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绝品狂医:第292章 玄修殿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到底为什么呢?蒙面女子颤抖的抬起手,飘散的云层被打碎,山门的上空明亮如雪,白皙修长的玉手上斑驳的血迹,轻轻抚上洛宁的脸颊。

    本想擦拭干净洛宁脸上的鲜血,却奈何越抹越污。

    蒙面女子眼前渐渐朦胧,先是喉咙发干,然后全身轻轻颤抖,双目的一泓清水终是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

    惨烈的战斗,同门的牺牲都没有让她落泪,此时,泪珠却仿佛断了线似的拂过她结拜的肌肤。

    本是在战斗中一直护着地面巾,也抵挡不住这汹涌的泪水,缓缓从女子面部滑下。

    在死亡山谷中,和他并肩作战的女子!

    遇到死亡血焰,主动让与自己的女子!

    洛宁吞咽了一下口水,并不敢将龙剑拔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剑是抱着什么样的决心冲魔蛇去的,却在最后关头,魔蛇自行溃散,才入了眼前人的腹中。

    剑,是万万不可拔的。

    没错,正是白露。

    只见白露双腿一软,终是再也无法站立,无力瘫软下去,洛宁见状,腾出一只手将白露轻轻揽住,防止其伤上加伤。

    我们又见面了,以以这种方式。

    白露口中早已全是血沫,整个人说话微微颤抖,胸腔缓缓起伏,腹腔的血液争抢着向外涌入。

    洛宁及时给她止血,却发现如何也抑制不住鲜血的汹涌。

    没没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白露强撑着精神,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洛宁,此时的她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洛宁在搂住她的一瞬间,就已经完全明白她的身体状况,只是不断的将恢复玄力的丹药捏碎输送进女子身体,好像在这样无力的动作下,白露也勉强支撑着。

    白露此时的神情,终于没有了往昔高高在上的姿态,泛红的双眼,也给了她温柔如水的一面,洛宁看着这样的白露,也是心有不忍,你这是何必?

    大抵是我还忘不了死亡山谷中的内个少年吧,白露微微顿了一下,像是攒了一些力气。

    像我们这样的人,一生杀伐无数,自命清高却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如草芥,却从没有人像内时候的你关心一下我的安危,也也许,我需要的就是这仅仅的温暖吧。

    可能是重伤的意识模糊,也可能是想到了死亡山谷中温情的一幕幕,让这个女子卸下了清冷的面具,苍白的脸色上带了些许人气。

    是啊,洛宁也是有些唏嘘,并没有停下来手中的动作,继续用丹药暂缓着白露的伤势。

    看着白露落寞的眼光中些许的期待,终是把将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既然生命垂危,又何必给人不必要的希望,只得缓缓说道: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白露的眼神黯淡下去,泪水又情不自禁的滑落。

    如今,你还不肯对我吐露真心么?望着洛宁脸上好似坚定的决心,白露的心仿佛如刀割一般疼痛,全身的多处经脉断裂不如洛宁这一句话来的伤害大。

    白露多希望自己此时能像幼稚懵懂的少女大声放哭,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肆无忌惮。

    到底终究是多年的清冷性子耽误了她,临到最后也无法撕破这层情感,像极了沸水中的虾蟹无奈的挣扎,想要逃离此刻的困境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此此番,就当我报恩了。白露伤心欲绝。

    既然我的命是你给的,那如今我还给了你,也算是圆满了。

    请请你务必要要小心我师父,他白露似乎是狠下什么决心,轻启红齿想要张口说些什么。

    混账东西!

    白露身旁掉落的黑蛟魔莲刚传出一记声音便被洛宁直接轰炸。

    就在这时,天外光速飞射出来一击光指,生生穿透过白露的眉心。

    事情发生的太快仿佛在一瞬之间,连洛宁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微微发愣,手中的药丸还不断得向白露身体内送入,眼前的人就已经被生生射穿。

    周围草木乱做一团,似乎被破风的光指招摇的四散飘零,仿佛生了灵气一般张狂着双臂向空中挥舞,哀嚎着女子逝去的生命。

    直到最后,白露死死瞪大双眼,想要将眼前人生生刻在脑海里,双手死死抓住洛宁的衣角,仅仅在最后一刻将最后的意念传送给洛宁,就荒凉的倒在了已经慢慢放晴的山门废墟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