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士,魔法师,不存在的:第十九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该不该再往前走,以及做怎样的预防措施才是我们讨论的关键!这时列车长突然发话了,七级术士的力量笼罩了周围,让所有人都冷静了下来。

    我觉得最好先联系术士协会总部以及术士学校,让他们速速派人来协助保护这辆火车上的所有人,然后我们再商讨一下防护措施。这时李宁婳率先开口说道。

    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我也是!在场的所有人纷纷表示赞同李宁婳的提议,毕竟刚才李宁婳的表现还是让他们信服的,而此时两位协乘使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看着这投票结果,两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如此便这样定了,不过还请天察老人协助我一下,这儿信号不好,需要您来加强一下信号,方便联系总部和学校!

    行,老朽自当尽一份力!说完天察老人便发动阵法,协助列车长,作为一位专攻隐察之术的人,在加强信号这方面有着厚天独后的力量。

    可以了,术士协会总部以及术士学校我已经联系过了,不久后他们会赶来的,现在好好讨论一下接下来要做的措施吧,毕竟能派来的人要保护好车上每一个人还是非常困难的!列车长联系完后对所有人说道。

    不好!前方有异变!这时天察老人猛地睁开双眼,开口叫到,所有人的心瞬间一惊!

    大事不妙!所有人都明白了。

    一路上韩宇没有说什么话,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在高铁上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跟重要的是,他现在周围都是一群术士,虽然自己看不出身边一位位术士的等级,但是毕竟刚才和司机师傅谈论时知道,参加寒假学校的术士,没有一个不是天才一般的人物,而自己,有时候还会被寒洛骂蠢货,想想,自己的心里那是一阵绞痛啊,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凭什么参加这次寒假学校?难道是自己的帅?不对啊,韩宇对自己的颜值还是有那么一点b数的,而且术士协会也不会是那种组织的,如此一来,自己的天赋肯定是不会差的,如此一来,韩宇也是有所舒怀。

    不知道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东西,只能呆呆的望着窗外,窗外的风景总体上来说吧,并不怎么样,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这主要是阵法的原因,四周的草地也都是枯黄的,一路上主要的风景也就是这枯黄的草地,偶尔几棵枯木出现在草地之中,不过这种景色也就仅仅持续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风景变得更加单调了,褐色的戈壁滩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雪,一片死气沉沉。

    快看!前面那是什么!正在玩着手机的李宁婳突然听到韩宇朝着自己高声说了一句话,言语之间有些紧张和担忧。

    怎么了?李宁婳放下了手中的手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说道,毕竟自己是一位六级术士,而韩宇只是一名一级术士,有些事情在韩宇面前或许十分惊奇,但是在她这种老江湖的眼中,大部分却是不值一提,不过既然韩宇叫自己看一下火车外面的前方,自己也就只能象征性的看一看了。

    火车外面依旧是无垠的戈壁黄沙,枯木偶有出现,在铁道的不远处的天空之上,只见一道小小的裂痕悬挂在这上面,而且这裂痕不断的变大,这种变大的效果似乎并不是火车向前行驶,不断靠近它而产生的视觉效果,这变大的速度明显要跟快,李宁婳起先并不是很在意这个,但是随着越来越靠近这道裂纹,她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

    你在这儿坐好了!李宁婳突然起身,对韩宇郑重的说道,同时迅速的朝着火车车头走去。

    怎么回事?韩宇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从李宁婳刚才的举动之中,是傻子都明白了,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李宁婳匆匆走到了火车车头,只见此地已经有六七位等级不低于他的术士在这儿站着了,而离李宁婳最远的,就是这辆火车的列车长,而在他身旁不断商讨的两位则是两位火车协助人员,这两位无疑都是不低于六级术士的存在,而此时的火车上的人,已经明显感觉到了速度的减缓。

    你也来了!看来你也发现前面的事情了。列车长突然开口对李宁婳说道,真是好久不见了。列车长笑了笑,显然李宁婳和列车长之间是认识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该想想怎么处理前面的事情!李宁婳直言不讳,并不打算叙叙旧。

    还是和以前一样!列车长笑了笑后,便恢复了之前的一脸严肃,关于前面的情况我想大家也都了解了,我也就不啰嗦了!前面天空中的那道裂缝十分奇怪,我想在场的每一位都该在这道裂缝之中感受到了来自于法界的力量,结合目前我们对这条裂缝的观察以及我和两位协乘使的讨论,暂时可以确定这条裂缝是书中记载的时空动荡时期的末世裂痕。

    末世裂痕?难不成我们又要经历时空动荡时期了吗?没想到老夫这番年纪还有这番境遇一名老者有些担忧的说道。

    如果是末世裂痕的话,为何里面散发的力量完全只有法界的气息,而丝毫没有地球力量的气息?李宁婳质疑道。

    这位小姑娘说的不错,我也觉得这裂痕不像这书中的末世裂痕。一名中年男子附和道,从他体内散发出的力量,李宁婳隐隐感觉到一丝压迫,眼前的这位,显然至少是一位六级巅峰术士。

    那你觉得是什么?一位协乘使有些不悦的说道,毕竟自己是一位六级巅峰术士,在这个车上几乎没什么人敢质疑他,而这时突然蹦出个小姑娘来质疑他,自然是不会高兴的,而且在他的眼中,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最多也就是个五级术士。

    以我刚才的隐察阵术观察所得,我们前面的这个裂缝是被人认人为的撕裂出来的。

    信口雌黄!哼!刚才的那位协乘使直接打断道,丝毫不客气的姿态背对着李宁婳,在他眼中,人为撕裂出一道空间裂缝,无疑是胡说八道,因为能做到这一点的,其等级至少是高级圣术士级别的存在,而这种存在,整个地球上都不一定找得到10位,而且除却西方的魔法师协会以及东方的天庭,所有人都是术士协会的顶层存在,完全是忠心于术士协会的,不可能在这儿扰乱秩序。

    有些人自以为是,使得自己蒙蔽了双眼啊!从刚才开始,一直闭目养生,盘坐在一旁的一位老者突然开口道,老夫稷尘,刚才也以隐察之术查探了一番前方的裂缝,发现这位小姑娘所说并无虚假,这裂缝的确是有人花了大代价撕裂出来的。

    你!协乘使有些愤怒,刚要发作,就被另一位协乘使拦住了,只见另一位协乘使对眼前的这位老者行了一个礼,恭敬的说道在下协乘使安土重迁,若我没有猜错,老先生就应该是天察老人吧。

    什么!他是天察老人!在这儿的几位术士,除了这位协乘使和列车长之外,其他人都感到十分的吃惊,天察老人,在术士界那可是地位十分高的存在,虽然天察老人的等级只有六级术士,但是他的隐察之术却是十分高超,甚至已经到了可以窥探天机的地步,而且和术士协会现任会长并称为天察二圣,能用圣去称呼这位六级术士,可见其地位的高超。

    俗世虚名罢了,不提也罢。老人一副波谷不惊的样子,再次闭上了双眼,感受天地,虽然老者平静无比,但是那位之前高傲无比的协乘使却是心中波澜不已,千万句曹尼玛奔腾而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