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问鼎:第一百一十二章 逍遥游(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只见青衣身形飞掠的速度已极快,却依然快不过逼近的剑面对这样一剑,又能如何去挡

    青衣没有去挡。

    在越国逼近他身前一寸的刹那,长剑裹挟着的凛冽真力轰然而散,尽数化为五行之气归散于天地;任前方剑势如何,终究只不过是一柄空剑罢了。

    青衣神色不动,修长干净的指节叩向越国剑身

    江守皱眉,在他触及越国的前一刻已疾疾收力,长剑凌空虚晃过半个剑花,步下身法似退非退;而下一刹却骤然锋芒毕露,剑势从无到有只一瞬间,森厉剑刃无声抹向青衣喉骨

    人声惊动间,越国一剑抹去,剑下却骤然一空

    只见身前空间层叠变幻,眼看青衣又将隐入画境,蓦然一道漆黑刀影开天而至

    季牧一刀斩去将现未现的画境,冷睨了江守一眼。

    他方脱离画境樊笼不久,形容略显狼狈,而看到江守方才那一剑,神情仍露出自矜。这一剑看似依旧,季牧却看得出其行至中途缺了精神,后继无力,大失水准。

    若不行就让开,季牧下巴微抬,不屑道:换了我来。

    江守握剑的手指无声收紧,没有理会;但这不是轻忽,而是他分不出多余的注意给别人。

    刹那以前的那一瞬间,锐利的风在耳后飞掠,他双眼一刻不移地直视青衣,看那张隽美无暇的面容犹如神刻,神情亦如在那张脸上,他看不到身处战局中本该有的绷紧,也看不到蔑视,看不到愤怒,也无不悦那一瞬间他竟觉得

    自己看见的是一张非人的面孔。

    女子轻而低沉的声音中断了江守脑海浮现的画面。

    穆青梅不知何时已悄然穿过战场,侍立在江守身侧半步之后。她无法随他的神通逍遥游瞬息而至,便在最开始的那一刻动身赶来。此时方至。

    江守敛了情绪,视线余光在她面庞扫过,微一颔首。

    穆青梅便懂了他的心意。

    她的神情永远是一如既往的恭谨。只要在江守身旁,她的心神便能始终专注如满弓,摈除一切外物,将自己的全部精神都尽数投注于主人的剑意之中。

    剑侍固然是主人的陪衬,有时却也是规戒、向导。

    穆青梅的专注由着二人之间特殊的联系传递给了江守,使他灵台恢复干净。

    江守望向青衣的目光转为审视,他迅速思索着青衣之所以牢不可破的原因

    或许是擅长画境的原因,这个人站在那里便优美得仿佛一幅画,从周身气息乃至眉眼神情,竟都与天地浑然融为一体。而这片天地也似格外厚待于他,五行灵气皆温驯地簇拥着他,完全任由驱使。

    江守心底一线灵光闪过,掌心的剑已先于思想而动

    万千剑气煌然而起,顷刻夺了天光。

    云影俱散;无情剑意势不可当,瞬时间竟以一人之力惊散天地之静气

    而在江守长剑破空的同一刹那,穆青梅也动了

    她的剑是石剑。

    古剑越国曾埋藏于地底深处,剑身没入石壁中,封存无数年不为人知。本是寻常顽石,却因剑意浸染而生了灵性。穆青梅的剑,便是由那块剑石锻成。

    她是江守的剑侍,她的剑亦是越国的影。一切便成了自然而然的道理。

    双剑合璧,天衣无暇。

    剑势如江河,滚滚而去。盖天门、困周身、断地气**尽封,无限剑气一瞬间将青衣淹没其中

    这竟是剑气之樊笼。

    武宗人眼见青衣此前用画境困住季牧,却转眼间被江守还施彼身,一时间士气振奋,战局隐生反转之势。

    季牧脸色却不好看。他素来厌恶别人压过自己一头,更不用说是一向看不惯的江守。只是他站在战局边缘看了又看,几次欲要插手,竟始终找不到出手的机会。江守与穆青梅早已自成一体,若他执意出手,反而要乱了他们的气机。

    人们心思各异的一霎,江守的剑势已大成,只见剑光生寒,不知其中人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