出来的,你说呢!

    品回眼光幽深的看着学院,从明天开始,不,从今天开始,这里就要乱了

    我让你做你就要做,不然后果可能是你不会想看到的。还有我会派品回来协助你完成的,你不要忘了想着推脱。

    尊使眼神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只可惜激动的大有没有看到。

    大有,你为什么又突然启用了我们的秘密联络暗号京都的一家客栈里,妙思乐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可以见到以前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大有,最近的沐思岚忙于帮助瑞贝安和东方雪,妙思乐就有些无聊了,又插不上手,就只能出宫了。

    但是没有想到回来一次逛街的时候看到她以前当山匪时候发明的一种联络方式,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思,妙思乐答应了暗号上的见面请求,还留下了时间地点,所以就出现了上面的情况。

    当家的,我是求你救我一命啊!大有带着点哭腔直接跪在了地上,妙思乐不忍,将他扶起来,她记得大有他们跟着自己的土匪都被沐思岚收编军中了,玻璃按理说应该过得不错啊,为何今日要让她救命呢!

    起来说话吧,我现在是普通百姓了,你叫我姐就好了,你那你给我说说你所求何事,我就算想救你我也需要知道前因后果的。

    妙思乐知道能将大有逼到这个份上也是不容易,她当然能帮就帮了。

    大有颤巍巍的站起来,眼睛里不只有眼泪还有愧疚,可惜的是妙思乐没有看到,事情是这样的,将我们收编后就将我们都打散开了,我被派到了火头军,当家姐,你也知道我的,我真的事忍不了了,所以

    剩下的大有没有说,妙思乐也猜的到了,大有虽然其貌不扬,可是使得一手的好功夫,去火头军是委屈他的。

    看他现在衣衫褴褛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从军营里逃出来了,怕是当了逃兵,现在可能在遭受着通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