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浊海:第七十六章 旧人归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从江承风那里探得了消息,便怀疑内奸是秋济枕,可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花倾国可是风来王安插在皇都的眼线,无论是你还是他都应该深知这一点,那为何花倾国会平安无事再者,你觉得如果内奸真的是秋济枕,花倾国能看不出来她虽然成了灾厄宿主,但记忆与人格却始终是由宿主决定的,来人慢慢走到了顾行歌面前,黑裙款款,墨色长发上佩戴着一只鸾冠,她若无其事的站在血污之上,伸手拉出了那本书。

    最后,洛君离继续道,商人重利,而猛士重义,倘若当初江氏参与进那项行动中,又暗中扶植风来王,事情败露后,虽不至覆灭,但也会有所损伤,可如今江氏可谓春风得意,如果不是陆序寒,俨然已经成为下城区的主人。这说明江氏恐怕并非早就投靠了枢塔,只是还未显露而已,而秋济枕如果是内奸,他自己从贵族军将沦落为一介残躯,秋氏业已覆灭,未免这内奸做的也太失败了吧,他所图为何为了皇都她浅笑一声,也许。

    也就是说江氏或许曾经站错了队,不过很快就站了回来,顾行歌忽然明白了。风来王被诛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出现使得商船被劫,导致下城区物价飞涨。如此看来,风来王也许背叛了江氏,亦或者这从始至终都是江承风的谎言。

    那也不重要了,可以肯定的是湛塔江氏并不是内奸,实验成功对江氏而言是泼天之利,不过枢塔介入使得局面急转直下后,江氏也就做了个最稳妥的处理方式,洛君离掀开了书页,凝目望着,内奸另有其人,不过可以确定,那个人还活着。

    洛君离缓缓翻动着书页,轻声道:清空浊海之下,永生者尚存,死而复生者又为何不可存

    顾行歌呆愣了一秒,猛的反应过来。

    洛君离则悠悠地笑道:知道了

    为什么帮我

    我是帮我自己,洛君离说,正如你曾在灼塔中所见的那样,失离之神并不具备毁灭皇都的力量,她的力量在于蛊惑人心。

    我们的关系已经到可以这么坦诚相待的地步了顾行歌问。

    有何不可洛君离抬起头,黛眉轻挑,休书还没写呢,你就迫不及待迎娶抛弃你的原配夫人,迎娶皇都公主了

    顾行歌沉默不语。

    花倾国给了我启发,不妨我们玩个游戏,洛君离说,看究竟是你先背叛我,还是我先背叛你。

    我如果拒绝呢

    你不会拒绝,洛君离将书放在顾行歌面前,幽龙,从来都不会拒绝力量。

    顾行歌低头看着书上的字,嘴角慢慢扬起一丝笑容。

    不过,你也说过的,决定的事就不会更改,我们的合作已经中止,现在,洛君离按住了顾行歌的肩膀,低声说,你是我的奴仆。

    顾行歌离开鹰社社所,原路折返回去,从阴暗潮湿的巷子里穿过,视线尽头出现那间熟悉的小屋。他并非此处的常客,却时而见有人聚集在这里,于深夜中拜访这位下城区的老军医,医师在下城区并不算少,不过多费用昂贵,究其根本还是清空浊海之下,药物稀缺导致,而渔夫却从不收取任何费用,只需要献上一些鲜肉就好,下城区的民众自然没有鲜肉,不过自身来剜臂剔尻也算是一个方法。

    他在门前迟疑许久,他回忆着这个古怪老人的样子,以及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或许江承风说的很对,这位渔夫大人也许只是走错了路。

    但能走的路本就没几条,走错路也许进入陌生之地,可其他路说不定是一条死路。顾行歌看了眼自己手掌,他不禁摇头苦笑,以往他常说别人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心情关系别人,而他不知自己何时也变成了这样,只可惜他大概也没几条路可选。

    他上前推开了门。

    尽渊啊,我等你很久了。

    渔夫一如既往的开场白,他兀自说着,兀自做着,有时是在研究病例,有时是在解剖尸骸,有时则在写他那本记录百事的书,而这次稍有不同,他面前放着一块白骨和一块石头。

    有些话渔夫大人想对我说么顾行歌走到桌前,面对着渔夫而坐。

    想说的话太多了,一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渔夫拎起一杆铜称,将白骨放入其中。

    所谓死去战士遗落的武器,成果究竟如何顾行歌问。

    那个实验啊,渔夫似乎想起了什么,颓然般垂下手臂,原本是仿制了神能武器,后来就转变为了研究神心炉,看起来两者并不区别,但其实初衷变了,仿制神能武器是为了击破灾厄,击碎苍穹,那不过是种族于灭世之剑悬顶而行的求生之路。可研制神心炉则是为了解除桎梏,僭越神权,大概不知何时起,所有人都变了,变得疯狂。实验终究是成功了,湛塔那次行动,你应该也知道了,神心炉仿制成功了,只可惜并不能复制。

    顾行歌沉默半晌,并不言语。

    知道神心炉为何叫神心炉么渔夫忽然问。

    是说神心炉拥有神的力量

    不,渔夫摇了摇头,浑浊的目光渐渐凝聚,因为那是用神的心脏制成的。

    神的心脏,顾行歌不禁笑笑,神还有心脏我以为神应当无实形。

    此神心非彼神心,渔夫低声说。

    什么意思顾行歌问。

    随着他话音落下,桌上油灯跳动了下,一股清风徐徐而来,渔夫并未回答他,而是抬头看向门边,顾行歌诧异的回过头,门外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一个熟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