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桑:佳期如梦:第三十三章 天上降雨以为百年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阙宛邪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他还没来得及迈开腿,乐宗已挥剑闪过一道白光,阙宛邪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下一秒,只觉左脸刺痛,天眼已从他的额头划到左脸颊,要不是他眼睛紧闭,只怕左眼也要瞎掉,等睁开眼,左边脸上已是血流不止。

    啊!他摸了一把流下来的血,大叫不止,叫声绝望悲愤,简直惨绝人寰。

    乐宗勒转缰绳,再向阙宛邪冲来,此时他已无心战斗,一心想着脸上的伤。乐宗此时取他性命简直易如反掌,就在乐宗的天眼刺向他胸膛的时候,一支箭射来,将剑刃射偏。乐宗向来箭的方向一看,射箭者是一个骑在一匹枣红马上、身穿金银珠珞、古铜肤色、长相美艳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古默。

    驾——古默将马身一拍,向阙宛邪冲去。上来!她向丈夫伸手。

    可阙宛邪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手上的血出神,甚至都没看古默一眼。乐宗已飞身离开马向古默刺来,古默忙拔箭对着乐宗的眉心又是一箭,乐宗挥剑一挡,没成想古默的力气极大,那一箭射得颇有气势,竟生生将他逼退回马上。

    这个女子不简单呐!乐宗在心里感叹一句。就在这分毫之间,古默已将阙宛邪捞上马,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对着乐宗又是一箭,乐宗再用剑挡回,此时只听得驾——的一声,古默已策马带着阙宛邪逃离。

    哪里走?乐宗忙双腿将马一夹,追赶上去,此时坐在马后方的阙宛邪也回过神来,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支被别人打断的长枪枪杆当作长棍,回身抵挡乐宗的进攻。

    阙宛邪的功夫毕竟不赖,坐在古默身后回身与乐宗过招竟也没占下风,乐宗将天眼剑一翻,白光一闪,阙宛邪又暂时失了明,原本这是取其性命的大好时机。但也许是天意要留阙宛邪一命,偏偏这时从两侧杀出胡军,围攻乐宗,乐宗招架他们的进攻,眼睁睁看着阙宛邪夫妻二人逃之夭夭。

    匈奴已是溃不成军,不攻自破,逃得掉的都逃了,逃不掉的若是抵抗,大多非伤即死,若是不抵抗,全都做了俘虏。没过几个时辰,北古城收回了。

    阙宛邪在雨中洋洋得意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他的预料。

    大雨一直没停,甚至都没有减,一连七日,都像是天上有人拿盆往人间倒水。倾盆大雨,连下七日,且仍然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起初下雨时,人们喜出望外,把家里所有的容器拿到外头去接水。后来,实在没有东西可以接了,就就地凿井,一时间城中大大的井到处都是。结果后来,井里的水都往外溢;北古城素来大旱,哪有什么排水设施,雨水灌进来,却没处排出去,不出几日,整个城都泡在水中,一些人家屋子不够牢固,被雨水冲垮;有些地面常年干裂,裂缝张得像嘴一样大,如今大雨降临,地面都坍塌了;再后来,雨水越积越多,积起来的水形成了洪水,在城中冲来撞去,淹死了不少人,浑浊的洪水中漂浮着死尸和垃圾,疾病开始蔓延,却没法医治——且不说这里的大夫不懂怎么医治洪水引发的瘟疫,就算是懂,这样的情况下也出不了门。

    更叫人抓狂的是,城中下这么大的雨,出了城一滴雨都没见。

    城中叫苦连天,军中人心惶惶。

    大王,要不咱们开城门放水吧?有人向阙宛邪谏言。

    不行,城门一开,骠骑军乘势大举进攻怎么办?阙宛邪揉着太阳穴,头疼不已。

    古默走进营帐:大王,我觉得这场雨不简单。

    废话,当然不简单,整个北古城都要被这场雨给毁了!阙宛邪吼道。

    大王,您冷静一点,您想想,为什么几年没下雨的地方忽然下起了这么大的雨?还是在咱们与骠骑军交战的档口下的。我看,这雨可能是南蛮子搞的鬼。

    怎么可能?阙宛邪不耐烦地说,南蛮子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大王,我不是和您说过吗?那个巫女不简单,她手中有‘阴阳真神鉴’。

    阙宛邪想了一想:难道是她让咱们城里下的雨?

    必是她无疑。古默笃定地说。

    与此同时,骠骑军营地。

    罗敷惴惴不安地望着远处北古城上方的乌云,心里堵得难受。乐宗走到她身边,也是眉头紧皱。

    罗敷,我有话对你说。乐宗,我也有话对你说。

    四目相对,两人都一时语塞。

    你先说。不,你先说。

    乐宗犹豫着开口:罗敷,你不要生气。我想,我想要不你把雨停下吧。

    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件事,罗敷赶着说,因为,我听说这几日北古城里百姓们都被这场雨害得很苦,淹死的、得病的、无家可归的,数不胜数,我想,咱们两军交战,可百姓是无辜的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原本以为城里漫大水,阙宛邪一定会开门排水的,哪知他坚决不开门,现在整座城都泡在水里唉,我原本只想取胜,无意害百姓的,事到如今,咱们只有把雨停了,反正,这几天的大雨,也叫他们吃够苦头了。嗯,乐宗太好了,我本来以为你会生我的气,没想到,我们想到一块去了。罗敷高兴地笑了起来。

    正说着,一个士兵急急忙忙地跑来:将军,将军!

    将军,匈奴开城门放水啦!

    什么?乐宗和罗敷都大喜。乐宗忙指挥道:快!命将士们出征,攻进城去!

    北古城门口,阙宛邪亲自率人将城门打开。

    事到如今,不开城门已经不行了。再不开,咱们都得淹死在这儿!古默拍案而起,言辞坚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