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贼臣:第七十八章 审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陆通慌乱的神情,陆秉明哪还不知道结果,皱了皱眉喃喃道:怎么回事,赵成再搞什么名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爷,会不会是这会县令大人在升堂,所以他们一时见不到县令大人?陆通看了看他,小声的提醒道。

    有这可能,不过我派去的人,赵成不应该不见啊?陆秉明看了他眼,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可能,他和赵成有过约定,两人之间通信畅行无堵,何况还是这种时候,他更不可能不知道重要性,不过这些他没必要和下人说。

    其实他哪知道,不是赵成不见陆家随从,相反赵成心里对明明越好的陆秉明为何没有前来更是感到疑惑不解,此时若是得知了陆家随从前来,肯定会第一时间相见弄清事情缘由,虽然如今看来事情好像一切都在他们计划行走,可陆秉明没有前来,他心里没由来和围观的人群一样感到丝许难躁动不安。

    平阳县衙外,人山人海,壮观的人潮将县衙门口围的水泄不通,陆府的前后两伙报信人在这种境地下竟然相聚,望着眼前的如同滚滚黑浪般的人群,想到陆秉明的交待,只得钻了进去。

    各位让一让,我有要事要进县衙,大家伙让一让。

    挤什么挤,急着投胎呀,还急事,有个毛线急事,想挤进去看清楚些直说,用这些骗小孩都不信的小把戏,大老爷们的也不嫌丢人。

    这种场景下,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无疑是最容易会招人骂的,果不其然,一个同样心情的大汉被突然更加拥挤的人群碰撞了几下,差点没站稳摔倒,再也忍不心中住怒火,猛然回头谩骂着。

    你说什么,我需要骗人?陆府的仆从除了自家那个喜怒无常的少爷有些恐惧,在平阳城还真不像是仆人的样子,何曾受过这气,再也受不了人群的拥挤,愤声指着对方。

    呵,好家伙,还敢指着你家大爷我?原来是个矮瓜子,我看你这个小身板是皮痒痒了,敢跟大爷叫板,欠揍是不是?

    你你敢,我我让还不行?陆府的仆人身材算不上矮,可看着四周不满的眼神,还有眼前高过自己一个头的大汉,吞了吞口水后,默默向人群外快步退了出去。

    得到陆秉明吩咐的他们,不敢大声声张,因此注定难以快速通过这道人关。没有陆府的名头,他们再怎么气急也无法挤进去,有了教训的他们换了个方向挤进去后,反而数次遭到黑手,最终只能望人兴叹,欲哭无泪。

    陆府门外,陆秉明眉头紧锁,想不明白为何中间到底是出了何事?而见到自家老爷依然神情思索的模样,陆通也不在说话了,退在一旁,静静候着。

    他好不容易得到跟随老爷身旁的机会,他明白适当的出声,能表达自己的忠诚有用,但如今才刚刚跟随,说太多可能会让人觉得自己不可信,需知过犹不及,到时候怕是会被无形排斥再歪,这对刚刚得意的他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陆通都如此,白奇更是无所事事的样子,眼神放空,凝视着前方空旷的长街,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陷入沉思中的陆秉明再次出声,才转过神来看着他。

    随着楚留云落座,清冷的堂内才散发着些许生气起来。

    楚留云看了看堂下四周,不远外的衙门口站满了围观人群,每个人的脸上的神色都各不相同,但他们的眼神里无疑都洋溢着期待已久的兴奋颜色,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开堂。

    紧跟进来的赵成满脸笑意,看了眼张若友,便立马上前向端坐高堂上的楚留云行礼,随后便自顾落坐在旁座,风轻云淡,默不作声,好像真的只是来陪听般。

    得到赵成的眼神示意,张若友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楚留云,不敢耽误,连忙鞠躬行礼,道:大人,时辰已到,犯人已解押后堂,是否开堂候审。

    嗯,既然如此,立刻将此案一干人等带上来吧。楚留云就等此刻,当然不会拒绝。

    是,大人。张若友拱手行礼,看向堂下周杰,正声说道:周捕头,快将罪犯王景洪等人带上来吧。

    得到指示的周杰行礼完毕后,站在原地停顿了片刻,便起身带着几个衙役匆匆向后堂走去。

    门口的人群们也随之噪杂起来,人群中王长安脸色沉重起来,周杰离开时,对方突然向他这里看了一眼,他心里不由一沉,想到那晚前去拜访他的情景,还有楚留云的话语,他不得不紧张起来,难道赵成已经有所察觉了?

    不由他思索许多,才去不久的周杰几人已经原路返回,只不过比去的时候多了一个人,正是所谓的要犯王景洪,也是他的父亲。

    王长安万千心绪,随着来人到来也不由淡来下去,没想到第一次见到这位便宜的父亲竟是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苦笑,是堂前的周杰的冷清的声音将他惊醒了过来。

    看着堂上的犯人,他不由皱了皱眉头,心里没由来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这些心绪淹没在周围噪杂的声音里,每个人都在等着堂内接下来的发展,围观的人群,包括还有些思绪的王长安,都被堂内传来的声音吸引住了心神。

    回大人,犯人已带到,听候大人发落。周杰拱了拱手向堂上尊贵之人行礼道。

    嗯,周捕头是吧,不错,你先下去吧。堂上的楚留云放下手中案宗,看向堂下,沉声道:堂下且是通匪一案主谋平阳王家王景洪?

    回大人,草民就是王景洪。堂下的王景洪不由抬了抬眸,神情复杂,看了看堂上两旁风轻云淡的赵成和满意堆笑张若友,赶紧低下头去。

    看似风轻云淡的赵成,其实心里不知多么紧张,见此和张若友暗中交换了眼神,心中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个有臭又硬的老东西是认命了,脸色不由显得更加平静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